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冷澈》 作者:leojunjun

(第六章)请你忘记吧

  因为雷欧尼特的凯旋,圣彼得堡的空气似乎变得轻松起来,通宵达旦的舞会、沙龙一个接一个的向雷欧尼特发出邀请,所有的人都以能够邀请到雷欧尼特·攸斯波夫侯爵——这个解救了圣彼得堡危机、一举消灭全部叛军的男人——出席自己的宴会为荣耀,然而雷欧尼特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了所有的邀请,他不喜欢去参加那些粉饰太平的聚会。
  而且他现在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回来了。
  那么这个7年前逃往国外的人,现在会藏身何处呢?而且,这个阿历克赛和家里的这个尤利乌斯究竟是什么关系,是什么使得这个尤利乌斯竟然穿越国界来到这个言语不通的异国他乡呢?
  一想到这些,尤其是一想到尤利乌斯,雷欧尼特就止不住的心烦起来。
  当他告诉尤利乌斯,他见到了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的时候,尤利乌斯脸上的表情是他从没见过的。震惊、喜悦、慌乱、感动、快乐,还有,因为这些感情而滴落的眼泪。如此儿女情长让雷欧尼特不仅仅是反感甚至有了些厌恶,他是军人,他鄙弃这些无用的感情。
  如真是如此,倒也罢了。可是事实上,雷欧尼特会如此这般的想法,只代表了一个结果,他自己并没有能够真正的游离在感情之外,他会厌恶,只因为那是尤利乌斯。而这一点,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雷欧尼特就象个执拗的孩子,一味的破坏着自己以为很讨厌的东西。

  冬天的俄罗斯日照特别的短,早晨九点多钟天还是黑蒙蒙的,到了下午三四点太阳也就看不见了,雷欧尼特站站在窗口看着窗外暮霭沉沉的天空:“叫尤利乌斯到我书房来。”
  管家退了下去,雷欧尼特拢了拢头发,想象着当尤利乌斯听到这个消息时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你找我有什么事?”尤利乌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雷欧尼特相信,只有在提到阿历克赛这个名字的时候,这张脸上才会有所表情。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你而言是好还是坏。”雷欧尼特瞄了一眼尤利乌斯继续说道,“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的住处查到了。”
  惊喜在尤利乌斯的脸上表现了出来,雷欧尼特心理莫名的有了恼火。
  “我们明天即将搜查他的住处,一旦他的身份确定就要将他逮捕。”雷欧尼特略一停顿,脸上带起一丝轻蔑的笑容,“等待他的,将是流放,或者——死刑。”

  看着转身想要逃出屋外的尤利乌斯,雷欧尼特抓起身边的一只铜制的火签掷了过去,被撞到的尤利乌斯还想挣扎着站起来。她要离开这里,就算是死她也要去告诉克拉乌斯,这里有一个残酷的男人想要杀他,她不要看他就这样死去……
  然而,在雷欧尼特眼里,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荒唐。
  还想要挣扎的尤利乌斯,手被雷欧尼特踩在了军靴之下,只要稍一用力,这手恐怕就要碎裂了吧。“说吧女人,”雷欧尼特的言语里,带着不屑一顾的嘲弄,“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为了什么追他到这里来?”
  “我爱他!我为了爱他才到这里来,你这个冷血的家伙是不会明白的!你这连爱情都不懂的混蛋!”
  “哼——,那种无聊的东西不懂也罢,倒是你,你当真以为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会回报你这一片痴情吗?还有,明天我一定会让你见到他的,就算你不想见,也得见!”雷欧尼特走向门口,突然又转身看着尤利乌斯,“我争取,带一个活人回来。”
  雷欧尼特出了书房的时候,看见马夫耶夫雷姆正要出门。“你要去干什么?”
  “回少爷的话,维拉小姐让我去给她买些东西。”耶夫雷姆毕恭毕敬的回答。
  雷欧尼特不再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你去吧。”
  “是,少爷。”

****************************************

  罗斯托夫斯基在雷欧尼特挥手之前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一只精致的大理石镶嵌而成的雪茄盒被摔成了碎片,书房里一片狼籍,雷欧尼特砸了所有他手边上能砸的东西以此泄愤。
  “你们这群混蛋,究竟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他跑了!!”两个负责搜捕行动的小队长被骂的抬不起头来。
  “不仅让他跑了,甚至连一个小纸片都没给我带回来,我要你们有什么用!!”雷欧尼特象座正在爆发的火山,怒火冲天,抽查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住处的行动彻底失败了。那个男人预先知道了消息,跑了。
  “说!是你们谁把消息泄漏出去的!”
  “报告——报告长官————”有一个小队长战战兢兢的说道。“这次行动,一直,一直是在您这里计划的。我们严格遵守您的命令,在行动之前没告诉任何人…………”
  “你的意思是,是我告诉那家伙的是不!!”
  “不是!”小队长立刻低头,天啊,说这话简直就是找死。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我搜?你们就是把这个地方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看着两个军官匆匆跑出侯爵府,雷欧尼特终于平静了一些,“叫个人把这里收拾一下。”
  “是,侯爵。”

  走出书房的时候,雷欧尼特看见尤利乌斯正抱着胳膊好整以遐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今天要让我见阿历克赛·米哈依洛夫的吗?他人呢!”
  受了刺激的雷欧尼特愤怒的拂袖而去,身后的尤利乌斯笑着说:“哎,我等你的好消息哦。”
  看着雷欧尼特的背影,尤利乌斯的心里真的很高兴。神啊,谢谢你,你一定要继续保佑克拉乌斯,一定要保佑他,直到我和他重逢,这一天,不会远了。

****************************************

  就在雷欧尼特为阿历克赛的事情忙的天昏地暗的时候,不甘心失败的拉斯普廷再度向雷欧尼特伸出了手,这一次,他的目标是尤利乌斯。
当荷枪实弹的宪兵冲进攸斯波夫侯爵府的时候,雷欧尼特正在大本营。

  维拉站在楼梯上试图阻挡宪兵队:“你们想做什么?这里是攸斯波夫侯爵府,是你们可以随便闯进来的吗?”
  “对不起,攸斯波夫小姐,我们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阻拦。”
  “奉命?奉谁的命令?”维拉乡下走了一步,也许是身份的原因,宪兵们退到了楼梯下。
  “奉宪兵队司令之命,前来捉拿匿名藏身于侯爵府的德国少年。”
  “你是说我家里有间谍?”
  “不,只是这个少年形迹可疑,必须带回去问话。”宪兵队长行了个军礼,“请恕我们无理了。”说着一挥手,宪兵们从维拉身旁冲了过去…………

  从大本营赶回来的雷欧尼特听着维拉给他讲述事件的整个经过,突然的拍案而起:“他们也太大胆了吧,竟然到我家里来抓人!”
  “因为对方是宪兵,所以很棘手,我没办法阻拦。”维拉替雷欧尼特倒了一杯茶然后退出了书房。现在雷欧尼特需要的是一个冷静的空间,用来考虑该如何营救尤利乌斯。对于尤利乌斯能否脱险的问题,她并不担心,只要他哥哥能尽心尽力就一定没问题。而在这件事上,雷欧尼特是不会保留实力的,至于理由,那只能说是女人的直觉了。所以当雷欧尼特说要出去时,她只是浅浅的笑了笑。

  走出书房的时候,维拉看见柳特米尔正坐在楼梯上撑着下巴看着她。“哥哥今天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啊。”
  “因为他丢东西了。”维拉把柳特米尔拉起来。
  “丢东西?哥哥还会丢东西啊?丢了什么呢?”
  “他最喜欢的东西。”
  “哦,”柳特米尔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可是,那个被带走的人还会再回来吗?”
  “你哥哥会想办法的。”
  维拉说对了,雷欧尼特的确是想办法去了。可是该怎么做呢?根据罗斯托夫斯基的情报,尤利乌斯并没有被带去宪兵队,而是被送进了皇宫。那么这件事就一定和拉斯普廷有关。一想到拉斯普廷雷欧尼特就反感的不行。把这两个让他反感的人放在一起还真是个讽刺,可是,雷欧尼特隐隐的觉得,自己对尤利乌斯的反感和对拉斯普廷的反感似乎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重要的是该如何把尤利乌斯从拉斯普廷手里救出来。该怎样入手呢?
  如不是财政大臣突然找上门来,雷欧尼特也许根本就毫无办法可想。然而机会来了。

  看着财政大臣急得流油的胖脸,雷欧尼特突然笑了起来。
  “我的侯爵啊,现在可不是笑的时候,这可是关系到皇家命运的大事情啊。”
  可是雷欧尼特还在笑,一边笑一边还不置信的摇着头,天啊,自己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呢?阿连司马亚,那个德国的阿连司马亚,那个皇家财宝的守护者——阿连司马亚。尤利乌斯姓阿连司马亚这个重要的事情竟然被自己忽略了,天啊,真是绝大的讽刺。
  “侯爵啊,我求您不要再笑了,这件事情要是被捅出去,那可就麻烦大了。”
  “我问你,你从哪里知道我家的那个少年姓阿连司马亚的?”
  “我的心腹说的,他是从拉斯普廷那里————”财政大臣突然闭了嘴,看着雷欧尼特脸上的表情他也知道自己说走嘴了。“侯爵啊,算我求你了,以前的事情您就既往不咎吧,事情可真的已经火烧眉毛了。您若是不出手,还有谁帮得了这个忙啊。”
  “我会帮忙的,您经管放心就是了。”一个近乎完美的主意在雷欧尼特的心里成形了,可是要想让这个完美的计划能够得到完美的效果,就必须要得到尤利乌斯的配合,但愿那个女人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在当天的朝会即将散会的时候,雷欧尼特突然的出列:“陛下,臣有一事要请陛下主持公道。”
  “哦?卿有何事啊?”
  “拉斯普廷派人从臣的府邸中劫走了一个人,他对外宣称那个人是尤利乌斯·莱茵哈特·冯·阿连司马亚。”雷欧尼特加重了那个名字的读音,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他的目的达到了。听到那个熟悉的姓氏皇帝的脸色突然一白。
  “而且他还说那是个少年,”雷欧尼特暗自祈祷自己千万别在关键时刻出错,“可是,事实上,那个人不仅不叫尤利乌斯·莱茵哈特·冯·阿连司马亚,而且,那是个——女孩。”
  “女…………女孩?”皇帝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陛下,所以请陛下让拉斯普廷神父将那女孩交还于我,我,有义务,保护那个女孩。”雷欧尼特看着皇帝,而皇帝渐渐明白了雷欧尼特的意图。
  “好,我会为你主持公道。来人啊,去吧拉斯普廷神父请来,还有,让他带上攸斯波夫侯爵家的那个人。”
  在传唤拉斯普廷的间隙,皇帝在偏厅召见了雷欧尼特。
  “你确认那个人不是阿连司马亚?”
  “不,陛下,她的确是阿连司马亚。”
  “什么?可你不是说,她是个女孩子吗?”
  “这也是事实,陛下。至于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确信,这个女孩决不会成为您秘密的泄漏者。”
  “哦?何以如此肯定?”
  面对这个问题,雷欧尼特决定撒谎。“因为她失去记忆了。”
  在片刻的沉默之后,皇帝给予雷欧尼特肯定的答复。“好,我把那个女孩还给你,你一定要替朕好好看着她,即使是失忆了,她也是这个皇家的重要人物。懂吗?”
  “臣明白。”
  一切按照雷欧尼特预计的轨迹一点一点的前进着,当他最终把尤利乌斯带出皇宫的时候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现在,你又回到我手心里来了。尤利乌斯,不,我想,我应该称你为尤利乌斯小姐。”
  尤利乌斯愤懑的将头扭向一边,而终于送了一口气的雷欧尼特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常情况,直到有人扑上了他的马车。
  雷欧尼特被罗斯托夫斯基拉出了马车,而尤利乌斯则被扑上马车的农夫们从另一边拖了下去,随后赶到的卫兵队开了枪,尤利乌斯夹杂在散逃的人群里,离雷欧尼特越来越远。两个人就这样被冲散了。

****************************************

  地下水路很长,阴森森的,尤利乌斯喘息着,当她发现她自由了的时候兴奋得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可是,现在她真的自由了。没有攸斯波夫侯爵,没有卫兵,没有象笼子一样的巨大府邸,她自由了,她可以去找克拉乌斯了。而神真的把克拉乌斯送到了她眼前。
  在地下水路里重逢的两个人惊讶的站着,就象当年在明媚阳光里,在那扇神奇窗子下相遇时一样。
  神啊,请不要再让我们分离了。
  然而这一次,神没有听她的祈祷。
  正在被追杀的克拉乌斯拉着尤利乌斯逃到了一处楼上,他紧紧的抓着尤利乌斯的肩膀,他不愿意放开她,可是他不能让她和自己一同冒险。“尤利乌斯,不管为了什么,你回德国去。回去,然后把我忘了。”
  忘掉我,把我忘了,请你忘了我吧……………………

****************************************

  夜幕搅动着这些刺耳的话语,形成可怕的漩涡,把尤利乌斯卷了进去,尤利乌斯尖叫着寻求援助,她大喊着醒过来,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站在她面前:“尤利乌斯,你醒了?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昏睡了多久?”
  维拉握着尤利乌斯的手,几天前罗斯托夫斯基把浑身是血的尤利乌斯带回来的时候,她差点以为尤利乌斯死了。现在好了,尤利乌斯终于醒了。可是尤利乌斯惊慌的眼神却让她有些诧异,接下来的事情更加的可怕。
  “你是谁?这——这是哪里?”尤利乌斯甩开眼前这个女孩的手,她不认识她。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受伤;这女孩是谁,刚才跑出去的那小男孩又是谁?可怕的噩梦追随着尤利乌斯。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

  请你忘了吧,忘了吧,忘了…………

  雷欧尼特站在壁炉前,最后一次翻开那本护照。
  “尤利乌斯·莱茵哈特·冯·阿连司马亚吗?”雷欧尼特笑了笑,将护照丢入火中。
  现在这个人消失了,随着尤利乌斯记忆的消失,这个人也不复存在了。而这个叫做尤利乌斯的人的未来,将由他掌握。

上一页下一页

leojunjun的其他作品leojunju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