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无尽之夜》 作者:hongchenli

  马车前进的辚辚声在夜色中渐渐远去。
  路灯将昏黄的灯光投照在门前的车道上。刚下过雨,润泽的石板反射出青幽的水光。庭园中修剪整齐的雪杉随着夜风掀起一阵阵黯淡的墨色波浪。
  应该是很平常的夜晚。和往常一样,远处的豪宅在暮色中灯火通明。远远地有音乐飘来,夹杂着依稀的欢声笑语。那是马车要去的地方,又一个通宵达旦的狂欢之夜。
  然而有什么不一样了,在心的一角,有个声音魔魇般反复低喃。如同冰山上的裂缝,小小的,不易察觉地裂开一点,然后缓慢却又坚定地扩大开去,直达深藏在海底的部分。劈开,碎裂,夹着纷飞的冰沫,轰然倒下,激起冲天的巨浪,咆哮着,席卷着,粉碎一切。 

  夜深,沁凉如水。
  身旁的衣架上,纯白的军礼服高傲而冷艳,繁复的金饰弯曲出尊贵华丽的花纹。如丝的流苏寂寞地低垂着,今夜,它是被它的主人冷落了。与我,同病相怜。
  走廊的尽头传来奶奶的呼唤。
  想走过去,却惊觉怔然间身体竟已无法动弹。厚重的天鹅绒地毯上仿佛伸出无数只冰冷而苍白的手,牢牢地抓住足踝。彻骨的寒意从足底渗透进来,沿着血脉一路上升,最后,凝结住心脏的跳动。
  下意识地抓住衣襟,左胸传来的痛楚让每个动作变得残酷而绝望。
  快要,无法呼吸了。 

  不是未曾想过你女装的模样,也曾一次次遐想着,在轻纱与珠玉的衬托下,该是怎样的清丽脱俗,艳冠群芳。而直到今天,我才终于知道——
  精巧的发饰束住飞扬的长发,锦缎的衣裙藏起轻灵的步伐。一顿首,一颦眉,盈盈间眼波的流转,从此成为梦中永世的追寻。 

  还记得你是怎样桀骜地对送到面前的珠宝不屑一顾,还记得你是如何轻蔑地嘲讽着蜂拥而至的求婚者。然而为何,你竟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付与曾无比厌恶的丝绸长裙,任自己流露出一直深深隐藏的妩媚与娇柔。
  是为了他吗?那高贵俊朗的北欧骑士,神话中屠龙勇者的后裔,那个和我一样,为情所困的男子。
  心,又开始痛了起来。 

  痛,从灵魂深处蔓延开的阴暗,仿佛恶魔甜美而致命的毒药侵蚀着身体。从发梢,到指尖,每一条细微的神经都在颤抖着,呼号着,血液在身体内奔腾汹涌,寻找着一切的出口,想要喷涌而出。
  痛,想要大声地叫出来,从心底呐喊出最灼热的情感,最深沉的欲望。未曾让你知道的事,不能让你听到的话,想在声嘶力竭中让灵魂随之灰飞烟灭。 

  可我什么也没做。高悬的水晶吊灯将烛光折射得如白昼般明亮,寂静中只听见时钟滴答的声音。偶尔,传来飞蛾扑火时撞击玻璃窗的低响。 

  我,能够作什么呢?
  我不能像他一样邀你在舞池中起舞,我不能像其他的贵族男子一样手捧玫瑰花束在你面前单膝跪下。当然,我更不可能执起你的手,吻着它。
  我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陪在你身边。守着你,在任何地方。
  而现在,我连这个也作不到了吗?登上马车单独离去的你,笑着对我说“这次你要留下来看家”的你。真的只有这一次吗?还是说,从此以后,要一直这样看着你离去的背影,直到永久。 

  我,是你的什么呢?
  我是谁?我这样的问着自己。
  我是安德烈,杰尔吉将军家的仆人,奥斯卡·法兰索·德·杰尔吉准将的贴身侍从。
  还有什么?你的童年玩伴?你多年的好友?
  可是,如果不是我呢?如果在多年以前,被带到你面前的那个男孩不是我,而是其他的任何人;如果是另一个人在你身边,伴你长大;如果你所有的回忆都与另一个人共同拥有;如果…………
  一切是不是会有什么不同?
  或者只是换成另一个人,如我这样爱你。 

  冰冷的液体从皮肤里渗出,一层一层湿透了衣服。手脚难以自制地颤抖,房间的景物化为光影的漩涡在眼前旋转着。紧紧地抓住桌角直到指尖发白,努力地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我从没有如此的惶恐与不安。
  “我爱她,即使她的眼中注视着别的男子。”说着这种话的我,究竟有多少自信呢?联系着我和你的东西是如此的脆弱。命运之神不经意间的玩笑,成为一生一世的羁绊。我曾无数次感谢上帝。感谢他赐予我双眼,可以看见你开朗的笑靥。感谢他赐予我双手,可以触摸你柔软的秀发。感谢他赐予我双脚,可以追逐你永不停息的步伐。
  而除此之外我什么也没有。
  除了一颗比谁都爱你的心,我什么也没有。 

  镶银的钟摆敲出悠长的三响,我猛然间清醒过来。房间里有些阴冷,带着一丝潮气。壁炉的火早已熄灭,变冷的炉膛里,残留着细白的灰烬。
  放进新劈的松木,升腾的火焰驱走深夜的寒意。拉开窗帘,天空是越来越深的暗蓝色,浅色的云轻纱般将月亮遮掩得朦胧迷离。山毛榉林的深处,间或有夜鸟的轻啼划破夜色。远处的灯火依然明亮。喧闹声似乎远了些,时断时续地飘来隐约的声音。
  额头靠上窗户,玻璃的凉意侵入肌肤。
  还没有回来吗?或者,你,还会回来吗?…………

  身后的门被轻轻推开。
  转过身,熟悉而陌生的身影静静地笼罩在烛光下。澄净的碧蓝双眸中有着微微的疲倦。黄金的长睫在象牙色的脸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仿佛哭泣过的痕迹。
  “安德烈?”你微笑着,周围的一切因此而明亮起来。“还没睡吗?”
  “…………”
  “抱歉,回来晚了。因为出了一点事。”
  “…………”
  “……安德烈?…………”

  恍然间,泪流满面。

本文授权转载自新浪动漫世纪[http://comic.sina.com.cn]

hongchenli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