首页>>同人天地>>其他创作>>《马拉之死》 作者:peggyfan

  1973年,法国在内忧外患中走到了风雨飘摇中,外国的封锁,战乱,内部两大俱乐部的分裂造成粮食短缺和投机商肆意妄为。就在巴黎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一男一女正在商讨着一个罪恶的阴谋。
  “这是我亲笔签名的介绍信,有了它,你甚至可以进入国民公会。不过我先提醒你,雅各宾派的混蛋们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记住,千万不要让别的女人看见,否则我这般美男子的签名会被哄抢。”相貌一般般英俊的男人对女人说。
  女人围着围巾,斗篷盖住脑袋,她接过介绍信:“比左在逃跑的时候听你这么说了,韦尼奥,然后他把肠子呕吐在了森林里。”说完坚定地转身走向夜色中。微弱的星光下,只见斗篷背后的文化衫字样:我选择,我喜欢。
  遥远的南美洲土著部落,一口沸腾的锅里站着一个人,一边用马毛刷子擦背一边仔细观察一个弹出三根弹簧的指南针:“这是什么地方?”旁边围着跳舞的土著人。
  画面切换到一个大厅,大厅中间摆着张长桌,桌子旁边坐着的,是被称做革命灵魂,或人道败类的一群。一个相貌犹如外星人的麻脸大汉将一条腿翘在桌子上,把各种饮料倒进一个杯子里,盖上盖子,开始玩杂技般地摇晃,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成品倒出,立刻在杯子上空腾起一阵焰火,在最后一朵蘑菇云消失后,杯子平静了下来。他得意地喝了一口:“我老婆的新发明,想喝吗?不给。”
  “谁都知道她惟恐害你不死。”其中唯一一个漂亮小伙子咬着自己的手绢自言自语,“言归正传,今年形式很不好,全国人民除了土豆已经没有别的东西可吃了,你们出去看看这灾难的结果吧,那些姑娘一个个长得连土豆都不如。”
  “悲剧啊。”当场就有人扯下身边人的领带,互相抹眼泪。
  “结了婚的不许哭!”一个戴假发和兰色眼睛的小个子站了起来,“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重要的是,在高产抗病马铃薯成为我国支柱产业的今天,有一大撮投机倒把份子做着发横财的事情,要知道,土豆以炸土豆条的方式最为可口,今后一定会有这么一两家企业,把油炸土豆条推广到全世界……”
  漂亮小伙子拽拽他:“罗伯斯比尔,说正事。”
  一个坐着轮椅的人举起一个瓶子:“这个厂家的番茄酱不错。”
  “小圣。”罗伯斯比尔一个眼神。叫圣朱斯特的漂亮小伙子便不咬手绢了,抄起身边早就准备好的狼牙棒横着拍向轮椅上的人。所有人双手伸向天空,片刻的寂静后……“啊,我得去洗澡了。”一个穿着睡衣的男人站起来走了出去。
  叫骂声在他身后此起彼伏,啤酒瓶子漫天飞舞。麻脸大汉刚想把混合饮料泼向他,自己却先一对眼珠,倒在地上。
  “终于被他老婆毒死了吗?”小圣问。
  “好象还有一口气。”脑袋上贴着四个创可贴的轮椅男说。
  这个半路去洗桑拿的男人,就是马拉。
  他和他的姐姐,以及同居女友西蒙娜住在一起。从前因为种种原因长期钻下水道水泥管,惹了一身毛病,据说洗澡不仅健身而且美容,于是他一天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泡在浴缸里,已经修炼出可以连泡九个小时手指肚不起褶子的超强功力。而且,和一切有怪癖的作家一样,他的愤青文学一定要在浴缸里诞生才有灵感。别看他一把年纪还愤青,却没有人能说清楚他到底是靠当记者还是医生或作家或别的什么混饭吃。
  他的浴室门并没有锁,是为了方便西蒙娜给他添加热水。然而,黑暗中,一个陌生的曼妙身影闪进屋子,缓慢地举起手中一样长条型的东西。骤然,马拉已经发现来的人并不是没打结婚证的女朋友而是另外一个陌生女人,他停下鹅毛笔喝令:“站住,你有什么事?”
  来者,用她苹果一样多汁的声音,幽幽问道:“请问,要番茄酱吗?”
  忽然门外一声暴喝:“谁在我老公澡堂子里面造次,看我龙破斩!”
  一件物事从门缝中飞入,正落在陌生女人脚下,她一个滑倒,直扑浴缸,手中瓶子里的番茄酱泼了马拉一身。见此情形,马拉凄惨的叫声整个大楼都能听见:“救命呀!有变态,有偷窥狂呀!!!”
  “变态在哪里”一男子号称马拉贴身护卫,捆了一身炸药包出现,“西蒙娜,麻烦你下次不要把肥皂当手榴弹扔。”
  不知从什么地方闪出另外一个男人,举起铅笔在速写本上画下当时的情景,这画经修改成为名作,描写的是马拉被偷窥后的痛苦和无力,以及对身上番茄酱的厌恶神态。画家因此成名。但后世有好事者怀疑他埋伏在澡堂外面的真实目的。
  陌生女子慌了手脚,直奔门口准备夺路而逃,却被一把椅子砸成瞳孔对光反射消失,次日法庭上才恢复神志。
  第二天,整个巴黎都轰动了。大家都在惊叹这个女人有如此胆量,偷看谁洗澡不好偏去偷看一个长牛皮癣的。
  法庭上人山人海,小圣高喊着:“开水!烫死活该!”一边挤到听众席上去。萝卜已经在那里了,他旁边的座位上放着本书。
  “怎么,就一个位子?你在大学的时候不号称座位终结者吗?”
  “怪我不该把占位秘籍刻在课桌上,哎,一代不如一代啊。”
  “奇怪,群众怎么对这个女变态如此感兴趣,搞得我们这些带编制的代表都没地方坐。”
  旁边一个头戴“必胜”彩条,不停吹小喇叭助威,脸上画着国旗的人兴奋地说:“因为她的长相。”
  “终于出现一个长得不象土豆的了?”小圣几乎热泪盈眶,个人问题有指望了。
  “当然。”足球流氓说。
  “那象什么?”
  “木瓜。”
  “哦。”小圣汗。
  审理正式开始,法官一小锤子下去,桌子立刻散了架:“KAO,豆腐渣工程。”
  法官花费了一点时间把桌子重新组装起来,开始了审讯:“被告,你的名字?”
  “我叫科黛目前从事推销员工作,”递上名片,“巴巴鲁是我的顶头上司他答应每推销出去二十瓶就给我百分之六的提成,实际上我觉得芥末对人的胃和嗅觉伤害远远大于番茄,尤其对男性功能的减弱严重者会造成性功能减退阳痿早泻更有甚者直接导致象罗伯斯比尔这样的老处男的出现,雅各宾派是芥末的强硬支持者,它正由一个近四十岁还没有性行为记录的男人领导正是这一理论实际性的最好证明。在这里我推荐大家用经典土豆条伴侣,吉伦特番茄酱,不含防腐剂和人工色素,丰富的维生素ABCDEFG养颜美容,让男人重振雄风,每天一瓶,健康伴你行。”
  ……
  此时遥远的非洲,曾经在锅子里洗澡的男人倒骑在一头狮子的背上,手里握着一把弹簧和一根指针:“这里是哪里?”
  ……
  法官:“你的上司是吉伦特通缉犯?”
  “我没说。”
  “还抵赖?拿录音证据来。”
  法官一声令下,一只鹦鹉被带到堂上。法官喂给它一口饼干:“放录音。”
  鹦鹉便一遍遍重复:“放录音,放录音。”
  “简直混帐,拖出去拔毛。”
  鹦鹉的羽毛瞬间竖起来,马上改口:“巴巴鲁是我的顶头上司。”
  路人甲:“高科技带来的公正啊。”
  法官:“被告还有什么要说的?现在如实交代这个通缉犯对你说什么了?”
  “他说,如果我被抓住的话,判无期就给法官打九五折,判有期九折,拘役八八折,管制八五折。”
  “那释放呢?”
  “就买二送一。不开发票还有累计优惠。”
  “共和国税收的蛀虫!!!”记者德穆兰和他妻子举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横幅。
  “抗议!”小圣不顾劝阻站起来,“坚决反对罗伯斯比尔是老处男这一谣言!”
  “肃静,抗议者请出示证据。”
  “为什么要出示证据的是我而不是这个偷窥牛皮癣的变态?”
  一直没说话的马拉裹紧睡衣站起来:“这不是牛皮癣这是神经性皮炎你这个没常识的洋葱脑袋!”
  “为了与时俱进本庭采用举证制度。”
  陪审团此时集体发表言论:“强烈抗议,罗伯斯比尔是否处男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他是与不是和你们没关系”小圣口不择言。突然间整个法庭里鸦雀无声,所有人全部变成了雕像,有一个声音问:“意思是,和你有关系了?”
  陪审团集体将中指向上伸出。
  萝卜一拍脑门,用力抹了把脸。
  “放心,罗伯斯比尔,我永远维护你的名誉。”他还不知利害。
  下面已经乱成一团了,不断有人大声询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这就是你们合作亲密无间的原因吗?”
  “啊啊啊啊啊!!!!!!!禽兽!!!!!”萝卜忍无可忍,张牙舞爪扑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小圣,被人死死抱住:“他年幼无知算了吧。”
  小圣不知道他发什么脾气,还在用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的假笑面对观众。
  下面又有人窃窃私语:“看,他叫他禽兽,原来平日里他是……”
  法官握着他的锤,为防止桌子再次垮塌,他就直接敲秘书的脑袋:“肃静肃静!不得讨论与本案无关的问题!”
  萝卜抱住德穆兰的腿泪流满面:“老同学,你可以作证,当年在宿舍里我根本没这倾向啊!”
  丹东把德穆兰拖到身边:“别理他,不要和同性恋扯上关系,尤其别承认你当年和他同宿舍,否则就洗不清了。”
  德穆兰爱莫能助站得远远的说:“别太指责小圣,他到底比你少吃几年盐。”
  萝卜从此恨死了丹东。
  有女人说:“看,他不理小圣了。”
  “因爱生恨吗?”
  科黛:“谢谢,谢谢惠顾。”
  法官:“现在本庭宣判,被告口袋……”
  “是科黛。”她纠正。
  “因为偷窥,偷税漏税,挑起党派内部矛盾,数罪并罚判处……”
  “要罚,要重罚,要罚得她内分泌失调,罚得她一辈子没得番茄酱卖!”萝卜给法官施加压力。
  “考虑到被偷窥者实在没有一点值得看的地方断定被告为心理变态,精神病患者不受法律制裁,无罪释放。至于另外两人的性取向问题,本庭另外立案侦破处理。”
  “你这无良法官!!!”萝卜在被拖走的同时不死心地挣扎。
  小圣祝他一路好走,因为他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科黛因为在法庭上销售业绩惊人地好,被逃亡中的上司提拔为驻西班牙分部总代理,办公地点为马德里白菜路苹果楼香干子套间。
  第二天,小圣接到一封信,提头有救国委员会的字样,内容是:兹任命圣朱斯特为驻斯特拉斯堡及莱茵郡一带特派员,即日出发,不得延误。
  签名:罗伯斯比尔、罗伯斯比尔、罗伯斯比尔
  附:你这蠢货给我死到边境去反省我不叫你回来不许回来。
  他依旧不知道为什么萝卜要生这么大的气。
  有消息称马拉因为法官的判决严重损害了他的自尊心,因而打点行李离家出走,对外让他的新闻发言人声称他死了,有事烧纸。
  在遥远的中国皇家动物园,乾隆皇帝拥着他宠爱的妃子说:“哦,亲爱的,英国使臣马格尔尼进贡的时候,出于天朝礼仪没让你看见红毛洋人的模样,但是他把在海上捞起来的两个同乡留在了这里,现在你不光可以看,还可以给他们喂食物呢。”
  “啊,亲爱的,你真好,臣妾谢主隆恩。”
  蹲在笼子里的巴巴鲁:“兄弟,我是逃亡的时候迷了路,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马拉生着闷气:“一句话说不清楚。”
  但是他们还是互相拥抱了,因为:“最讨厌不过英国佬。马格尔尼和英国国王你们不得好死。”

  备注:在雨果的《九三年》里,这两个人的拥抱是罗伯斯比尔揭短的时候说出来的,据说地点在孔雀街的酒馆。

peggyfan的其他作品peggyfa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