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三句话的故事》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秋风飒飒地吹动着树梢、吹落了黄叶。
  10月中旬的某天,奥斯卡造访杰劳德家。
  为了在此时给他家少主人送上生日的祝福。
  虽然今天不是他的正式生日,但可以想见生日当天晚上这里必定宾客满堂。
  在那种场合下祝福他毕竟匆忙,而且想到要看着他向珠光宝气的贵妇们礼貌客套的样子,即使心里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总不是滋味。
  所以,决定不参加当天的晚会,改为今天此刻就上门来。
  仅为了略表心中的祝福,巴巴地提早几天上门,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礼物方面,到正日当天让仆人送来就行了。
  虽曾参加过去年的生日晚会,但去年和今年相比,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即使没有被邀请,我也要祝贺他降临到这世上的大日子。奥斯卡想道。

  “这边请,请在这里稍候。”
  “哦,谢了。”
  听说为了迎接上司的来访,他要特地更衣。
  其实奥斯卡并不介意他只穿衬衫出现。
  啊,说起来,说不定那样子更有男子气概吧!……一面想着这些事情,一面欣赏着壁画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轻声说“您好”。
  狐疑地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任何人影。
  可能是从隔壁的客厅传来的吧!虽然有这种可能性,但这声音实在有些奇怪,难以释然。
  那声音干巴巴的,乍一听有些象老太婆。
  能待在客厅里的人,自然有一定的身份,相对而言只说一句“您好”显得太不寻常。
  一时间好奇心盛起,可惜自己也是客人,怎能偷窥隔壁客厅呢!奥斯卡心痒痒地等着维克托的到来。
  ……您好!
  不可能是冲我说的吧,总是放不下心来。
  到底会是谁呢?正细细回想时,装束整齐的维克托推门而入。
  蓝灰色的上衣,对襟上衬以别针,徊异于日常的军装姿态,另有一番风采。
  “队长,很抱歉让您久等了。大驾光临,实在荣幸。”
  “……我说过,不是当值的时候,不用称呼我队长。”
  奥斯卡轻轻斜了他一眼。
  这男子有时候就是这样子。
  当自己要作势严肃的时候,他仿佛已预知似的,故意尊称“队长”来开自己玩笑。
  就像现在这样,尽管一脸正经地说着话,眼角却略带笑意。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说说看而已,奥斯卡小姐。”
  “你这人心眼太坏。”
  “请原谅我。蒙您驾临,一时高兴得有些失态了……。”
  奥斯卡听着就哧地笑了,手扶在维克托的肩上,轻轻一吻。
  维克托也温柔地用双手拥抱着她回吻起来。
  仅是羽毛拂过一般轻柔的吻而已,但一阵温暖的幸福感已充满了两人的胸膛。
  “很快就是你的生日了。我想早些给你祝福,所以就来了。”
  “哈哈。很高兴听到您这么说。您这几句话已经给我莫大的幸福了。去年我也没想到能得您光临晚会呢。”
  “就是为这事呢。今年的晚会我无法出席。庆贺的礼物到时候会让贾尔吉家的仆人送来的。”
  “……您不来了?”
  他的双眼里闪过一丝阴影,看在眼里的奥斯卡感到心中一痛。
  但是,即使勉强参加他的晚会,奥斯卡自问无法对他和其他贵妇们的共舞熟视无睹。
  即使自己尽力克制着强装冷静,目光还是会不受控制地追随他的身影。
  目前还需要避免因此成为传言的焦点。
  获邀的宾客里龙蛇混集。
  其中不乏观人入微的聪明人。
  无论如何,大庭广众下……不得不这么考虑,从自己的角度来说,毕竟暂时还没有作出最后公开的决定,这是事实。
  “知道了。我不会勉强您的。而且,现在这样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刻,对我来说更有意义。”
  “……对不起。”
  “不,您不要作出这样的表情。在这么珍贵的时刻里。”
  维克托抚摸着奥斯卡的脸颊,轻轻地吻下去。
  他的温柔浸透了她的芳心。
  要是他催促自己作出承诺的话,会有一种被追击的感觉,这正是奥斯卡害怕的。
  因为,这正是奥斯卡有别于宫廷里其他贵族的地方,她无法欺骗自己的心灵。
  静静地把维克托柔软的发丝绕上自己的手指。
  就这样子下去该多好!
  [我爱你]
  除此之外,还需要别的话语吧。
  “维克托……”
  就在此时,又传来了刚才听到过的“您好”的声音。
  甜蜜的气氛忽地一扫而空,刚才的疑团浮上心头。
  奥斯卡已经不能再压抑这份好奇心了。
  那到底是谁的声音?
  “维克托,那声音刚才我已经听到过。有谁呆在隔壁吗?”
  “说的是‘您好'这话吗?”
  “是的。这是第二次了。声音怪怪的……到底是谁?”
  “那并非人类。奥斯卡。”
  “……是什么?”
  “请随我来。您亲眼来确定真相吧。”
  说着,维克托把与隔壁房间相连的门打开了。
  那房间是一个向阳的沙龙,可以欣赏到花园里美丽的玫瑰门廊。
  在那里,奥斯卡目睹的确实并非人类的身影。

  在那里的,是一只白色羽毛的大鸟。
  “噢,是这鸟儿说的话?”
  “嗯。是白鹦鹉。漂亮吧?虽然它会说的话不多。”
  鸟儿的足上没有系锁,它老老实实地立在专用的横杆上,也许对陌生人有些戒备吧,头部的细毛都倒竖起来了。
  听说南方国度里有一种雀鸟会说人话。
  奥斯卡也听说过,但亲眼目睹,还是第一回。
  “这就是鹦鹉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呢。确实很漂亮。你怎么弄到手的?”
  “别人送的。生日礼物。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
  去年的生日。
  多少带些狼狈,奥斯卡悄悄偷看了维克托一眼。
  维克托丝毫没有在意地继续说。
  “那位客人也没有参加当天的晚会,只是过后让仆人送来了鸟笼。记得当时我也没有发出过邀请函,真是意外的礼物呢。”
  未获邀请的客人送来的礼物……?
  维克托注意到奥斯卡脸上惊讶的表情,补充道。
  “因为事前知道有些客人当时身在国外,所以没有发出邀请函。”
  “……噢,这么回事。”
  那么,那人是谁……真想问问,但想到去年生日会上为一句祝福的话难堪的事情,总问不出口。
  正沉思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维克托从背后抱住了奥斯卡。
  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味。
  熟悉的味道包围着奥斯卡。
  “这鹦鹉只会3句话。”
  维克托在奥斯卡耳边细语。
  耳际有些发痒却又很舒服的感觉,奥斯卡已经习惯了。
  “送礼的客人故意只教它3句话。”
  维克托的嘴唇靠近奥斯卡白皙光滑的脸颊,继续说道。
  “那么你没教它别的话吗?”
  把自己的双手重叠在他温柔地交叉在自己胸前双臂上,奥斯卡问维克托。
  鹦鹉是聪明的鸟类,重复教它几遍,应该能记住不少句子吧。
  从外形看,也不像是只雏鸟。
  “是的,是这么想过,后来放弃了。”
  “为什么?”
  “其一是为了尊重送礼的客人的心情。其二,是觉得3句话已经足够了。”
  说着,他缓缓地把奥斯卡的身体扳转过来,凝视着她宝石般的蓝色眼睛。
  “比方说,要让我数说您有多么优秀、我有多么爱您,我用一整天也说不完。但是,我要告诉您的,其实只有一句话。比千言万语都重要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我爱你。”
  “维克托------”
  “我爱你,奥斯卡。”

  两人的嘴唇温柔地相对。
  开始时,是互相抚慰似的温和的吻。
  但随着几番角度变换,激情逐步高涨,奥斯卡环绕在维克托脖子上的双手也如藤蔓一般地紧紧缠绕起来。
  “啊……,维克托……”
  嘴唇分开的一瞬间,像是要求更多的亲吻似的,奥斯卡的嘴唇动了一动。
  可惜,她没能如愿。
  鹦鹉忽然间嘎嘎地叫起来。
  “啊,这小东西受忽视要闹别扭了。”
  虽然受到滋扰,奥斯卡还是哧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普兰唐,我没忽视你。”
  维克托连说带哄地,并腾出抱着奥斯卡的手,用手指的背面抚摸着鹦鹉的脑袋。
  “不过啊,普兰唐,你要想和这位女士争风吃醋的话,就大错特错啦。虽然我很高兴你为我妒忌。”
  呵呵笑着的维克托伸出保养得度的修长手指,亲切地抚摸着鹦鹉的脑袋。
  鹦鹉一下子就变得老实了,仿佛要求继续爱抚似地用脑袋蹭着主人的手指。
  “名字叫普兰唐啊。你这样会把它惯坏的!”
  “嗯。可能吧。惯不坏的,可能只有您吧。”
  “什……!刚刚我……!”
  奥斯卡刚要发出抗议,维克托的嘴唇轻轻印在她的额头上,把余下的话语都堵了回去。
  而且,他接着的细语让她的双颊升起了红云。
  “反而,我想让您惯坏我呢。”
  千万别让他瞧见我小姑娘似的羞红了脸。奥斯卡别开眼睛。
  “……又胡说八道了。”
  “这是我的真心话。我可一点都不害羞。”
  他再次亲吻她的额头。
  “来吧,我们到那边去。要不又会给中途打岔。”
  “你……”
  虽然有些吃惊,但满心欢喜已表露在微笑中,奥斯卡回头向鹦鹉说道。
  “喂,普兰唐,借你的主人一会儿。”
  而普兰唐像是明白奥斯卡的话,又或是感知当时的氛围似的,哼地把头别了过去不作理会。
  “哎呀,这东西真不乖巧。”
  “所以啊,我不说过吗?它吃您的醋呢。”
  “哦!这主人可真行情走俏哪。”
  “您说这种赌气话的时候也很可爱。”
  “谁赌气了?你说谁?”
  “我最爱的是谁,普兰唐很清楚,所以它才妒忌。”
  “那么,就原谅你吧。”
  “得您原谅,我深感荣幸,我的队长大人。”

  恋人们幸福地说着家常话,离开了沙龙。
  留下来的白鹦鹉百无聊赖地抖动着翅膀,一会儿又小声地自言自语。
  它仅会说的3句话,一遍又一遍被重复着。
  您好……我爱你
  ……维克托

  留在房间里的鹦鹉重复说着。
  送礼物的客人仅教给它的3句话。
  您好……
  我爱你……
  维克托……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