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如你所愿》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马车在熟悉的道路上奔驰着,朝着杰劳德伯爵家的方向。
  时值隆冬。略略起了些寒风,但还天朗气清。
  劳尔带着满腔的复杂思绪走下马车。
  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自己早已预测到事情的发展,甚至说自己几乎希望如此,但一旦成为事实,却又略感痛苦。
  维克托一直以来都思慕着奥斯卡。
  虽然他从没有亲口承认,但千真万确。
  现在他的思慕终于开花结果,奥斯卡接受了他的求婚,自己作为他的好友理当祝贺。
  是的,理所当然。
  劳尔的心中明明白白的。
  只是,心底涌起的阵阵痛楚无法欺骗自我。
  事到如今,却又不能亲口对他说“恭喜恭喜!”
  虽然多年以来,两人关系都亲密无间。
  劳尔把这种伤感的情绪挥去,让管家通报拜访。

  和平常一样,劳尔被请到沙龙里,他悠然地环视着四周。
  视线流转到一副肖像画上时就止住了。
  手捧玫瑰、面带微笑的少女的画像。
  那是永远停留在16岁、永远不会老去的玛格丽特。
  维克托曾经爱过的自己的妹妹。
  画中的玛格丽特还带着出嫁当天一样的幸福神情。
  就像当天祝福他们的婚事一般,今天也……

  “你来了,劳尔!让你久等了?”
  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和平常不同,这次劳尔没能即时转过身来,他继续盯着画像。
  “没事。我正沉醉在回忆里。”
  ……多么讽刺。
  话刚出口即感到后悔不已。
  伤害维克托的事,不是自己最不愿意做的吗?
  深深呼吸一口气,慎重地选择好语言,劳尔再次开口。
  “我正想起了玛格丽特和……、我妹妹和你成婚当天,我祝福你们时的心情。我想要和那时候一样,面对你说出我衷心的祝福。”
  说着,劳尔才慢慢转身。
  然后,向维克托张开双手。
  “不给我一个拥抱吗?我的狐朋兼益友、我的妹夫,同时还是现在我最亲爱的人。”
  “劳尔……”
  维克托面露微笑,回以拥抱。
  “谢谢你,劳尔。你是指我和那位大人的事情吗?消息真灵通啊?”
  “还消息灵通呢!胡说什么。在近卫队里已经闹得天翻地覆了。”
  劳尔作出无奈的表情,看着维克托淡褐色的眼睛。
  “你想象看,谁会预料到,我们有‘冰雪之花’之称的队长和副官结成婚约。而且,传说两人还带着同样的香气出勤呢?要是没闹翻天才是怪事!”
  “啊哈哈。说起香气那事情,要是你知道真相肯定要乐坏了。”
  维克托嘻嘻笑着说道。
  “真相?你这么说不是要吊我胃口吗?快说,是怎么回事?”
  “我不说。说了要招你取笑。”
  “还不是你自己先挑起话题的。你这人太坏了。”
  劳尔一副难善罢甘休地看着维克托。
  “好,等到什么时候时机成熟了就好好告诉你。”
  维克托好整以暇地优雅笑道,把这话题画上了句号。
  “话说回来……,喝点什么?”
  “好吧,我还老老实实要葡萄酒吧。”
  “那么,就上你最喜欢的安茹的佳酿吧!”
  “那么,这一杯就敬你融化掉‘冰雪之花’的满腔热情!”
  说着,劳尔举起了酒杯。
  但是维克托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怎么了?现在不是最幸福的时候吗?”
  “劳尔……。我现在才尝到心底里冒出的恐惧啊。”
  “恐惧?不是幸福过头了吧?”
  “不。……或许,也许你说得对。”
  维克托放下酒杯,向玛格丽特的肖像望去。
  “……和玛格丽特结婚的时候,两人都还年少,仅仅品尝到爱情幸福的一面。从未想到过爱情也有痛苦的一面。但是,很快……,还没有历尽爱情的种种,就失去了她。有那么一阵子,甚至连悲伤的感觉都没有了。”
  劳尔直直地看着维克托的侧面。
  那天、葬礼那天的事情又浮出脑海。
  悲伤得犹如欲哭无泪的维克托。
  “而这次,多么不同。为了得到那位人儿的爱,我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不,或许该说,我等得太久了。也许是因为,这次和其他贵妇们的情况不同,我自己太认真了,所以才恐惧吧。”
  说到这里,维克托叹了一口气。
  “多么讽刺啊,就这样,在得到她的爱情那一刻,我感到失去的恐惧就在面前。”
  “维克托……”
  “正因为经历过失去心爱女子的痛苦,才会突然感到恐惧。而且我也想过,只有在求爱的过程中,在还没能确信能否得到的过程中,才不会恐惧。”
  “……没有得到,所以没有痛苦吗?其实不是这样的。”
  劳尔开口说。
  他仔细斟酌着语言,努力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维克托。
  “表面看来,确实没错。没有得到时,虽然焦虑,但无需害怕失去。而有时候是由于种种障碍从中作梗,为了不让对方痛苦,就让爱情化为单纯的守望。但是,你们不甘心这样吧?
  你们男未娶女未嫁,无论门庭家世,每样条件都是无可挑剔的,实在找不出要你们分开的理由。要是你因为恐惧而不敢接近她,你就不害怕她被别人抢走吗?”
  “……”
  “说真话,维克托,你说你一直等待至今,别人很难相信呢。”
  这是劳尔的真心话。
  虽说对方尚待字闺中,可她复杂的身份也确实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实。
  而且对方的成长经历也徊异于一般的女性。
  但即使把上述种种因素考虑进去,他的这份自制力仍然让人难以置信。
  而且他说,现在的他恐惧会失去怀中的女子。
  常人眼中的他一直是那么优雅那么自信,谁能想象得到他现在这样子啊?
  “维克托。你一定要幸福地生活下去。这是玛格丽特的心愿。知道吗?”
  “劳尔……”
  这也是我的心愿……劳尔心中默语道。
  “不用担心。维克托。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你倒是说得轻松。”
  “当然。”
  “凭据呢?”
  “因为有我祝福你们。”
  出乎意外地,劳尔一副不容置疑地口气断言道。
  “我劳尔·埃玛纽·德·维尔努上尉祝福你们哦!”
  虽说语气轻松,但对方深琥珀色的瞳孔透露出来的无疑是真诚的心意。
  “即使某天你被所有的亲人、朋友、和全世界的女士们舍弃了,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有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我都会全力以赴去阻止的。即使对方是王国陛下我都不怕。”
  劳尔决然说道。
  而且,一只眼睛还淘气地眨了一下。
  “不过,也许,天地翻了过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劳尔……。哎,我真要感谢神的眷顾,让我有你这样的朋友。”
  如释重负似的,维克托唿地呼出一口长气,靠在劳尔身上。
  平常他少有这种举动。
  那时候也是这样……。劳尔想起来了。
  玛格丽特的葬礼结束后不久,他拜访杰劳德家的时候。
  那时候的维克托虽然没掉半滴眼泪,但也是快要崩溃的样子。
  “维克托……”
  劳尔把他松软的头发绕在指间,轻轻把他肩膀搂紧。
  “……我有多么喜欢你,你还不知道吧?”
  这简直就是爱情的宣言。劳尔想到。
  ……把心底话全部都说出来吧。劳尔被这种冲动驱使着。
  即使说了也不会有结果,所以自己曾下过决心绝对不对他吐露半句。
  这时候才发觉在脑海里的某一个冷静的角落里,还有另一个自己在冷静地旁观着这样的自己。
  忽然间这么一想,就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了。
  想到自己几乎作出和刚才给维克托的建议南辕北撤的举动,劳尔不由得苦笑自嘲。
  “我刚刚说的可是认真的。凡是伤害到你幸福的事情我统统都会全力阻止。凡是你想要的东西,不管刀山火海,我都给你取回来。”
  ……即使你要的是贾尔吉准将?
  劳尔自问。
  答案几乎是无需考虑的。
  是的……。只要是维克托想要的,我都给……。
  “谢谢你,劳尔。不过,只要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维克托缓缓说道。
  “即使所有朋友都背弃了我,我也知道你定会在我身边直至最后一刻。这点我从不怀疑。
  不过,劳尔。如果我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必须假他人之手的话,即使那是你的手,我都将不能像以前一样来面对你吧?”
  “维克托……”
  “对吧?劳尔。”
  平静、却坚定的淡褐色眼睛。
  这就是维克托的眼睛。
  从12岁起就俘虏了劳尔的,温柔优雅一词不足以形容的这双淡褐色眼睛。
  “……啊,你说得对。这才是我最好的朋友。”
  爽快地说了后,还鼓励似地在他肩膀上嘣地拍了一下。
  维克托笑开了。就像回到了士官学校的时候。
  “幸亏有你常常开解我。劳尔。”
  说着,给酒杯里注满了葡萄酒。
  “哪里的话。我不说过吗?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的幸福。”
  “为了让你愿望成真,我一定努力。”
  维克托也举起了酒杯。

  数小时后,劳尔再次在马车里摇晃。
  下次再踏上这条道路时,应该是正式送贺婚礼物来的时候吧!
  自己的一半对这天迫不及待,另一半却害怕不已。
  不管如何克制自己,这样的纠葛是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吧!
  算是自己向维克托表白过的唯一一句话,劳尔反复品味着。
  “我有多么喜欢你,你还不知道吧?”
  幸好……他没能明白。

  和他的距离,既没有缩短,也没有拉长。
  就这样守望着他吧。
  他的幸福,就是我的愿望。
  这句话千真万确。
  这句话,才是劳尔的真心话。
  “维克托……,我不说过吗?你的愿望,也就是我的愿望。”
  远眺着窗外渐渐远去的杰劳德家的方向,劳尔自言自语道。
  是的。
  但凡你心所愿……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