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随笔专区>>《伤逝》 作者:way

  记忆里的人,有着温和的气息。
  衣着简单、黑发、总是淡定的站在身后——影子,之后很久他自己也这么说。
  所以一直没有觉察到他的心意。实在是太过切近的人,亲密到毫无考虑的余地,亲密到从未想到过分离。
  直到1789年7月14日,在士兵们的高呼声中她习惯的回过头去。
  霎时间心痛入骨。
  才发现,那个人是深藏在心底深处的纠结。与理想一同充盈于胸中的竟是如此刻骨铭心的思恋。
  安德烈。安德烈……

(一)

  安德烈·格兰迪耶,生于1754年8月26日,死于1789年7月13日。生命中超过3/4的时间与一个人紧紧相连。
  临死前最后所做的事是让心爱的人离开自己身旁片刻。为了不让对方承受亲眼目睹爱人死亡的痛苦,据说池田老师曾经这样解释过当时他的想法。
  不愧是温柔体贴的室女座。
  但是,会迷上这个男人,并不仅仅因为温柔而已。

  刚看完《凡尔赛玫瑰》不久的时候,常常和一起看的朋友A聊书中的事。
  在书页间画插画,用课本遮着嘴偷偷聊天,我们抛弃时间,天真而鼓噪。
  有一天她对我说。知不知道,我不喜欢安德烈的。
  为什么啊?
  因为,他把奥斯卡抢走了。
  她仿佛受了委屈又有些刁蛮的看着我。
  我喜欢奥斯卡的。许久之后才这么回答。其实,还有句话没说出口——但是,我也喜欢安德烈。

  切实去算的话甚至不太确定他是否是主角。老师明显是以玛丽、汉斯和奥斯卡3人作为故事的主线推动。而奥斯卡在读者心中是尤其耀眼的存在。容貌俊美、出身高贵、剑法出众,好像生来就是为众人提供仰慕对象。安德烈就站在这样一个“完人”的身边,低调羞涩。虽然也是清秀出众的孩子。
  第一册里的某次宫廷舞会上,贵族小姐们兴致勃勃谈论着奥斯卡,只有一位故作矜持:“我对安德烈比较……”。可惜这一位也在奥斯卡的匆匆一瞥中羞红了脸。
  最初安排这个人物也许仅仅是为了衬托奥斯卡的光芒。这少年,没有高贵的出生,不会巧妙的应答,甚至每每比剑也总是输了给她,只是普普通通的青梅竹马。仅看前3册,我不认为他有资格得到那份爱情。

  幸好还有时间。

(二)

  拿了《凡》动画版在朋友B家试碟。她看了一会儿问我画面上的2个人是什么关系。
  恋人啊。
  贵族和随从?
  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朋友啦,有一天发现彼此是相爱的。
  ……这是部悲剧啊?
  ?你看过?!
  因为身份差别实在太大了。
  ……真现实……(咬牙)

  合上书我常会胡思乱想。臆想着从奥斯卡情窦初开到生命终结的那短岁月里安德烈是以怎样的心情存在于她身旁。
  爱人就在面前,谈笑时忽闻芬芳,举手间轻触发丝。也许疑惑。什么时候起她的金发没过肩膀.薄而棱角分明的嘴唇变成好看的玫瑰色.还  有眼睛,冷漠而清澈的蓝色双眸。脱离儿时的稚言碎语,他们谈论政治、评析国事,天文地理无所不聊。只有一件事被小心避开。她的烦恼,他的痛楚。

  总觉得,奥斯卡的初恋,安德烈也许比她本人更早意识到。
  凡尔赛的明媚阳光下,迷人的太子妃身边围绕着两位高贵骑士,瑞典的贵族少年温和持重,年轻的近卫队长清秀俊美。三人结伴同行的样子就像幅优美图画。而且都才19岁,爱意朦胧的年纪。
  安德烈不在画中。
  我想象那时春花绽放,空气中满含甜香。他站在远处的树影中。眼神越过高低错落的枝条,相望。独自一人的沉静午后。或许寂寞。或许迷茫。

  命运的齿轮早已转动了罢。

(三)

  很多人认为安德烈在剪短头发左眼受伤之后反而更富魅力。
  这再次证明了造型设计对人物塑造是多么重要(笑)。
  虽然那是发生在第四册的事,但实际上当时他已经33岁“高龄”(爆 >_<|||)。
  早已不是少年。

  一直在苦苦挣扎。已经不是可以无所顾忌耳鬓厮磨的年纪,待在她身边渐渐觉察到痛苦。看起来是无望的爱情,如亚兰所说:“伯爵将军的千金,和她的跟班!别笑死人了!”只是心不依从于自己,微笑背后强忍暗潮汹涌。若干年前的羞涩少年始终盘踞心灵一角,面对近在咫尺的金色秀发说不出话来。
  他把相守看成恩典。为了她而受伤的眼睛最终导致双目失明。在那之前他居然记下她要去的全部地点,只为能够长伴在她身旁。
朝夕相对,行影相随。

  这样的执著,让人感动。
  象极了“倒吊男”。牌面解释是自我牺牲、试炼、顺从、献身,以及——回报。
  忘不了,在第七册里,奥斯卡轻靠在安德烈身边时说:“我……不会嫁给其他任何人的……这辈子……”
  这句话,安德烈一定等了很久。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慈恩。爱是永无止息。

(四)

  一点都不喜欢动画版的“安德烈”。
  同时恨屋及乌的坚决鄙视动画版全体制作。一共参加过2次关于动画版“安德烈”的讨论,次次都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真是很想咬牙切齿问一声,那个沉着冷静、方向明确、处事果断的大圣人到底是谁啊?!
  印象里眼神忧郁矛盾重重的男子究竟被藏到哪里去了?

  他实在并不是个完美的人。
  性格上的弱点显而易见。自卑、矛盾、处事迟缓。爱情会那么晚降临又何尝不源于此。
  不过,若是想寻找完美无缺的偶像,奥斯卡就已足够。对他的喜欢,是另一种心情。

  实在一点也不强啊。枪法糟糕,从没有一次比剑胜过奥斯卡,常常被奶娘整的哇哇叫,连去到卫兵队辅佐奥斯卡也是杰尔吉将军的意思。
可是我记得,他抓住奥斯卡的手,对她说无论在任何时候,武官都不能感情用事;他微笑着对奶娘讲,失明的事会独自背负,不会告诉奥斯卡;他告诉杰尔吉将军,说他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奥斯卡的性命。
  只会舞刀弄剑并不是男子汉。心底和蔼,待人真诚,这样的人才是男子汉。很久之后,奥斯卡是这么说的。

  所以,看他落泪却不觉懦弱。我知道,他心底坚强。

(五)

  加班的时候和朋友C在网上聊天。
  女孩子之间总是避免不了那个话题。哪怕一把老骨头,也会有片刻低声轻笑,偷眼看人。
  网络虚幻才可以真情告白。胡吹海聊各色美少年而后归纳总结。
  嗯……其实我是博爱的啊。
  说重点。
  是,老大……(汗)。重点是眼神啊(激动)!
  例如?
  例如藤井树。例如安倍晴明。例如苏格兰牧羊犬。
  继续。
  例如安德烈·格兰迪耶。

  他什么也看不见。
  奥斯卡说,他的眼神像在望着远方。
  但事实上,在我思考眼神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存在已脱离纸面,构筑于心。
  漫画中,最华丽的眼睛也仅是铺了层网点。
  所以我要是说什么被书中人物的眼神所吸引那完全是扯淡。
  他的眼神,存在于想象之中。

  假使有如他这样的男子,应该看着让人安心。会有宽阔的肩膀,挺直的身材,修长的手指。头发略长,黑而卷,低头的时候覆下来,遮住眼睛。
  眼神该是温和的。
  也许并不习惯直视,平时喜欢微侧着头,漫不经心的样子。黑耀石般的眼睛,沉静安然。
  也有精悍锐利的时候,只是那股羁骜大多时候隐藏在眼角。更多显示出的,是执著。
  我想象在7月的那天他拽着奥斯卡不让她独自远离的时候会有怎样的眼神。
  如果是对我,一定一生都走不出那双眼睛。

*               *               *               *

  一整晚我都在放《那些花儿》。
  敲着键盘漫不经心的听着。偶尔跟着哼几句。
  很荒凉的歌,但是歌者甜美。不知道在唱“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的时候这年轻女孩会想些什么。

  不断有东西逝去无踪。如流水般,伸出手也无法挽留。
  也许成长就是习惯消逝。8岁的时候还可以为坏掉的洋娃娃哭个不停,18岁却要学会微笑着说再见。
  只要变得冷酷就不会疼的太厉害。
  夏日的夜晚,我轻轻靠在椅背上回忆着某个已消失的人。
  从16岁就认识并喜爱的人,现在去想,居然颇费功夫。也许还是村上春树说的对,记忆迟早要被冲淡。
  故意没有去看书,想知道最终留存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到底是什么。
  轻轻闭上眼睛。
  任由音乐流淌。

  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way的其他作品way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