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普兰唐》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我只会说3句话。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着。
  您好……我爱你……维克托

  我出生在南方的国度。
  比这里要暖和得多,而且到处繁花似锦。

  那天,如常在天空飞翔的时候,陷进了罗网中被捉,期间屡经易手,还上了轮船,最后登上了法兰西的土地。
  纯白的羽毛曾是我的骄傲,也庆幸因此才获得小心对待,他们生怕伤了我的羽毛------我觉得如此。
  船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来到我的面前,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好像要我学他们的话吧,他们翻来覆去固执地说着。
  我觉得太嘈了,就嘎嘎地冲他们叫喊,这时候一个像是老板模样的人走过来,把吵闹的船员们都赶走了。
  我猜想,他不想我学那些胡话,所以才把粗俗的船员们赶走的吧。
  脚上系着链锁让我有些不满,但毕竟食物丰富,又能在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所以还是相当满意船上的生活。
  不过,某天,在一个海港里,我终于被装入笼子中塞进了货车里。
  把翱翔于天空中的鸟儿塞进货车里,这是多么无知的举动啊!
  我生气发出抗议时,车夫立刻用布蒙住了鸟笼。
  毕竟是鸟类的可悲天性,一旦陷入黑暗里就什么声响都发不出来。
  此刻的我,是多么羡慕居住在北方森林里的猫头鹰啊!
  就这样,不情愿地老老实实地呆在货车里,在摇摇晃晃中,被带到了一个目光阴险的男子(奸商样子)的店子里,然后又转手到一个衣着光鲜的大商家那里,最后来到了一所高宅大院。
  住在这里的像是贵族之流的人物。
  这里的花园美丽非凡。不仅百花盛放,还有最适宜乘凉的树荫。
  而住在这里的人们之间的气氛,才是最让人愉快的。
  船员和海港商人们的那种紧张感消失无踪,这里缓缓流动着的是一种舒服的空气。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南国的森林。

  也许永远都无法再自由地在天空中飞翔了。
  幸好,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系在脚上的锁链也从沉重的铁制品换成了小巧的金色玩艺。
  变得轻巧多了,而且十分漂亮,这才称我的心。
  那位像是我的新主人的男子,周围的人都称他为“公爵”,显得位高权重而且富有。
  他不像船员们那么粗野,声音非常柔和悦耳,但相通的一点是他也重复说着同一句话。
  我猜想他要我学他说话吧,所以有时候也试着重复他的话。
  “您好”。
  这时候,公爵就会显得很高兴,目光特别亲切,还会抚摸我的脑袋。
  他光滑无暇的手指头是那么的舒服哦!

  时光就这样缓缓流逝。
  公爵对我说了很多话,但反复说着教给我的只有3句。
  其他的语句在重复听了多遍后,其实我也会说……比如说“是的,公爵”或“遵命”之类……但对方好像也不见得需要我这么说,所以就作罢了。
  只要我把他教的3句话说出来,公爵的双眼就会变得非常温柔。
  而且会用他柔滑的指头抚摸我的脑袋。
  我很喜欢这样,所以每当公爵走近时,我就会重复这几句话。
  您好,我爱你,维克托……。

  后来公爵好像出门去了。
  有好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取而代之,穿统一服装的人们(好像叫做仆人),或穿着漂亮服饰的小孩子们(好像是公爵的孩子)来了。
  他们全尝试做同样的事情。
  想让我重复他们的话,向我说了许多的话。
  有时候附和他们一下子,他们就会很高兴,我也觉得颇有趣,就说了些话。
  “是的,遵命”这句话不晓得什么意思呢,反正他们很高兴。
  但是,谁都没有说过“我爱你”和“维克托”。

  有一天,常常和公爵一起的男人(好像是管家)拿了一个金色笼子进来。
  他一直都待我很好,所以当他把我装进笼子里时,我没有反抗和吵闹。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了些话,但我又怎能明白他的意思呢?
  从他把我带上马车这事情上,我只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他要把我带到别的地方去。
  还以为会把我带去见公爵呢,却见到马车停在一所陌生的大宅前。

  宅院比公爵家小一些,但同样是鸟语花香、舒适怡人的府邸。
  当我连同笼子一起被从马车上取下来,并带到一间挂满油画的房间里时,我猜想,难道这是我的新主人的家吗?
  公爵不同于海港的商人们,他不必要做这种买进卖出的事情,那么也许他要把我送给这房子里的某人吧。
  鸟类的世界里,雄性也会经常送食物或漂亮的东西给雌性。
  反正我不会被煮了做食物,那么肯定是连同笼子一起作为礼物送出去吧。
  问题是,收到礼物的雌性(在这里的世界应该是贵妇人)到底中意不中意呢?
  要是不中她的意,虽然不至于被煮了吃,但就难保我自诩的白色羽毛不会被拔光哦。
  不幸的是,听说贵妇人这类雌性,最喜欢鸵鸟的羽毛或孔雀的羽毛之类做的发饰和扇子了。
  希望我至少逃过此劫吧。
  虽然作为被饲养的家鸟即使不能飞行也无所谓,但要是没有了羽毛,那可就不能再算是鸟类了。
  翅膀不仅仅是飞行的工具。
  它还象征着作为鸟类的骄傲。
  要是被拔光了,那可真受不了。我怎么都要让她喜欢我。
  公爵要我记住的语句,肯定是为那一刻准备的。一定没错。
  “您好”这话连仆人们都经常用,应该没什么特别意义。
  那么说,后面两句才是重要的话。
  新主人是怎么样的人呢?
  如果是像公爵那样,带着一股温柔氛围的人物该多好啊。

  门开了,两名男子走了进来。
  一名和管家差不多年纪、差不多身份的人,和一名年轻人。
  前者像是这里的管家,年轻的男子则和公爵一样衣着华丽。
  两人都指着笼子说着什么。我猜测得不错。
  公爵家的管家把钥匙交给年轻男子。
  这是这鸟笼的钥匙。
  那么说……这是我的新主人吗?
  不过,无论怎么看都是与公爵同一种类(即是雄性)……。
  人类世界里,雄性会送礼物给雄性吗?
  海港的商人们是用金灿灿的东西(听说叫黄金)做交易的。
  鸟类也喜欢闪闪发光的漂亮东西,所以知道这回事,但现在没有这些东西。
  就是说,我是份礼物啦……。
  啊,我听到了一句我熟悉的话,确实是的,他们说的是“维克托大人”。
  是的,毫无疑问是“维克托大人”。
  这位年轻人的名字是维克托。
  公爵所教的话中的“维克托”。
  怎么办……试一试吧。他要是高兴了,兴许我就不用被拔光羽毛了。
  要是相反,他生气呢?
  唉,想得越多就顾虑越多。反正我都无法离开这笼子了,何不放手一试?
  “……维克托……”
  我的发音准确吗?呃,应该还可以。
  那人脸上显出稍许吃惊的样子,然后就化为高兴的笑容。
  和公爵笑起来的样子有些相象。
  我毕竟猜对了。从此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一会儿过后,公爵家的管家说了些什么客套话,就回去了。
  又过了一会儿,这府邸的管家也说了一些什么,也离开了房间,就只有这位被称作维克托大人的新主人留了下来。
  他看着我,说着些什么。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估计是问公爵怎么了吧!
  怎么办呢?把其他两句话也说说看吧。
  呃,是“您好”和“我爱你”。
  “……您好,我爱你,维克托……”

  那时候,他脸上露出的表情,让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
  高兴是不容置疑的,还带些许吃惊、些许怀念、些许怜惜、些许害羞,种种感情混杂在一起,他就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然后,他打开鸟笼,把手指伸进来,抚摸我的脑袋。
  和公爵的动作一摸一样。
  让我觉得非常愉快。

  之后,我被移到现在这间能看得见花园的、阳光充足的房间里,从笼子里解放出来,放在这专用的横杆上。
  我喜欢这房间。暖和、还能清楚看得见鲜花盛放的花园。
  虽然他跟我说了很多话,我能确知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他给我起了名字。
  “普兰唐”
  他总是这样呼唤我。其他给我送食物和食水的仆人们也这样叫我。
  看起来,我的名字是叫做普兰唐了。
  我首次拥有固定的名字。
  普兰唐。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想一定是个好名字。

  我喜欢他。
  迄今为止,我到这里来已经两个月了。今天,我脚上的锁链给去掉了。
  管家的表情有些忧虑。这叫做杞人忧天。
  来这里,既是我的命运,也是我的任务。
  尽管我在这家里也学会了不少新的话语,但我向他说的,还是只有那3句话。
  您好,我爱你,维克托
  然后让他抚摸我的脑袋。

  即使没有锁链,即使窗户敞开着,我都不会飞走。
  那翱翔天空的自由,我已经不再需要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