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巴黎》 作者:八神鸥子

  去巴黎。
  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或许,只是为了对得住自己的心,因那是一种自从认识了巴黎两个字起,便一直强烈的感受到的渴望,那远方,有什么在召唤她,要她去那里,一定要去。
  那个华盛的,如一场举办了千年的宫廷舞会的都市。
  她曾经想过,或许,那是我的前世。
  可是前世我是谁,召我回去,又为了什么。
  街边的吉卜赛老婆婆给她算命的结果是,你前世是个公主。可是当她想知道得更多一点,并向婆婆追问时,婆婆不说话了,只是重复那一句话,你是个公主。
  她是公主。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至于哪朝哪代的,她只好自己去图书馆翻书,可是每位公主的脸都看完了,她也没找到能与自己的疑问一下子契合的那张脸。最后,她在书的角落里,看见那个名字,那个奥地利女人的名字,玛丽·安托瓦内特。
  她强烈的感受到安托瓦内特的心。

  10月间寒冷的阳光洒在制作粗糙的断头台上,不过那些木头已被无数次湮没于此的鲜血冲洗得光滑了,反光着苍蓝的天空,和几丝似有似无的白云。那些看热闹的人嬉笑怒骂着,她不理会,径直走下死囚车,走上断头台。有人骂她死到临头了还在装样子,她不想告诉他们,她不是在装样子,她真的,不怕。死就死了吧,早就觉悟了,可是她不要作为奥地利的公主死去,她要作为法兰西的皇后,带着路易十六王室最后的骄傲,和尊严,死在这里。于是在不小心踩了刽子手一脚时,她仍能保持着平时的风度,对他点点头道,对不起,先生。那个刽子手的眼里顿时有了敬意,小声道,没关系,皇后陛下。
  然后,她死了。脖子上面突然一轻的时候,她在看广场对面的自由女神。然后感觉自己浮了起来,在高空中,不喜不悲的看着民众对着自己滴血的头颅欢呼,然后一哄而散。她不想再看见他们,把视线放远了,看见海那边,费森被一群人拦着,拦在开往巴黎的船前,然后他无力的跪下来,痛哭着呼喊自己的名字。她想飞过去抱着他,可是风把她吹得好远好远,她想大声呼喊他的名字,但是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她在风中无助的漂流,听见监狱里,自己最爱的那只小狗哀号着,还有夏洛尔,他在哭,哭着叫妈妈,妈妈,不要丢下我。于是她的心狠狠的向下坠去,更大的风和黑暗涌了过来,她觉得自己可能会掉到地狱里去……
  可是,一只手抓住了她,并把她拉了上来。她看不清楚那是谁,只看见一团金色耀眼的光芒,那光芒中央的人影道,皇后,你不应该去那里,你该往这边走才对,有人在等你。
  你是谁,谁在等我。
  他不答,只是轻轻的将她推进一片光华灿烂的云彩中……

  她睁开眼睛,看见丈夫在身边睡得很安详。这里才是现实,她是这个人的太太,这个英俊的男人,他是外交官,却从不花心,每有假期总会飞奔回到自己身边,守着她。他们在这个国家有栋不大不小的房子,有个小花园,花园里种着她最喜欢的玫瑰,闲时她常常坐在花丛中画画,小狗则在脚边晃来晃去。有几个互相往来的朋友,但是没有孩子。她好想给他生个孩子,一个美丽的,健康的孩子。
  她忍着泪去抚摸他的脸,突然发现,这张脸和画像上的费森元帅长得好像,那眉宇,那嘴角,一模一样。她突然明白过来了,为什么他在才看见自己第一眼时就放下少爷的派头对自己这个普通少女穷追不舍,并且常常悲伤和不安的看着自己,却又说不出为什么,只是不厌其烦的重复着,我好害怕会突然失去你。亲爱的,我常常梦见自己在黑暗中不停的奔跑,寻找着你,可是你却已不在任何地方了,我不管怎么做都找不到你了……那种心痛得快要碎掉的感觉,好真实……
  现在明白了,都明白了,那是因为她是安托瓦内特,他是费森,她的费森。
  她大哭起来,把他吵醒了,慌张的抱着她,急切的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摇头,靠在他的怀里继续哭着,痛痛快快的大哭了一场,然后说道,带我去巴黎。
  去巴黎。

  谢绝了大使馆提供的豪华轿车和气焰嚣张的保镖,他和她,跳上了在巴黎市内漫游的旅游巴士。她一路上都靠在车窗上,看着密密匝匝的高楼大厦和蚂蚁般密集的市民,她想象这脚下的路,在百年前是个什么模样。她似乎看见一辆贵族马车招摇的奔过人群,那是载着玛丽·安托瓦内特去舞会的马车,而在那舞会上……她转头看着他,微笑。
  然后车在魂断安托瓦内特的广场停了下来,导游把大家带到断头台曾经伫立的地方,絮絮叨叨的说着听来的故事。她看着这个前世结束的地方,并没有什么感想,一点特别的感觉都没有。但是他却把头扭开了,握着她的手颤抖着,他无法承受凝固在这里的,无数次的痛苦,愤怒,绝望和悲伤……
  她拥抱住他,轻声说,没事了,亲爱的,过去了,早过去了。他笑,低头亲吻她。
  之后是去圣但尼教堂的路。但是中途却下起了雨,狂风暴雨,车子一不小心滑到了路边,撞上人行道的栏杆。还好没人受伤,导游不停的给大家赔不是,并说很快就会派其他的车来。但是她等不及了,而且有人抱怨着不想去了,她却是想去的。于是她拉着他的手,在大雨中向圣但尼教堂奔去。
  天色越来越黑,风雨中,景象似乎变得和平常不一样了,他发现一些原本只在历史书上见过的古老建筑突然在沿途拔地而起,并且有很多穿着古老服装的人出现在雨雾中,走动着。他们向这边的两人投来无神的目光,脸色惨白得可怕。他惊恐道,亲爱的,我们这是到什么地方了。
  她不说话,只管走自己的路,对那些嚎叫着杀死这个奥地利女人的鬼魂视而不见,完全漠视它们的存在,就像当年坐在死囚车上游街时般镇定。她是法兰西的皇后,她有自己的气节,她不想跟这些暴徒争。

  然而走着走着,身边不知何时聚集过来一群安静的鬼魂,将她和他保护在队伍中心。她看过去,那领头的是个穿着禁卫兵制服的金发骑士,他骑在一匹白马上,身边紧紧跟随着另一名骑着黑马的黑发骑士,他们似乎很要好,一直在谈着话。
  她追上去,对他们说道,谢谢你们。
  那个金发骑士笑道,不用谢,皇后,保护您是我的职责。
  你是……奥斯卡。
  是的,皇后。奥斯卡顿了一下,看了看赶过来的他,继续说道,现在我和安德烈在一起,我们很幸福。
  奥斯卡,你和安德烈不是已经……
  他似乎已想起过去了,走过来看着奥斯卡,疼惜的说。但是奥斯卡打断了他,把食指放在嘴前,道,嘘,费森,现在不是讨论往事的时候。我们快去圣但尼教堂。说完她让安德烈领了两匹马过来给她和他,又道,我的陛下,这次千万别踢马的肚子了。
  她脸红了一下,道,我不会了。
  奥斯卡笑了笑,又道,不过,我还是会去救你的,无论你在天涯海角,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都会赶过去救你。
  奥斯卡……
  好了,不说了,时间无多,我们这就去救夏洛尔殿下。可怜的王子一直在教堂里哭了好几百年,现在可不用怕了,他妈妈来接他回家了。我们快去吧,皇后,费森,安德烈……我们走!
  说完,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圣但尼教堂奔去,穿过街道,踏过吊桥。狂乱的鬼魂追不上他们,只有风和雨在黑暗中嘶吼,前方,雷鸣闪电击落在教堂顶上,照亮那个爬在窗上,兴奋的向着奥斯卡,向着自己挥手的小小身影。她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件事,不会忘记夏洛尔扑向自己的怀中,亲吻着自己,然后一边消失一边说,妈妈,再生我一次吧。
  她哭着答应,一年后,她生下一个漂亮的男孩,取名奥斯卡。

  PS:《凡尔赛的玫瑰》我看的是小说版,在一个古老小镇的新华书店里淘的,封面可能是宝冢的剧照,但是书名却被篡改成了《凡尔赛风云》,一个叫揭祥麟的老头声称自己是原著者。我强烈BS他。
  至于写这篇帖子的初衷,则是鬼故事看多了,而且十分可怜夏洛尔王子(路易十七),多漂亮的一小孩,却活活被那些所谓的革命者给折磨死了,死时才10岁。
  另,写这一篇时我几乎是边哭边写完的,第一是不知犯什么邪劲儿了,第二是在写的过程中,我死了两次机啊,听说写鬼故事的人常常会死机,555,不会吧……

八神鸥子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