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在金合欢的海洋》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在突然公开婚约、导致近卫队和宫廷中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之后,奥斯卡和维克托两人一同休起假来。
  原本队长和副官同时休假是不允许的,国王却破例在批准婚约的同时,作为贺礼一同恩准了休假。
  虽然如此,批文无法立即下达,又要与代理的军官交接事务,所以真正进入休假时春天已快将至。
  维克托邀请奥斯卡同赴法国南部的别墅之约。
  要不要到温暖的南方领地,在似锦繁花中小憩片刻?他说。
  奥斯卡自然没有异议。今天两人一同离开了凡尔赛。
  “风真舒服!”
  从敞开的窗户吹进徐徐凉风轻抚着奥斯卡的脸庞,她惬意地说道。
  奥斯卡坦荡的笑容能让对方的心都随之舒展开来。维克托带着温柔的微笑看着她。
  “绿色越来越明亮了。”
  “呃?”
  “越往南走,树木的绿色也在渐渐变化呢。”
  “啊,对啊。和北方的领地不一样。”
  太阳的光线、还有空气的透明感,怎么看都觉得不一样。
  这是南方气候的原因?还是两人的心情所致?真难判断。
  作出决断后的轻松,和今后将一起共度的悠长岁月,令两人感觉十分幸福。
  忽然,奥斯卡开口道。
  “维克托?”
  “是的?”
  “你家的玫瑰园那么出色,这次的别墅是否也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花木呢?”
  “嗯,你说呢?这可是到达后的乐事。”
  “让人迫不及待了。哈哈!”
  “乐趣,总是等待越久才越快乐的。对吗?”
  “那是因为你很有耐性。也谢谢你,这么久以来我都没有受被逼抉择之苦。”
  “哦呀。能令你为我痛苦,倒是荣幸得很。”
  “维克托!”
  奥斯卡生气地噘起了嘴。
  她这么孩子气的表情真动人。维克托想着微笑起来。
  “说说而已。我从未想过让你受苦。”
  “……嗯。谢谢你。”
  她这么率真地说道。
  “我很幸福。因为我按自己的心意决定自己的婚姻。”
  奥斯卡想到身边的女性们。
  以她所知,没有一人能自己作主选择夫婿。
  母亲、姊姊们、甚至王妃亦如是。
  但并非所有的女性都因此而陷入不幸。
  其中如母亲贾尔吉夫人,结婚后做到相亲相爱,没有被婚外情的阴影所烦扰,也没有把6个女儿送去修道院上学,而是自己亲手养育成人。
  但是,这样的例子极其罕见。
  奥斯卡是将军家的继承人,而维克托是近卫军官兼且是次子,这是幸运的偶遇。
  在芸芸众多贵族中,正好门当户对的,更具偶然性。
  与他这样的爱人,慢慢经过长时间相爱而获得幸福。
  作出公开的契机,却是香气风雅的作弄……。
  这些种种表面上琐碎的事情,只有曾历爱情沧海桑田的奥斯卡才深知其弥足珍贵。
  此刻维克托也在往昔回忆中神思飞驰。
  还没有与奥斯卡本人相遇前的事情、还有曾爱过的少女的事情。
  曾被多次错认为女孩、而每次都加深了对与之相关的贾尔吉家的么女的关心。
  失去了玛格丽特的空虚的心灵,何时起被奥斯卡填满了……。
  从追忆中回到现实里,忽地睁开双眼时,正好奥斯卡也往这边看过来。
  “怎么了……?在想什么,维克托?”
  一双毫无杂念却深不见底的蓝色眸子正对着自己。
  “哦……,以前的事。”
  “以前?”
  “因为在见到你之前,已经知道你了。”
  “还有贾尔吉家闹得天翻地覆的事情吧?”
  “不是的。哈哈……,找个时候我告诉你。找个时候吧!”
  “把事情都‘暂存’起来是你的嗜好吗?嘿,可以。反正休假足够长。等你有兴趣时我洗耳恭听。”
  说完后,奥斯卡还加上一句。
  “休假结束后还有更加漫长的岁月。什么时候都行。”
  而且,还哧地一笑。
  “嗯,奥斯卡。”
  维克托执起奥斯卡的手。
  “我爱你。我的奥斯卡……”
  这只手的温暖。还有比这更真实的吗?
  也许所有的迷惑和恐惧,永远都不会从心里消失。
  不过,即便如此,我能够深爱着这名女子继续往前走了。维克托想道。
  不久,马车便到达了目的地的大宅。
  “……嗬,淹没在金合欢的海洋里……”
  刚下马车的奥斯卡面对如此美景觉得有些词穷。
  只见面前一片金合欢树林包围了整座大宅,此时正当花期,满目娇花怒放。
  “合你心意吗?”
  “啊!精心料理的玫瑰园自然很好,金合欢也很不错。也许该庆幸我们来得正是时候。”
  “太阳很快就下山了。明天再让我带路四处参观一下吧!”
  说着,维克托牵着奥斯卡的手,引进宅子里。
  只听得他介绍说“这位就是这所宅子不久将来的女主人”,佣人们带着又惊又喜的表情,倍加殷勤地款待着两人。
  久违的少主人、和他美丽的男装的未婚妻。
  平静而沉闷的花园大院迎来了轰动的一夜。
  也许旅途疲累了,奥斯卡进晚餐时浅尝即止而已,说今夜要早点休息,就让人带路先回了房间。
  换上睡衣后,把窗帘拉开少许,看到的依然是窗外的一片金合欢树。
  明天早晨会在一阵花香中醒来吧!奥斯卡一面想着一面把窗帘重新拉上,回到床上坐下。
  在马车里摇晃了一整天,现在还觉得身体似乎仍在摇晃。
  维克托会不会给我送点葡萄酒过来呢……,在等待着的时候,奥斯卡就这样睡着了。
  正如奥斯卡所料,不久后维克托就来敲门了。
  给管家和侍女领班交待些事情以致来晚了。他听不到房内动静,就轻轻推门进来一看,只见奥斯卡已成了梦里人。
  “奥斯卡。虽说春天,这样还是会着凉的。奥斯卡……”
  “唔……”
  “来,要好好盖上被子。这么难得的一次休假,要得感冒了可就得卧床来度过了。”
  说着,在奥斯卡的前额亲吻一下,正要给她盖好薄被时,奥斯卡在半梦半醒中用手搂住了维克托。
  一时间正犹豫是否该立即拨开、还在轻抚她头发的这会儿,奥斯卡已经把重心全靠在维克托身上,就这样沉沉熟睡过去了。
  仿佛旅途的疲惫和身心的放松一并发作,没有半点醒过来的意思。
  麻烦了!正思想着,但奥斯卡显露的毫无防备至此的姿态却又如此的令人爱慕,维克托也一同钻进被子里。
  我这男子汉,有时候也当得颇辛苦啊……思及此不由得苦笑起来。
  窗外传来阵阵小鸟的鸣叫声。
  啊,天亮了……。正要翻身的奥斯卡感到身边有一个温暖的躯体,睁开了眼睛。
  什么时候维克托也睡在这儿了?
  看着他端正的睡姿,尝试回忆昨夜发生的事情……什么都没记起来。
  轻轻地在他唇上点了一下。就像他平常为自己所作的一样。
  维克托的嘴唇也无意识地动了一动。
  再亲吻一次。这次有了清楚的反应,维克托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维克托。”
  “唉,多美好的早晨,能在你的亲吻中醒过来。”
  手腕轻轻一带就把奥斯卡抱在怀中。
  同样的温暖十分惬意。
  “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就来了。原本想在睡前一起喝点葡萄酒的,没想到你已经先睡了,就这样。”
  “哦,对不起。我可能太累了……。”
  “这样子的‘暂存’让我很辛苦啊,奥斯卡。”
  维克托淘气地说,把奥斯卡搂紧。
  ……

  用过早饭后,两人决定先在领地里散步,所以慢慢地走着。
  春风温和地轻抚着两人的面庞。
  灿烂盛放的金合欢花包围着恋人们。
  一时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事情,趁这会儿静静倾听着树梢互语般的沙沙声。一直潜藏的关系一旦公开,原来会带来这么大的变化啊!奥斯卡感觉到心灵在自由地呼吸。
  也并非完全因为掩饰爱情的缘故,两人以前在宫廷里的林荫道上走路时,也不是这样子。
  当与别人相遇时,必须在瞬间回复队长和副队长的面孔。和那时候多不相同。
  奥斯卡忽然向金合欢的树枝探出手来。
  花朵鲜艳的颜色、柔和的香气。
  “嘿,你说可不可以用这来代替香料呢?”
  “你是说,用金合欢花吗?”
  “是啊。比方说……放在浴缸里。”
  “啊,这么做倒是轻而易举的事。实话说,我原本就打算在晚餐前请你到这大宅自诩的浴堂试用一番的。这不时机正好嘛!”
  “是吗?我确实想尝试一下。反正这花像降雨一样周围都是。不过,你说的‘自诩’的浴堂,是怎么样的?”
  “作为浴堂来说,颇为宽敞哦。用花岗岩按古罗马风格建造的,一次能容纳好几人一同入浴,所以,在沐浴时能够得到彻底地放松。”
  “很宽敞?太好了。”
  和生怕发髻变型的贵妇们不同,生性好动的奥斯卡特别喜欢沐浴,所以一听说浴堂宽敞就十分高兴。
  “那,除此以外?”
  “还有就是领地里有一口温泉,我们把水从那里引过来了。相信你的肌肤会变得更加光滑。”
  “你这张嘴真是本性难移。那么说洗澡水对皮肤好对吧?”
  “好像是的。领地里的佃农们都用它来治病。”
  “……治病?”
  “嗯,听说对关节炎和皮肤病特别有效。”
  维克托抚摸着奥斯卡娇嫩的脸蛋继续说。
  “连生病的皮肤都能治好的话,你猜,会不会让你这么漂亮的肌肤变得更加娇艳动人呢?”
  “再加上金合欢的香味?太妙了。”
  “可不是?”
  “佃农们也能用这温泉吗?”
  “只要是用来治病,又有医生的许可就可以。而且每到节日都会对远道而来取水的人们开放。”
  “噢!”
  奥斯卡的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她在想:要是巴黎的人们也能多沐浴洗澡,也许疫病也会减少吧!
  但是,真实的情况却是连贵族都不洗澡而用香水掩盖气味,只怕我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她立即又变得忧郁起来。
  因为,甚至在医生当中也有人散布入浴对身体有害的言论。
  完全是一派谬论。
  喜欢入浴的维克托和我自己是多么健康,这就是证明!
  “怎么了,奥斯卡?”
  “没事。我高兴你也喜欢入浴而已。听说宫中有许多贵族一个月只入浴一次呢。真是金玉其外,令人感叹呐!”
  维克托呵呵地微笑起来。
  “无论任何香水,与你的自然体香相比都黯然失色。只要一想到今夜能触摸到你入浴后的肌肤,我的心就狂跳不已。”
  “你……。对早上的事还念念不忘吗?”
  奥斯卡半带惊讶地说道,一面拨弄着他柔软的头发。
  洗过后蓬蓬松松的发感,正是奥斯卡喜欢的。
  维克托把奥斯卡的肩膀靠近,在她脸上一吻。
  “趁浴堂的东西还在准备,不如我们先骑马游逛一下吧!”
  两人沐浴着清爽的和风,在百花盛开的领地驱马畅游了一番后,才回到宅子里。
  维克托把马匹交给马夫,就领着奥斯卡向后院走去。
  传言中规模宏大的浴堂就在那里。
  “准备好了吗?”
  “是的,维克托少爷。更换的衣服和鲜花都已一切就绪。”
  “辛苦了。在我传唤之前先退下吧。”
  “知道。”
  乖巧伶俐的侍女行了一礼就离开了。
  让侍女退下了,那入浴怎么办?奥斯卡正不解时,维克托搂住她,在她耳边悄悄说。
  “我们不需要侍女。由我来侍侯你。”
  “维克托!你……”
  “我不说过吗?这浴堂很大。两人一同入浴也绝对绰绰有余。”
  “一同?”
  “嗯。你不愿意吗?”
  “不是不愿意……,但是,让你来做侍女的……”
  “我心甘情愿的,你不要在意。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个心灵手巧的男人吧?”
  “咳,嗯!”
  奥斯卡呵呵地笑着,轻轻亲了维克托一下。
  维克托以他自诩般灵巧地为奥斯卡褪去了衣衫,并为她披上了一件薄袍。
  然后自己也同样地更衣后,领着奥斯卡向浴堂走去。
  内部确实宽敞,而且顶部开着天窗令里面也格外的光亮。
  在温暖的水汽朦胧中,两人迅速地束起头发,脱下浴袍,把身体泡进热水里。
  金合欢淡淡的花香包围着四周。
  为了避免花瓣粘在皮肤上,所以侍女们特意用小笼子装起来泡在浴缸里。
  奥斯卡感叹着侍女们的用心,在宽大的浴缸里悠游地伸展开四肢。
  看见奥斯卡这么精神舒畅地放松着,维克托轻轻抚摸了她的手腕一下。
  “又勾起我的记忆了。初次看见这白皙的手腕时的情景。”
  维克托把奥斯卡拉近,在她肩上亲吻。
  “伤痕已经消退许多了。”
  左肩上仍然可辨的刀疤被热气一熏,显出淡淡的粉红色,稍稍凸现出来。
  “我早就料到了,你穿衣服时就显瘦。”
  奥斯卡看着维克托宽阔的肩膀和胸膛说道。
  “显瘦……?是说我脱掉衣服显胖吗?”
  “没这回事。难道是这里氛围影响?我觉得平日你显得比较纤瘦些。”
  “说起来,我觉得你刚好相反。”
  “相反?”
  “身穿军装的你不让须眉,显露出作为队长的威严,而现在的你却是我见犹怜地纤细。”
  “……唿。不是什么丰腰盛臀,让你失望了。”
  有些懊恼的奥斯卡神情十分可爱。
  奥斯卡一直都没有束紧身胸衣,所以没有其他贵妇们那样丰满的胸部和沙漏型的腰身。
  不过,维克托丝毫没有介意此事。
  他认为小巧的胸部也另具美态,而那种致使肋骨变型的紧勒腰身常常令贵妇们昏倒,那是十分不快的事情。
  相比起来,没有什么束缚而欣长伸展的四肢显得愈加美丽。
  “……喂,笑什么?”
  “没有,没什么。来,把面朝向那边。我给你洗洗头发。”
  虽然觉得又被他成功蒙混过去了,但被维克托柔软的指头梳理着头发的感觉十分舒服,所以奥斯卡不再追问下去。
  在金合欢的芳香中,奥斯卡沉醉地闭着双目,完全把自己交付给维克托。
  她想:这男子确实心灵手巧,比新招的侍女还要伶俐。

  那天夜里,两人都完全沉醉在彼此肌肤散发出来的金合欢的芳香中。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