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王宮深夜狂想曲》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今夜留宿王宫。
  与以前相比,奥斯卡稍有些兴奋。
  他,维克托今天同样留宿王宫。
  王妃玩纸牌玩得没完没了的,奥斯卡只好临时决定留下。
  维克托虽非当值,却进宫里来,被关系亲密的公爵一番好意给挽留住了。
  两人因各自的机缘不约而同都留宿下来。
  因为身份高贵,所以彼此分别拥有专用的休息室,而且今晚无需值班。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单独相处的机会。
  唯一的问题就是安德烈。奥斯卡踌躇着。
  他就在隔壁的小房间里休息,要维克托到自己房里来而不惊动他,这颇困难。
  更别指望他视而不见。
  在这种事情上,他偏偏总是死脑筋不肯变通。
  不过既然贾尔吉将军严令要他保护自己的女儿,他也是身不由己。
  对比而言,杰劳德家的佣人们就乖巧多了。
  唉,现在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
  思来想去,唯有自己过去。
  要在不惊动安德烈的情况下溜出去,再溜回来。
  最好也不用惊动周围的人们。
  自己作为近卫连队长,这不仅关乎军队的风纪问题,还关系到自己的仕途浮沉。
  双方都尚未婚嫁,与道德伦理无涉,但眼看菲尔逊和安特瓦涅特活生生的例子,就不由得要深虑是否应当把情况向喜欢蜚短流长的贵族们公开。

  夜色已深。
  啊,得想个法子躲过安德烈的眼睛……

  那边厢,维克托也是同样心思。
  今天不用当值,正打算在家里休息一下,没想到给刚从西班牙回来的里安克鲁公爵唤进宫里。
  与公爵久别重逢,听一听异国的趣闻、和美丽的贵妇们跳跳舞,何乐而不为呢。其实还另有一番打算。
  就是王妃玩纸牌的时间拖晚了,让奥斯卡留宿宫中一事。
  呵呵,何等运气!
  莫非她也有同感?当她和王妃一同离开时,她悄悄地瞟了这边一眼。
  但是,有安德烈那家伙在一起,说不定我好事难成……。
  真拿他那人没法,简直就是一堵“活动墙壁”,形影不离地粘着她。
  无可厚非是名优秀的侍从,但要能再乖巧一点多好啊。
  无论如何,还是避免到奥斯卡的休息室去为妙。
  话虽如此,我却无法告知对方。
  哎呀,该如何是好。

  里安克鲁公爵正饶有兴趣地静观其变。
  各种巧合因素重叠一起的今夜,将是恋人们天赐的良机。
  维克托真的会采取行动吗?
  今晚本想邀请他一起品尝葡萄酒,现在已经打消念头。
  按理说那名侍从会在她的休息室旁边张望着,即算高明如维克托也无法潜进去吧。
  换过来说,她会主动敲他的门吗?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吗?
  要不成,双双到花园里去,在维纳斯森林里互诉衷肠,或是在喷泉旁边拥抱,仅仅如此而已?
  不管如何,这太有趣了。
  有他在一起,我永远都不会觉得乏味。我真喜欢你啊,维克托。

  另一边厢,安德烈也自有他的苦恼。
  他不喜欢在王宫里留宿。
  配给侍从的房间比他在贾尔吉家的房间要窄小,而且周围全是身份高贵、趾高气扬的贵族们,少不得要陪着小心。
  他和奥斯卡自小青梅竹马,平常都用对等的口吻说话,这要是给别的贵族听见可要闹出大乱子了,所以在王宫里两人都没怎么搭话。
  再说,奥斯卡今晚并非当值,要能老老实实睡觉倒省事,可是她肯定以有择席的毛病睡不着呀、借口周围走走或散步之类,非溜出来不可。
  这里没有她的侍女,我明天一早还得侍候她穿装。
  我真想好好睡一觉……

奥斯卡的结论:
  我还是照老样子,说睡不习惯要出来散步吧。
  我不做夜间巡逻,所以你用不着担心,就安心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代替侍女帮忙我装扮呢。
  我就这么对他说。语气尽量亲切,嗯!
  然后,就是维克托的休息室……。
  不,这么突然过去,合适吗?
  要是深谙此道的贵妇该不会自动去敲情人的房门吧?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他就会老老实实地呆着那里等我。
  说不定,他会在花园里等着我出来呢?
  怎么办……?哪样更保险呢?
  唔,花园吧。不管怎样,先到花园里看看。后面的事到时候再想。

维克托的结论:
  安德烈在那里,我过去很不方便。奥斯卡也应该知道的吧!
  但是,要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也不能保证她就会过来。
  对她,是不能用普通贵妇的标准来揣度其心思的。不过,她经验尚浅,说不定会绕些弯子。
  到花园里散散步吧。要是能在花园里碰见,我就感谢幸运女神对我的微笑吧,要是错过了,我只有以后诚心诚意地向她请求原谅了。
  都怪死脑筋安德烈坏的事。我这么说,奥斯卡小姐会生气吗?

里安克鲁公爵的结论:
  哈哈,维克托,今天晚上就让你彻底释放吧!
  让你的手段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吧。我会暗地里守护着你的。
  有时候他耐性之久让人奇怪,照今晚的情况,他再守株待兔就是傻瓜了。
  他会主动出击的吧!问题是,会去哪里?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连相会的地点都无暇商量。
  他喜欢的地点……在花园的哪里呢?
  不管如何,先到外面看看。
  要能看到他秘密约会的现场,即使给露水打湿也是值得的。

安德烈的结论:
  说到底,保证睡眠质量最重要。
  最近王妃的夜生活实在太频繁了。虽然奥斯卡也被她拖得团团转,但我是个仆人,每天不但要比奥斯卡早起,还比她晚睡。
  为此,要是那家伙说什么出去散步的话,我就虚张声势说要跟着去。
  要是我装睡、或者露出不高兴的话,反而适得其反。
  那家伙有时候有些任性,搞不好,她一钻牛角尖倒真要夜间巡逻去了。
  真没她办法,又不是当值……。
  现在不是什么非常时期,而且今天有大批贵族住宿在王宫里。
  肯定不会发生什么事。……大概不会发生什么吧。……千万别发生什么。
  老爷,您今天就网开一面吧……。

  奥斯卡和安德烈因各自的顾虑反而不谋而合,反正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安德烈放心地准备睡觉,奥斯卡则成功出逃。
  散步并非公事巡逻,所以没穿军装。不过,只穿一件衬衫的话容易着凉,要是患上感冒可就闹笑话了,还是披上斗篷吧!
  而维克托这边厢,看见公爵一反常态不主动约会自己,而且一脸嘻笑,他恍然大悟:他乐于旁观我和奥斯卡的幽会!
  尽管如此,我总不能顾虑太多而因噎废食。
  公爵善解人意,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下了决心。
  如此这般,奥斯卡、维克托、公爵三人都来到了花园。
  维纳斯森林有“情侣们的森林”之称,自然是这种场合的最佳首选,但考虑到其他情侣们也是同样想法,所以谁都没有往那方向去。
  一想到会和其他情侣迎头相撞,整个人都不寒而栗。
  奥斯卡想到水声可以掩饰说话声音,就向喷泉走去。
  维克托决定先看礼拜堂、然后是喷泉,最后到阿波罗神像附近。
  公爵的想法相同。
  不过,顺序是喷泉、阿波罗神像、礼拜堂。

  来到喷泉的奥斯卡没有看到维克托的身影,稍许有些失望。
  不过她一时也未能猜到其他可能的地方,寻思维克托也会联想到这里,决定等等看。
  放轻了脚步的公爵慢慢接近喷泉。
  哦,果然来了。呃?军用斗篷……难道是维克托?
  莫非想把斗篷当床单用?唿,或许别有情趣也未可知。
  要等的人迟到了吧!让我作弄作弄他。
  淘气心性的公爵从奥斯卡身后作势欲抱。
  不用说,他错当成维克托了,直到最后那一刹那,他才发现对方是奥斯卡。
  奥斯卡也感觉到背后的动静,正高兴地回头一看,却发现并非维克托而大吃一惊。
  然后,吃惊之余导致身体失了平衡,一头掉进水池里去。

  幸好忍得住没惊叫出来,这是怎样一种尴尬境地啊!
  自己成了只落汤鸡,而面前的公爵肯定是为和哪位秘密幽会而来的。
  从身份上来说,应该由自己避让。
  要是可以的话,我也打算赶快寒暄几句溜之大吉,可惜眼下这副样子,要是对方问一句我这副等人的架势是打算做干什么……
  偏偏自己不善于反咬一口。
  ……都怪维克托这笨蛋。
  就是你没早些来,导致这种局面。

  公爵也是一团疑问。
  哎呀,我忘记了。对方是奥斯卡呀。披军用斗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要是这样僵持下去,他心疼的女子可要得病了。先把她从池子里拉上来再说。
  尽管狼狈不堪,可真是位可爱的人儿啊,吃一惊掉进水池里去……。
  “奥斯卡小姐也是位天使啊。”
  是的,维克托,我同意你的话。这正是饱经世故的宫廷贵妇们所缺少的魅力。
  月明风清的夜晚里,天使堕入了水池里?哈哈……。

  来到了礼拜堂的维克托发现此地已被人捷足先登,所以转身向喷泉走去。
  正当维克托沐浴着月亮的清辉,享受着优雅的散步时,忽地发现对面里安克鲁公爵迎面而来。
  啊呀啊呀,毕竟是公爵,不屑作偷窥这种恶俗之事。
  但是,要是公爵从那个方向过来的话,就是说奥斯卡也不在那里吗?
  难道说,她直接到我的休息室去了吗……
  “嘿,维克托!来得正好。不过就是来得有点晚。是不是先绕道去哪里了?”
  “正打算绕到哪里去看看呢。倒是您,是否佳人有约呢?”
  “刚刚见完面。就在喷泉那里。我看你最好也赶快过去看看。天使掉进水里了。”
  “……啊?您说的什么意思?”
  “去了自然明白。呵呵……。今晚就到此为止,我要休息了。后面看你的了。努力啊!”
  公爵甩下欢快的笑声翩然离去。
  天使掉进水里了……?难道,奥斯卡……!

  急匆匆赶到水池边时,正看见浑身湿漉漉的奥斯卡在绞着斗篷的光景。
  “奥斯卡!半夜三更的还洗澡?”
  “太晚了!就因为你没及时来,……看,成什么样子!”
  湿透了的上衣紧紧贴在奥斯卡的身上,实在娇艳无匹。
  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下说这些话,无异于火上浇油,维克托只好闭嘴。
  “不管怎样,你这样子要着凉的。先到我的休息室去吧。”
  维克托又哄又吻地安慰着气呼呼的奥斯卡,把自己的上衣披在她身上,匆匆向自己的休息室赶去。

  “……就是这么一回事。”
  奥斯卡在维克托的帮助下更换自己湿掉的衣服,同时把掉进水池的经过说给他听。
  “我应该先到喷泉去的。实在对不起。差点让我最重要的人感冒了。”
  维克托帮忙脱去奥斯卡的衣物,一面为她擦身一面说道。
  他的动作如同专业的侍女般灵巧。
  还不忘几度亲吻老老实实受他摆布的奥斯卡。
  “请先穿这件吧!”
  说着,在奥斯卡的冰肌雪肤上披裹自己的衬衫。
  奥斯卡身高不及维克托,所以衣服刚好盖到腰部位置,露出修长而优美的双腿。
  维克托看着不禁微笑起来。
  “真诱人啊!”
  “……你胡说什么。”
  “请先上床休息吧。我出去一下吩咐侍从把衣物烤干。”
  维克托在奥斯卡的额头亲吻一下,然后出去唤醒侍从。

  奥斯卡刚上床等待,维克托就回来了,迅速地脱掉衣服,熄灭灯火,滑了进来。
  “……好温暖。”
  奥斯卡把脸庞埋进维克托的胸膛里,撒娇似地轻轻说道。
  “你的身体很快也会热起来的。”
  耳边细语着,用他的嘴唇和手指让奥斯卡的身体点燃了火花。
  “嗯……”
  奥斯卡呻吟着,双手环绕在维克托的背后。
  明天早上,我怎么向安德烈解释这湿透的斗篷呢?
  唉,就由它去吧。不多想了。
  维克托……啊……。

次日早上

  奥斯卡回来了,嘴上硬说自己早起又出去了一回。
  怎么斗篷好像是湿的?算了,我也不打算深究下去。
  她是何时回来,又是几时再次外出的,自己怎么会对此毫无知觉?
  也许我真的累坏了。
  总而言之,她这家伙实在太厉害……。
  难道在陪王妃殿下看歌剧的时候就已经在包厢里睡过了?

  维克托的侍从也疲惫不堪。
  因为他昨天半夜里忽然被唤醒,要用熨斗熨干湿衣服。
  是一套比主人的衣服要小一些的男装衣物……这么说,是贾尔吉家的奥斯卡大人的东西。
  主人的生日礼物从未少过一回的奥斯卡大人的话……该是值得庆贺的喜事呢。
  ……为什么衣服湿漉漉的?

  在回贾尔吉家路上的马车里,奥斯卡正思考着。
  到底,里安克鲁公爵昨天准备和谁秘密见面呢?
  他差点就抱住我了,之后却说认错人,我这身装扮会被认错的话……是男人?
  即使家有娇妻仍然另藏俊美少年作为情人的情况比比皆是。
  不过,公爵和维克托的关系确实非常亲密……。
  说起来,昨晚公爵走后紧接着维克托就来了……。
  难道……。难道,他……。他们两人……!
  要问一问吗?……不,问了又如何。
  但是,维克托也……,爱的不是身着长裙的贵妇,而是男装打扮的自己……,啊,头脑一片混乱。
  睡眠不足弄得我头脑也不够清醒。对了,先回家好好睡一觉。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

  在睡眠不足的恋人们和侍从们的头顶上,阳光依旧灿烂。
  今天的凡尔赛天气晴朗。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狂想曲之后续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