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随笔专区>>《初见的瞬间》 作者:程小渚

  “初见的瞬间”——这是一个很好的题目。
  因为“奥尔菲斯之窗”会让我想起很多很多,也许会离题万里,但那又怎样?
  什么时候开始看漫画的呢?很可笑,以前的我对于漫画是排斥的:那么大的眼睛,不和比例,放在真人的身上——想象一下我会晕倒的,还有很多的不满意。更有一点,我是个强烈的民族主义者,对于日本的东西我可是敬谢不敏。这种可笑的民族主义情节,使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与“日本漫画”保持距离。
  后来,我上了高中,认识了一个永远的朋友——虽然现在我已失去了他的友谊,他热爱漫画,怎么去形容这种热爱呢?——漫画是他的第二个生命。我和他的志趣简直是两极的。这样一个认真的人(对了,他也创作漫画),不能理解我对于漫画的反感。他开始不厌其烦地向我介绍有关日本漫画的种种,也许是迫于这热情的关系,我开始阅读他所拥有的漫画。这是一个深渊,像很多人一样,我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什么所谓的民族情绪也被漫画稀释了。在高中那么紧张的时代,我象一个不知餍足的饕餮,吞咽着漫画带给我的快乐。我阅读的速度是惊人的,慢慢地朋友庞大的书库早已满足不了我的胃口。
  “还有什么吗?”我开始不厌其烦地问他这个问题,这时他会很认真地在那里思考——很可爱的样子。
  有一次他忽然笃定地对我说,“想起来了,你还记得《奥尔菲斯之窗》吗?”
  “什么?没听说过!”
  “就是那个女扮男妆的故事。”
  是呀,我想起来了,那是一套“不起眼”的书:印刷不好;人的眼睛、嘴巴又那么大;不喜欢作者的画风……这就是我看《奥尔菲斯之窗》的第一印象(初入茅庐的我还在为筱原千绘而着迷)。朋友却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因为没得看了,而且是在他的极力推荐下,我才决定去欣赏一个故事。
  开始时只是散漫地看着,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散漫变成了无以复加的沉重。光线是昏暗的,一如当时的心情。一夜的时间,已看尽了那个时代的沧桑。每一个人所背负的沉痛,生命中的重与轻,由不得你去选择,不能承受那些命运所赐予你的吗?人生的意义是个太大的题目,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选择、他的定义。克拉乌斯的执著与坚定信念是我神往的,在奥尔菲斯之窗他遥望着北方——俄罗斯的天空,我触不到他,只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注视着。走了,义无反顾的,为了比爱情更重要的。死亡成为了他的归宿,英雄并不是只有正首丘才能被称为英雄的!!!尤利乌斯一个本该平凡的女子,一个因为家族的争斗而迷失了方向的德国女孩,因着克拉乌斯的出现成为了一个坚强、美丽的女人。
  第一次看,为了那充满宿命的恋情而辗转难眠。后来呢?威鲁克里希老师、尤利乌斯的母亲、福里蒂利、那个小女仆、大卫、校长、莫里斯,这一长串的名字远不止一个故事那么简单。在每一次的阅读中他们带给我的感动是不同的。很坦白地说,我哭了,为着所记录的每一个名字,我都曾落泪。直到现在,无论已看了多少遍的《奥尔菲斯之窗》,只要一拿起它,我还是会流泪。是不敢再看了,但总是禁不住诱惑,在不知不觉中泪水便流了下来。一个朋友看过了《奥尔菲斯之窗》,
  “很可笑,都已经上大学了,却会为漫画流泪。”
  “为什么?”
  “不知道,只是看着看着,泪水就流了下来。”——现在他成了我的好朋友。
  因为我的喜爱,朋友将《奥尔菲斯之窗》送给了我。此刻,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即使是碰见了,也是会装做陌路吧?!可至少我还拥有《奥尔菲斯之窗》,还拥有我们共同的回忆,我想这也就足够了。
  《奥尔菲斯之窗》——一部漫画,我的回忆,我的信念,那个光辉年代的向往。

2002年10月11日夜于林大

程小渚的其他作品程小渚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