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吻的回味》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一)奥斯卡

  “那么我先告辞了。明日再见。”
  杰劳德说着,握住我的手亲吻,然后规规矩矩地离开了办公室。
  平常他一向如此。
  要是有别的士兵在场,他会敬礼;要是没有,他就吻手,然后告辞。
  那是他表达对我作为长官的尊敬。
  当这时候,我会称呼他杰劳德,他也只会称呼我为队长。
  私人关系尽管很亲密,但公务上举止却与以往无异。
  这么做从表面上看是人之常情,实际上很难能可贵,因为我们都需要维护自己的公共形象,尤其是在我这种身份特殊的立场上。

  杰劳德在别人面前公私分明。
  对比目中无人的勃利纳克夫人、以及对菲尔逊情难自禁的安特瓦涅特王妃,我每次都不禁感叹:他如此年轻,但克制力却如此之强。
  而且,他肯定不是苦修会教徒。
  这点证据确凿,他在舞会上一旦离开我的视线,就立即开始向漂亮的有夫之妇调情。
  我自然多少有些不高兴------,唉,调情是那家伙的嗜好之一呢!
  既没有引起什么问题、也于名声无损,那么作为长官的我也没有劝告的必要。
  再且,在舞会上相遇时,我发现他看向我的目光与以前稍有变化。
  仅是微乎其微的变化而已,但我已经隐约感知维克托要告诉我的意思。
  (……我感觉如此。)
  所以,尽管常常目睹他美人相伴,倒不至于妒火中烧。

  偶尔,我们会在办公室里轻轻拥抱和亲吻。
  有时在额头,有时在脸颊。
  这样的亲吻我最喜欢。
  感觉好像------恢复了五岁孩童般的纯真。
  可能因为我在现实中几乎没有过这样的回忆吧!
  我不怀疑父亲和母亲对我的爱,但我是被严格培养长大的,背负着要功成名就的重望,所以自己从没有试过撒娇或使性子。
  我记得很久之前,当姊为了争丝带弄得要哭要喊时,母亲就吻她安慰她。
  而当面对我时,父亲就说“不许哭!”,还教导我要拿出骑士的风度对待母亲。
  也许因为如此,我最棘手的,或者说我最不在行的,就是“撒娇使性”吧。
  现在,我总算懂得一点了------吧!
  维克托就像逗弄小孩似的称呼自己“我的姑娘”,亲吻我的额头。
  看到他顺其自然地包容着自己的一切,心里一片安静。
  接吻也就嘴唇轻碰而已,不是那种法式湿吻。
  这样就足够了。
  这不仅吻在身体上,其实吻在心灵上。

  这是温暖人心的亲吻……这才是它真正的意义吧!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是充满激情的接吻。
  慢慢地把舌头……啊,具体描写就不细说了。
  简而言之,就是把身体内部的感官功能都调动起来了。
  在维克托这样亲吻自己之前,我还不知道有这么一种感官功能在自己身体里沉睡着。
  在这样深深接吻时,忽然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投入他的怀抱中了,一时面红耳赤。
  真不可思议,对之后要发生的事情半带着恐惧,另一方面,身体的深处却又渴望着更多的爱抚。
  啊……,那亲吻把身体内部沉睡着的另一个我唤醒了。
  那个在我身体里一直默不作声的“女性”。

  我喜欢和维克托接吻。
  不仅喜欢……我还希望他会渴求我。
  我也渴求他。

  在有了肌肤之亲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了。
  仿佛要保证我身上没有一处是他的嘴唇没触碰过似的,他把我全身都吻遍了。刚开始时我还有些困惑,现在却已变得很喜欢这样。
  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维克托,同时也接受他的一切。
  我好像看清楚了以前没有看清的事情。
  安特瓦涅特王妃的心情,我现在也有些明白了。
  能够拥有这样一份支持着自己并让生命变得更为充实的爱情,我是多么幸福!

  维克托……我的……。

(二)维克托

  一如既往地,在亲吻过她白皙的玉手后,我离开了办公室。
  贵妇人们自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她不是她们,但她的手依然白皙而美丽。
  一定是贾尔吉家的嬷嬷十分注意给予护理。
  那一位对自己的美貌出乎意料地毫无感觉,要是别人不注意,估计她也完全不予护理。
  我不得不感谢她的嬷嬷。
  她不仅是我为其奉献一切的女性,同时也是我的长官,我无论如何都必须尊重。那一位即便作为一位长官,也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士。
  不像某某将军,我也不指名道姓了,反正那样的上司让大家都受不了。
  在其他队员面前,我必须得把一切会泄漏私人关系的举动都收敛起来。
  一不小心,不但让双方身陷囫囵,更担心以她作为女性的身份会倍受攻击。

  能用自己的臂弯拥抱奥斯卡小姐真是无上的荣幸。
  从厚厚的军服上传递过来的气息,还有额头和嘴唇上的轻轻触碰,令我的心也变得柔情似水。
  向来有些孤傲的她,如今能把身体倚靠在我的臂弯里,显得多么的惹人怜爱。
  要是说她惹人怜爱肯定会惹她生气的,那时候她脸上显露出的赤子般纯洁的表情,更是让人生出无限的爱意。看见她那脸庞,我心里油然生出一种保护使命感,而非征服的欲望。
  对这种类型的女性生出保护的使命感,说出来也没有多少男士能理解吧!
  ……不,说不定根本不理解。即便是劳尔,告诉他只会让他苦思不得其解而已。

  但是,要说只有爱欲,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不会想要去亲吻额头或者脸颊。
  当我和贵妇人们玩爱情游戏时就是如此。
  刚开始是手、接着是嘴唇。之后,我的手就会伸向长裙。
  对奥斯卡小姐那种温柔的接吻,说起来真的没做过。

  我也是一名年轻健康的男性,要一直维持绅士的姿态,有时候我也很辛苦。这是很自然的事。
  尤其在相互亲密的爱抚、和深深的长吻之后。
  我也想把接吻之后的情爱交欢教给奥斯卡。
  不过,不能操之过急。现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她正像走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各方平衡,我不想增加她额外不必要的负担。
  等待也是一种喜悦。
  在等待的过程中,与生俱来的光彩也由内至外地显得愈加耀目。
  奥斯卡最近开始露出真正富女人味的表情了,有时候她的目光让我都感到惊艳。
  也许她作为女性之花是绽放得较晚的,但开出的花朵无疑美丽而且芬芳。
  我要亲眼见证这花朵绽放的那一瞬间。
  不过,也许我没有必要再等待下去……。

  臂弯中的奥斯卡宛如一只徐徐张开翅膀的蝴蝶。
  或者,该称为仅在夜晚盛放的昙花吧!
  被我的亲吻染上淡淡色彩的躯体,其美丽早已超越我的想象,不过更让我感到喜悦莫名的,是她敞开心扉接受了我。
  灵魂与肉体,无论任一单方面都无法获得圆满的爱情。
  单纯肉体上的爱是空虚的,而单纯的精神恋爱也只会带来痛苦。
  接吻能够打开通往快乐的大门,那它同时也是开启温柔之门的钥匙。
  奥斯卡,应该知道的吧。

  我的奥斯卡……我爱你!最深爱的!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