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玫瑰绽放》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维克托温柔地凝视着奥斯卡。她虚脱似地躺在他的身边。
  初尝禁果的近卫连队长也显得疲累不堪。
  散乱在枕头上的长发有如闪闪发亮的金色波浪般耀目。
  闭合的长长睫毛,还有满布着玫瑰色记印的光滑的白皙肌肤。
  多美丽啊。他想到。无人可及,无可比拟。
  躺在自己臂弯里的这位美女,如今认识了一个新的世界。
  维克托的胸膛里荡漾着无穷无尽的爱意。
  我注视着她已经很久了。
  也许早在未见面前已经爱上她了。

  抚摸着她水蜜桃般的脸颊,轻轻把她转向自己。
  “感觉还好吗?奥斯卡。”
  “呃……”
  奥斯卡张开双眼,显得一脸茫然。
  “…身体像不是我自己似的…”
  “呵呵,我真高兴听见你这么说。”
  “…拜谁所赐呢…”
  “不喜欢吗……?”
  维克托温柔中带着些许戏谑,直视着奥斯卡的双目。
  “……不许问这种难题!”
  面带红霞说着此话时的她显得如此的可爱。
  她喜欢呢。维克托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还知道虽然她尚不习惯,但已经感受到那种欢悦。
  这是他明知故问。
  因为他希望她能脱下厚重的军服、理解作为一名女性的自身。
  他把嘴唇凑近她耳边细语。
  “不喜欢吗?还是……?”
  甜蜜的男中音让她耳朵发痒。奥斯卡不禁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回答我,奥斯卡。”
  我该如何回答呢。
  这男子是明知故问,分明要我下不了台。
  “……笨蛋。”
  奥斯卡扔下这话钻进了床单里。
  “这欺人太甚了,说我‘笨蛋’。”
  “不许你明知故问。”
  “男子都这德行。”
  维克托微笑着说道,翻开床单,再次凝视着奥斯卡。
  “我爱你。”
  亲吻着她的额头、她的脸颊。
  奥斯卡也用手抱着他的头,回吻着他。
  至今已经接吻多次了!
  但有过肌肤之亲后,两人都感到有些不同。
  对方的一切竟然都如此的迷人。

  在温柔的长吻之后,维克托探手从茶几上取来一方手绢,张开给奥斯卡看。
  上等的麻质手绢的中央位置,染上一片血样的红迹。
  “这是你的玫瑰。”
  奥斯卡刚开始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反应过来的那一刻已是满面通红。
  “…啊,低级趣味…!”
  伸长了手臂想把手绢夺过来,无奈比不过维克托的手长而未能如愿。
  “听着,给我手绢。”
  “这可不行。这是我的手绢。”
  “不是这么简单吧!”
  两颊羞得通红的奥斯卡还在反抗,但给维克托微笑着摁在身下,最后还是未能得手。
  “喂,放开!快把这手绢扔进火炉里烧掉!”
  见奥斯卡还在挣扎反抗,维克托在她额头上轻吻着给予安抚。
  “冷静点。我并不是要把这作为什么胜利品的收藏。我没有这种嗜好。”
  “……那么,你打算怎样?”
  奥斯卡的反抗稍许缓慢下来。维克托把她的头发拨开,亲吻着她的脸颊。
  “你把此生仅绽放一次的玫瑰赐给了我。而这,就是证明。”
  维克托满怀爱意地重复亲吻着她的额头和她的脸颊,一面继续说道。
  “作为女性,今后你的生活将会更加绚丽多彩。尽管这样,这朵玫瑰却此生仅此一回。当然,即使没有这张手绢,此事我也终生不忘。不过,作为今夜爱的纪念,可否就赐给我呢?”
  “什么纪念…,不吉利。”
  “说得对。要是我死了,可否请你把这手绢一起放进棺木里呢?”
  “……喂喂!怎么回事!…什么要死要活的…”
  奥斯卡把刚刚的怒火都忘得一干二净,一心担心着维克托的事情。
  “我只是假设而已。”
  维克托一面说着,亲了亲她白皙的额头,把身体埋进枕头里,将奥斯卡搂近自己的胸膛。
  “我不会留下你先去的。因为我太知道一个人留下来的苦楚了。”
  “维克托……”
  啊,确有此事。
  事情发生在很久之前了,所以奥斯卡并不知道详情。
  还有他有那么多美丽的女性朋友,却一直没有结婚。
  对过去,维克托绝口不提,奥斯卡也不闻不问。
  因为不管他和谁有过共同的过去,他们两人共同拥有着目下现在。
  此刻的维克托最爱的是奥斯卡,奥斯卡也是如此。
  “所以,请你也不要撇下我先去啊。”
  “…嗯…。”
  两人都供职于军中。将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把握。
  明知如此,奥斯卡还是娇柔地把头靠在维克托的肩膀上,应了一声。
  “我的爱人啊……”
  轻轻地亲吻她的前额。
  “我不愿亲眼看见你飘落逝去啊。”
  因他这话,奥斯卡忽地回到现实来。
  “啊……。对了,那手绢!”
  看到奥斯卡记起那事又要起来,维克托哄说着抱住她。
  “难道还在生气吗?”
  “诶,不是……。好啦,好啦!”
  飘然又靠回维克托的胸前说道。
  “要是你想保留的话……。”
  “你许可了?”
  “不正是你套我这么说的吗!哼!”
  “什么套你说的,给别人听见多难听啊。”
  维克托用常用的开玩笑口吻回道。
  “看,就是这语调。我总说不过你。”
  话虽这么说,奥斯卡的语气也显得高兴。
  他恢复了常态。说什么要是死了放进棺木里,什么话题都比说这个要好得多。
  维克托常常开自己玩笑。不过绝没有引起不快。
  反而,甚至觉得有些放松。
  常常如此。自他入伍开始以来就是如此。
  “所以啊。”
  奥斯卡自言自语。
  “你刚刚说什么?”
  “我希望与你成为一体……的原因。”
  这句话对于维克托来说太突然了。
  “为何突然……”
  维克托满脸疑惑,而奥斯卡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呵呵……。想不到能看到你这样的表情哦。”
  “我也有被作弄的时候,对吗?”
  “偶然如此不好吗?你就收起这副表情吧,那手绢送给你了。”
  “什么送我……那是我的手绢。”
  “你要没有玫瑰印记的手绢?”
  奥斯卡调皮地抬眼看着他,微笑着说。
  “真是……。谁刚刚还那么矜持害羞着呢。”
  “……不许旧事重提,笨蛋。”
  两人双目对视,笑了起来。
  未来的日子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呢?凡人俗子之躯的两人无从知晓。
  但是,在此刻相爱的两人身边,时间缓缓地流逝。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