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冷澈》 作者:leojunjun

(第五章)攸斯波夫侯爵的反击

  雷欧尼特要上前线了,这似乎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可是对于柳特米尔而言,却是个好事情。

  柳特米尔勾着雷欧尼特的脖子,用最甜蜜的声音央求着:“哥哥,就带我去吧。”
  然而雷欧尼特的回答依然是斩钉截铁的:“不行!”
  “为什么呀。”
  “太危险了。”
  “可是,我很想看打仗是什么的样子啊。”
  “你以后会看到的。”
  “那这次就带我去吧。”柳特米尔把脸贴在雷欧尼特的脸上,要知道,哥哥可是很少拒绝他的。
  然而这一次雷欧尼特确是铁了心:“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可是……”柳特米尔试图“顽抗”。
  “没有可是,现在你给我上楼去,”雷欧尼特一指楼上的卧室,“你该睡觉了。”
  “哦——”柳特米尔垂下头,怏怏的走上楼梯,当看到站在楼梯拐角处的尤利乌斯时冲她使劲的挤了挤眼睛。
  他柳特米尔才没那么乖呢,但是现在还是听话比较好,不然把雷欧尼特惹急了可是要被打屁股的。

  “哥哥虽然很少生气,可是生气起来很吓人哦。”
  “他那叫很少生气?”尤利乌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把一包饼干和巧克力糖放进了柳特米尔的小包裹里。
  “其实哥哥真的是个好温柔的人呢,等你和他熟悉了你就知道了。”柳特米尔蹬上靴子,然后很认真的看着尤利乌斯。
  “我才不想和那种人熟悉呢。”
  柳特米尔无可奈何的看着尤利乌斯决定换个话题:“不过,尤利乌斯,这次的事情我谁也没告诉,连维拉姐姐都没告诉哎。你看我这么信任你,你谁都不可以说哦。”
  “真的?”尤利乌斯笑眯眯的问,“你不告诉维拉是害怕被她骂吧。”
  被戳到痛处的柳特米尔使劲的跺着脚,“尤利乌斯,尤利乌斯!!我,我哪有嘛。”
  “好了好了,不跟你闹了,你要走就赶快走吧。不然一会雷欧尼特出发了,你想走也没机会了。”
  “哦。”柳特米尔刚跑出几步又转过头来,“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哦。”
  “知道啦,还不快走。”

  尤利乌斯关上书房通往花园的门的时候雷欧尼特进来了。看见尤利乌斯在这里多少有些吃惊。
  “你在这里做什么?”
  “找些书看。”
  “找书看?那你去花园做什么?”
  “我又不打算逃跑,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尤利乌斯不软不硬的顶了雷欧尼特一句。
  “是吗。”雷欧尼特冷笑了一声,“我不怕你逃跑。倒是你,若还想活着见到阿历克赛的话,就最好不要离开这里。我可不想拿具尸体去给那位‘大人物’看。”
  “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着见到阿历克赛的。”然后尤利乌斯不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

  火车沿着铁轨向着乌法方向前进着,正在司令官办公室里和几位军官讨论战术步骤的雷欧尼特被一个闯进来的卫兵打断了思路。
  “大人!我们在储藏室发现了这个……”
  “什么?”雷欧尼特抬起头,然后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的从门旁边蹭了过来。“柳特米尔!!”
  柳特米尔缩在门口,一颗眼泪象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看打仗的样子…………”(第二颗眼泪掉下来了)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创大祸了!!”
  委屈的柳特米尔的眼泪连成了片,哗啦哗啦的往下淌,从抽泣到嚎啕再到哽咽,一边哭还一边说:“哥哥…………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啊。我只是想看哥哥打仗……哇…………”
  房间里的其他军官不知所措的站着,也不晓得到底是该悄悄离开呢,还是应该劝劝雷欧尼特。就在他们互相递眼色讨论该如何处理眼前这一棘手问题的时候,雷欧尼特却已经快淹死在柳特米尔的眼泪里了。
  为了不让自己失态,雷欧尼特只得转过身不看柳特米尔,一边告诫着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一边吩咐罗斯托夫斯基:“等到了乌法,就立刻让他下车。你带上两个人送他回家。”
  “是。”罗斯托夫斯基冲这屋子里其他的军官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先出去再说。”
  于是军官们逃也似的出了司令室。
  在远离司令室的军官休息厅里,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问道:“刚才那个,是侯爵的弟弟吧。”
  “是啊。”
  “很可爱啊。”
  “没错。”
  “不知道,……侯爵小时候…………那个…………”
  明白了他的意思的军官们,于是便展开军人贫弱的想象力开始努力勾画雷欧尼特童年的样子,然而不管怎么想,看到的都是一张不苟言笑的脸…………
  司令官室里,柳特米尔坐在雷欧尼特的腿上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吃着面包。面包屑掉了雷欧尼特一身。
  “你这家伙的担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对不起嘛,人家只是想看你打仗啊。”柳特米尔眨着泪水涟涟的蓝眼睛看着雷欧尼特。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什么了。总之明天到了乌法,你就跟罗斯托夫斯基回家去。”雷欧尼特把脸别向一边,他这会真的是一点脾气也没有,全给这个小鬼给磨光了。要是真把他带在身边还怎么打仗啊。

****************************************

  满载士兵的火车在乌法车站停了下来,准备进行必要的给养补充,然而窗外的气氛却让雷欧尼特起了疑心,当勘察情况的罗斯托夫斯基回来时,给雷欧尼特带来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消息。
  “什么?!”
  “是的,大人,整个车站没有一个工作人员。”
  雷欧尼特沉默着,因为他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踏入了敌人的圈套,那些反叛军,或者是反叛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比他们早一步占领了乌法。可是他们想做什么呢?周围没有战斗过的迹象,车站上只有另一列被捆住的客车。
  “命令司机立刻开车,不要继续逗留了,还有通知各中队,准备作战!”
  “明白——!”
  雷欧尼特回过头,看见一脸兴奋的柳特米尔:“你给我乖乖的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知道吗?”
  柳特米尔用力的点着头,心里想的却是“这回可来对了。一定可以看到哥哥打仗哎。”
  就在这时,传令兵冲了进来:“大人!不好了!司机失踪了!”
  “————!!”

  “想把我困在这里?”雷欧尼特在车厢里踱着步,“这里不像有伏兵的样子,那么这些该死的叛军把我困在这里做什么?”
  “罗斯托夫斯基中尉!命令各中队下车,在车站集合!还有,凡是有可能知情的人全部带去问话,一定要搞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
  “是!”罗斯托夫斯基出去后,雷欧尼特突然发现,车厢里少了个人。“柳特米尔——?柳特米尔——!”
  然而这个八岁的小男孩早就趁着雷欧尼特不注意遛的无影无踪了。
  一边要忙着整顿军队,一边要注意周遭变化,现在还得把那个不要命的混小子给找出来,雷欧尼特的耐性几乎消耗待尽,稍稍有一点不顺眼的地方都能引来他的一顿怒斥。
  “你们!说你们呢!你们在做什么?还不过来整队!”一个刚刚被雷欧尼特训斥了一顿的中队长看见几个士兵正在窃窃私语,不由得大吼起来。
  “可是,长官,火车在动……”
  “火车在动?你眼睛有毛病吗?没人开火车怎么可能————”中队长一边骂着粗话,一边回头指着火车——
  可是火车,真的在动………………

  雷欧尼特抬起头,面前的这列火车似乎在慢慢的向前滑动,于是他下意识的扭头往车头方向望去,前面是一个道岔,再往前有两条铁轨,一条通向前方山坡的大桥,另一条是废弃的,然而在这条废弃的铁轨上一个小男孩正东张西望的走着——
  “柳特米尔——!!”雷欧尼特一把推开挡在他面前正在汇报情况的军官冲了过去。
  因为雷欧尼特的大喊,同样被困在车站的普通旅客也看到了这个可怕的景象。火车已经滑上了下坡路,自身的重量带着他越来越快的冲了下去。人群里发出了尖叫,有人捂上了眼睛,那孩子一定完了。
  大约是听到了什么,一路踢着石子沿着废弃的铁路向山坡下走去的柳特米尔回过头,看到的却是像山一样压了过来的火车头,雷欧尼特在远处大喊着“离开!离开那里!”可是已经吓坏了的柳特米尔瞪着这个疾驰而来的钢铁怪物,定定的站着,一动也动不了…………
  满载军火的列车在山脚下撞成了一堆废铁,火药引发了一连串的爆炸,整车的装备全完了。

  在最后时刻,被人扑出了铁轨的柳特米尔呆呆的坐在地上,直到被雷欧尼特紧紧的搂在怀里才开始突然的号啕大哭。雷欧尼特一边安慰着不住颤抖的柳特米尔,一边伸手去扶那个在关键时刻冲出来的年轻男人。那男子显然摔得不轻,连声调都变了:“哎呦,小鬼,你下回可不要再——哎呦——不要再玩这种高难度动作了。不是每个人……每个人身手都这么好的——阿呦~~疼。”
  雷欧尼特一边扶起那个男人,一边说:“我是这个孩子的哥哥,谢谢你救了我弟弟。”
  疼的龇牙咧嘴的青年抬起头时雷欧尼特的心突然一缩:“我的军医在那边,要不要过去看一下。”
  “不,不用了,谢谢。”年轻的男人一边揉着胳膊一边摇头,“我没事,哎呦——,倒是你弟弟吓的可不轻啊。”说着,伸手摸了摸柳特米尔的头。
  “我是雷欧尼特·攸斯波夫,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我一定尽力,还有——”雷欧尼特一顿,音调上有了些细微的变化,“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名字?名字就不用了吧。”青年摆了摆手,“我还有急事,先走一步了。”
  看着青年男子的背影,一个名字浮出了水面。“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你真的回来了。”
  若不是因为他救了自己的弟弟,自己当时一定会抓住他,可是知恩图报是男人的品德,雷欧尼特不可以违背这样的信条,虽然听来有些可笑,可是雷欧尼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且,眼前的当务之急不在这里。

****************************************

  雷欧尼特替已经睡着的柳特米尔擦掉积在眼角的眼泪,掖好被子后起身出了房间。
  “那个人说了些什么吗?”
  “没有,大人。他的嘴很硬。”罗斯托夫斯基答道。刚才有人在车站周围发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立刻被带到了雷欧尼特的办公室问话,然而这个人却什么都不肯说,于是只好动刑。
  “无论如何,一定要撬开他的嘴。”
  “是,还有——”罗斯托夫斯基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首都方面就支援的问题回复了。”
  “军火什么时候到?”
  “呃,——首都决定,不派救援……”
  “什么??”雷欧尼特立刻瞪大了眼睛,“不派救援是什么意思?他们想让我们赤手空拳的阻挡反叛军?”让军列撞毁当然是他雷欧尼特的失职,可是不派救援岂不是把他往死里逼。
  拉斯普廷吗?
  那个阴险的男人和他诡异的笑脸再度出现在雷欧尼特的脑海里。
  雷欧尼特猜对了。让他以近卫军司令之职前往前线的是拉斯普廷,阻拦救援军的也是拉斯普廷,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让雷欧尼特死掉。
  雷欧尼特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前进,没有军火;后退,一定会被送上军事法庭,而雷欧尼特也不可能选择后退这条路。
  此时的拉斯普廷阴险的笑着。他的目的就要达到了。
  按他的计划,对方是有正规军组成的叛乱军,两方在人数、装备方面旗鼓相当,所以一个不好,雷欧尼特·攸斯波夫侯爵就有可能吃败仗,到时候,他就有借口送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去军事法庭。即使不能给他治罪,至少可以让雷欧尼特受到重大打击,从而影响到攸斯波夫侯爵家的地位。
  然而雷欧尼特失败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当满载军火的列车在乌法被叛军破坏,整车的弹药全部毁于一旦的消息传来时拉斯普廷狂笑着,“雷欧尼特·攸斯波夫侯爵啊,你的末日快到了。我到要看你如何绝地反击!”

****************************************

  雷欧尼特在夜雾之中静静的站着,几分钟前,那个行迹可疑的人终于招出了他们的通信据点在叶卡特琳娜堡车站的情报,雷欧尼特立刻派人前往那里,然而下一步该怎么做?
  雷欧尼特看着山坡下的桥,那是前往首都的必经之地,按照那个人的说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反叛军就会从这里前往圣彼得堡,所以他们才奉命破坏他们的军列,以图逼他们撤军。看着长长的山坡和山脚下烧成废铁的火车残骸,一个计划在雷欧尼特心中悄然而成。

  “你们可以利用这山坡毁了我的火车,我也可以。”想到这个,雷欧尼特笑了起来。

  叶卡特琳娜堡的通信据点被抢吓后,不知情的反叛军部队,就那么慢慢的被引入了雷欧尼特的圈套。
  先是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进入了乌法,然后列车员便看见了沿着山坡直冲而下的另一列火车,两车相撞的巨响是雷欧尼特战斗的号角,被掀入水中的反叛军士兵,有一半随着下沉的列车沉到了河底,还有一些浮上水面的,成了雷欧尼特部下的活靶子;侥幸爬上岸的士兵却发现,进了水的枪根本无法使用…………
  乌法的山坡上一片地狱的景象。
  雷欧尼特·攸斯波夫彻底的赢得了这场战争。也许只是妄图逆转时代的举动,然而在那样的立场、环境之下,雷欧尼特没有输。

  攸斯波夫侯爵的名号更加响亮,不论对手是布尔什维克,还是拉斯普廷,这第一次交锋,雷欧尼特都赢的光彩漂亮。

上一页下一页

leojunjun的其他作品leojunju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