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冷澈·外传·料峭春寒》 作者:leojunjun

  1880年,早春。
  高加索平原的寒风尤未退去,俄罗斯大地依然是裹了白色盛装的贵妇一般,雍容与华贵在她的身上有着完美的体现。
  圣彼得堡,攸斯波夫侯爵府厚重的雕花木门阻挡了外界的料峭春寒。空气里搅动着不安与企盼。
  突然,一声婴儿清亮的啼哭穿透了沉闷的空气。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老爷!是个男孩!”女仆大叫着,抱着那个刚出生的婴儿跑了出来。小小的,有着黑色头发的婴儿似乎不太情愿离开母亲的身体,不满的攥着拳头。
  “你真是个漂亮的的男孩子,你就叫雷欧尼特吧。”年轻的父亲这样说着,希望这个名字能为自己的儿子带来勇气与豪情。
  这一天,阿多尼亚·玛拉·攸斯波夫女侯爵的长子,雷欧尼特·攸斯波夫诞生了。
  这个将来要把自己的生命与这个帝国连在一起,荣辱并举、生息与共的人,现在还只是襁褓中需要保护的孩童。
  未来,永远是个未知数。

(一)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春天就这样来了一次又一次。却从不肯为谁驻留她的脚步。
  “可是,夫人,我并不是说雷欧尼特少爷不能胜任这个职责,只是……他毕竟是您的独子啊。”
  “我明白您的良苦用意,”因为身体欠佳,不得不长时间卧病在床的攸斯波夫女侯爵有着令人叹服的美丽容貌,黑色的长发和黑色的眼睛,虽然气色衰弱却依然高贵而文雅,“可是,我是这个孩子的母亲,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她,我知道他希望做什么,所以,请您不要再阻止了。”
  穿着近卫军军服的男人站起来,向着高贵的女性鞠了一躬:“那么这件事我一定为您办到,我还要感谢您为帝国培育了一位优秀的军人。”
  “是否优秀,这是只有神才知道的事情。”
  军官退下后,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推开攸斯波夫夫人的卧室走了进来。
  “母亲,您今天好些了吗?”
  “是维拉呀。我今天好多了呢。”妇人让女儿坐在自己床边,“你哥哥呢?”
  “哥哥一早就骑马去了,还没回来呢。”
  “是吗。”
  “母亲,哥哥是不是要走了?”女孩坐在床沿上有些不安的绞动着手指。
  “是的,我的好维拉。你的哥哥就要去参军了,不过只是近卫军而已,不会离我们太远的。”
  女孩子的表情稍稍放松了一些,然后象是给自己打气般的说道:“哥哥很厉害,很勇敢,一定会是最好的军人。”
  妇人笑了,在女儿的额上印下轻轻的一吻。
  这一年的春天,雷欧尼特·攸斯波夫18岁。

(二)

  一个又一个的春天过去了,生命周而复始的轮换着,有诞生就会有消亡。
  马车快速的穿过大街小巷,停在攸斯波夫侯爵府的门前。年轻的军官等不及别人替他拉开车门便自己急匆匆的跳下车来。
  大厅中焦急等待着的女孩一看到军官的身影立刻扑了过来:“哥哥!哥哥!”
  “维拉,母亲怎么样了?”
  “母亲,母亲她……”维拉摇着头,象是想起了可怕的事情,“母亲又吐血了。医生说……”
  “维拉!”雷欧尼特捧住妹妹的脸,“不许胡思乱想,知不知道!母亲会没事的,父亲也快回来了,不许哭了,知不知道!母亲一定会没事的!”
  维拉胡乱的点着头,可是眼泪却不自觉的向下淌。
  ……
  “雷欧尼特,你回来了。”脸色苍白的妇人看见儿子时,有了一些惨淡的笑容。
  “是的母亲,我回来了。”雷欧尼特在床边坐下,抓住母亲枯瘦的手,“父亲也快回来了,您会没事的。今年不是还要一起去山庄度假吗?”
  “恐怕,我去不了了。”妇人闭上眼睛,仿佛很累的样子。雷欧尼特想说什么,可是却堵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雷欧尼特……”过了很久,夫人似乎又有了些力气,轻声的呼唤着儿子。
  “我在呢,妈妈。”
  “……你父亲被派在外地驻防,如果我死了,你就是这个家的家长了,你要保护维拉和柳特米尔,知道吗?”
  “我会的,妈妈。”
  “雷欧尼特,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当着一年的春天离开大地时,也将攸斯波夫女侯爵的灵魂带去了天堂。
  21岁的雷欧尼特·攸斯波夫成为了新的攸斯波夫侯爵。

(三)

  大地有春天,生命也有春天,只是对于年轻的攸斯波夫侯爵而言这个春天有些寒冷。
  “看呐,是攸斯波夫侯爵呢。”
  “真年轻啊,才24岁就已经是近卫军的副司令,据说皇上非常器重他啊。”
  “是啊,听说还打算把亚蒂尔嫁给他呢。”
  “真的?就是陛下的侄女,那个亚蒂尔公主?”
  “嘘,你太大声了,他会听到的。”
  雷欧尼特目不斜视的走过长廊,对着所有的一切充耳不闻。
  在这样的上流社会里,永远都充斥着这样或那样的闲言碎语。穿着华丽的贵妇们,一无所能的贵族们似乎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打发他们的时间。

  “陛下,您找我吗?”
  “啊,攸斯波夫侯爵,你来了啊。”皇帝举手示意周围的人退下,“攸斯波夫侯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也有24岁了吧。”
  “是的陛下,承蒙陛下挂念。”
  “有没有心仪的对象呢?”皇帝微笑着等待雷欧尼特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只有这样才能将话题进行下去啊。
  “回秉陛下,臣还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希望能够得到陛下的指引。”
  “哦——”皇帝又一次笑了起来,“朕的侄女亚蒂尔公主比你小两岁,很喜欢歌剧,有机会的话陪她一起去看看吧。”
  “是的陛下,臣明白了。”
  一个月后,圣彼得堡的教堂钟声迭起,攸斯波夫侯爵和亚蒂尔公主缔结了神圣的婚姻。

(四)

  春天啊,美丽的春天,可是今年的春天却显得很血腥。这样血腥的春天之后,会是什么季节?
  马车被迫停在广场的入口处,因为那里发声了一些“事故”。
  “大人,广场上发生了骚乱,卫兵开了枪,现在正在处理现场。”
  “是吗。”雷欧尼特下了车,看着远处来回移动的人群。正要返回车上,却看见不远处有人正向这里跑来。
  “大人,攸斯波夫侯爵大人。”一个少尉军官在他面前停下来。“我们刚刚发现了一个行迹可疑的人,您是否要来看一下?”
  “可疑”这个词在1905年的俄国代表着危险的可能。十二月党人,布尔什维克,以及其他种种想要颠覆这个国家的人似乎无处不在。所有行迹可疑的人都有可能是背负着特殊使命的间谍。
  “带我去看看吧。”
  临时搭建的治疗所里,雷欧尼特见到了那个“可疑”的人。
  “这是他的护照,大人。这上面显示他是男性,可是事实上‘他’是个女人。”
  “哦?”
  “还有,这不是她第一次受伤,可是以她的体格来看,她不可能是个军人。”
  “…………”
  “您打算怎么处理她?”
  “……送到我府上去。我要亲自审理。”
  “是,大人。”
  雷欧尼特最后一次看了一眼那本护照,然后将它丢进火里。
  刚刚升任近卫军司令的雷欧尼特·攸斯波夫25岁。
  然而他并不知道在这个春天,为了这个比自己小了8岁的女孩,他的人生开始了宿命的转折。

  春天就要过去了,即将到了的应该是那短暂的夏日时光吧。

leojunjun的其他作品leojunju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