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繁忙的一天》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哎呀,我太高兴了。”
  这里是贾尔吉家。
  嬷嬷兴奋的声音在宅子里反复地回荡。
  “小姐要穿着长裙了!而且是婚纱!啊,这真是增福添寿的高兴事啊。我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未了的心事了。无论神什么时候要召唤我都无所谓。我可以安心地到天国去了。”
  ……决不可能!她的孙子安德烈悄悄想。
  奶奶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吧!(他想。)
  一个月后、不,一周后,她肯定会说。
  “奥斯卡小姐,嬷嬷还有一件心事未了啊。就是我要亲眼看见奥斯卡小姐为贾尔吉家诞下继承人啊。”
  肯定的,我敢打赌一里普尔。
  在这之前,即便神来召唤,她也肯定会叱道:滚到一边去!不识趣的家伙!然后一脚踢开。
  奶奶还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在暗自胡思乱想呢,为了筹备选用长裙一事,她正忙着对其他佣人们吩咐差事。
  今天,未婚夫维克托也上贾尔吉家来了。
  而且,准备和奥斯卡一同商讨长裙大计。
  自古以来,这事情都是新娘一方全权决定的,但这次是奥斯卡。
  从没有穿过裙子的她,自然就没有注意这方面的鉴赏,而且平日天生丽质的她却对自己惊人的美貌毫不在意,要是没人干涉的话,说不定她会随随便便地挑一件……。
  不幸中之万幸,论陪同贵妇人挑选长裙这事情,未婚夫维克托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耐性,所以这事情最后变成贾尔吉夫人、奥斯卡和他三人一同决定。
  贾尔吉家的长裙已经存货甚丰,所以在这里面挑选就可以了。
  虽说重新定做也非不可,但在已有的基础上挑选更有利于快速决定。
  最起码要准备两件长裙。
  白色基调的用于白天婚礼,另一件在夜晚舞会上穿的则相较更华丽一些。
  当然,多准备几件舞会的长裙也并非坏事。
  借着这个机会,说不定奥斯卡会觉得偶尔穿穿裙子也不错呢……
  嬷嬷兴奋地到处张罗着。

  “杰劳德伯爵大人驾到。”
  门卫传话。
  维克托今天穿着一件亮灰色外套。
  里面是淡粉红色的马甲,正好符合他身上的一股柔和气氛。
  而奥斯卡本打算一如既往地穿着衬衫就出去,但给嬷嬷连声“不可”阻止了,只好哼哼唧唧地披上一件淡蓝色的外套迎将出来。

  虽说习惯了平日穿着军装,但性子怕热的奥斯卡居家时基本仅穿一件衬衫。
  好家伙,襟领紧扣却能滴汗不流。奥斯卡看着维克托感叹道。
  她却没有发现现在的自己一副冷眼旁观的神情已经落在了旁人眼中。
  “我美丽的未婚妻大人,您还好吗?”
  维克托还是一如平日的礼仪端正地握起奥斯卡的玉手,优雅地一吻。
  “周围吵吵闹闹的,有些累了……唉!”
  奥斯卡的目光轻轻向嬷嬷的方向一瞟,回答道。
  维克托一面向奥斯卡苦笑着,一面向贾尔吉夫人行过礼仪,就向沙龙走去。
  “喂,你有心理准备吧?”
  “请问准备什么?”
  “裙子的事啊。我可不懂这事,嬷嬷们这呀那呀闹个不停。烦透了。”
  本打算说悄悄话的,但人天性总是对有关自己的传言特别敏感。
  尤其在不是说好话的时候。
  以为年纪大了,多少有些耳背,没想到嬷嬷全听进去了。
  “哎哟!我的小姐,看您说的。婚礼这事,可是一辈子才有一回的人生大场面,无论怎样认真挑选都不为过。这是无论如何决不能马虎的。”
  嬷嬷瞪圆了眼睛坚持意见。
  她那样子实在认真得可怕,奥斯卡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
  “是的是的,我明白了。好了吧?赶快开始吧。”
  “嗯,当然好的。趁小姐还没改变注意,我们得赶快完成此事。而且难得维克托少爷也在场。”
  给奥斯卡一催,嬷嬷溜进了屏风下。
  在那里,迄今为止她给奥斯卡缝制的(而且全是丝毫未动的)裙子堆积如山。
  当然,还有发饰、鞋子、内衣等等。
  现场指挥自然是嬷嬷,还有3名年轻侍女等候一旁随时准备协助,一派严阵以待的架势。
  在屏风旁边不远处已准备好两张椅子,奥斯卡和维克托并肩而坐。
  贾尔吉夫人端坐在稍后一点的地方。
  没想到小女儿奥斯卡挑选裙子的一天终于来临,此刻夫人像少女怀春般地心如鹿撞。
  看来要打持久战的样子,所以现场还准备了热咖啡和茶点,三人一面品尝一面开始评选。
  “首先从日间典礼上用的开始吧!同样还是白色的,这款如何呢?来,茜琼妮,快点!”
  侍女茜琼妮捧出一袭鑲满蝴蝶结的白色长裙,给奥斯卡他们细细展示。
  这就是所谓标准长裙的基本式样,对此,逐一听取当事人们(其实大概都是维克托的意见为主)的意见,比如说应该把袖口再修窄一些,或者说该用鲜亮一些的布料等等。
  奥斯卡唯一的意见就是把蝴蝶结的数量化繁为简而已,而维克托这边厢则赶快开始发出指示了。
  “衣袖的样式有些孩子气。也许不要这类蓬开来的袖口会好些。还有,虽然同样白色,用色调比较沉稳一些的,好吗?”
  “您是说沉稳的色调吗?这样会不会太朴素了?”
  “不会。我正想说要选用的布料要带金丝刺绣的,因此,底色不能太纯白,这样才能把刺绣映衬出来。您说好吗?”
  “哎呀,到底是维克托少爷高明啊。那么,给我把那条裙子拿来。”
  “是的,知道。”
  按照嬷嬷的指示,茜琼妮勤快地忙起来。
  下一条裙子送来了。设计比刚才那条更为成熟。
  “哦,颜色很漂亮。不过,领口太过敞开了。有没有比较保守一点的?”
  领口太过敞开了……。这话从维克托嘴里说出来真是前所未闻,在场所有人都惊呼一声面面相觑。
  只有维克托一人面不改色地向奥斯卡问道“除这以外都还满意吗?”
  “你,该不是在担心胸部大小的事吧?”
  面对奥斯卡这个问题,老练如维克托也给吓个措手不及,慌忙解释。
  “你呀!”
  “不是的。奥斯卡,你误会了。我没想过这事情。”
  “那么是什么?”
  奥斯卡还气愤难平,维克托温和地一笑,缓缓伸出一只手,碰了碰他心上人的左肩。
  “我担心的不是胸部,而是肩膀。把头发挽起时,我想还是别露出来。”
  那里有一条已经淡化了的伤疤。
  这伤疤就是那起袭击事件留下的,当时推测是勃利纳克夫人下的手,但最后还是无法判定。
  伤疤落在自己视线以外,奥斯卡自己都快忘掉了,现在给提醒起来,略吃了一惊。
  “是吗……?伤疤会露出来啊。”
  “不试穿看看,我也无法肯定。而且其实我也毫不在意,但世上总有些喜欢说三道四的小人们。虽说那位夫人已经失势了,但多少还有些旧关系,所以我想刺激越少越好。”
  确实有些道理。
  领口小的长裙多的是,反倒好办。
  而且也确实没有必要一定要穿着露出大半肩膀和胸部的裙子。
  “倒也是。那样更好。我也用不着涂着厚厚的粉一直涂到肩膀。”
  “嗯。而且,用不着便宜其他男士看见你的胸部。”
  “你!”
  “为你可惜而已。”
  “好了好了,两位大人,我们看下一条裙子吧。这条如何?”
  在嬷嬷的催促下,再次开始挑选裙子。
  第五条裙子登场的时候,维克托说出了“这条可以了”,屏风的角落也随之变得缤纷起来。
  配套用的胸衣是这件、鞋子是这双、衬裙是这条……全都准备就绪了。
  “这些东西以后再弄吧!”
  奥斯卡仿佛无关体己似地冷淡地说了句,准备把咖啡送近嘴边时,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似地在她头上响起。
  “啊,小姐您看,都准备好了。请来这里换上试试看。”
  “干什么?”
  好不容易没把整杯咖啡泼出来的奥斯卡迟迟疑疑地看了看身边的未婚夫,他的脸上露出的笑容表现出理所当然的同意,居然还用手指指了指那边示意“那边请”。
  只好转向母亲求救了,但母亲只回以亲切的微笑。
  “小姐!您还等什么呢?来,赶快请。”
  嬷嬷的催促在乘胜追击。
  “……等等。今天不是只挑选裙子吗……。”
  “不试穿又怎能挑选呢。即使是度身定做的,也得确认尺寸无误呀。”
  “尺寸肯定不用担心。我又没有发胖。”
  “您说什么都好。来,请赶快。”
  “喂,等等……。”
  等下去看来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此刻是我多年梦想成真的时候了!拼了老命的嬷嬷使出令人难以置信她小巧的身躯能蕴藏的巨大劲头,把奥斯卡拖走了。
  跟在她后面的是捧着裙子呀鞋子呀内衣等等东西的3名侍女。
  然后,随着一声“各位请稍候片刻”,休息间的门就关上了。

  在门的背后……
  “哇!别系那么紧,太辛苦!”
  “请您忍一忍。”
  “忍一忍……。你小心我把你……哇!”
  “茜琼妮,你再扯紧一点。”
  “是的,嬷嬷!”
  “特丽思,拿那缎带过来。”
  “是的,嬷嬷!”

  虽然不断传来奥斯卡的惨叫声和侍女们搏斗的声响,维克托犹自嘻嘻笑着喝着咖啡。
  只消再过一会儿,奥斯卡就会一脸无辜受骗的表情,气喘吁吁地出现了吧!
  光是想象已经够有趣了。
  “维克托少爷,再添些吧!”
  “谢谢。这点心很美味。我真羡慕府上拥有这么高明的厨子。”
  “谢谢。要是厨子听到您的话想必也会很高兴。”
  “嬷嬷很努力啊。”
  “嗯,太努力了。毕竟在这个家里,只有嬷嬷一人还在坚持称呼奥斯卡为‘小姐'。当确定了这婚约时,她简直就像返老还童一样的雀跃。”
  “返老还童倒是好事情。不过,奥斯卡小姐也太可怜了……。”
  嘴里说着太可怜,但维克托脸上微笑不断。

  休息室内的吵闹还在继续。
  “行了行了!停,给我停止!”
  “您现在说什么呢?请注意您的举止!”
  “这算什么问题……。够了,别管我的头发了。”
  “这可不能遵命。特丽思,给我发刷。”
  “是的,嬷嬷。”

  搏斗偃息了。然后房门打开了。
  首先出来打招呼的是毫无疲态、精神抖擞、兼且笑容可掬的嬷嬷。
  “维克托少爷、夫人,抱歉让两位久等了。目前为止,是这样子。”

  在她身后,出现了气喘吁吁的奥斯卡。
  身着色调低沉的白色长裙,长发由一条同色的缎带利索地挽起,脚上也似乎套上了正式的舞鞋,步子走得颤颤巍巍的。
  “这……。太美了,奥斯卡。”
  维克托眯着眼睛说道。至此,嬷嬷和侍女们才松口气放下心来。

  奥斯卡像要掩饰自己的羞怯,轻轻斜睨着维克托。
  “喂,你早料到如此了吧?”
  “因此,我刚才才说,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又能怎样?”
  “当作预先演习不就好了。”
  笑嘻嘻地说完,就转向嬷嬷。
  “袖口的花边要采用更加华丽的式样,还有裙裾同样也是如此。” 
  “是的,遵命。”
  “还有,从这里开始,到这里为止,要上金丝的刺绣。图案就拜托你了。”
  “是的是的。”
  “系头发用的,有鑲珍珠的发夹吗?”
  “是有的,不过没有太多选择……。”
  “我嫁进门来时倒是戴过的,就用那支吧!”
  “啊,夫人……。您觉得合适吗?”
  “很好。能戴在奥斯卡的头发上,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特丽思,待会取来。”
  “是的,夫人。”
  “太好了,奥斯卡。”

  事情进展飞快。
  维克托对衣裙和珠宝的认识之广令人惊讶,和贾尔吉夫人谈笑风生中,已经把式样设计、店家等都决定下来了。
  “那么,白裙子就用这条好吗?”
  嬷嬷兴奋的声音惊醒了奥斯卡。
  呆呆地看着众人忙来忙去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一切已成定局。
  而且,她说“白裙子”,就是指还要接着挑选晚礼服。
  又来了……脸色发青的奥斯卡,可惜嬷嬷视而不见。
  您看,换上这件看看吧。奥斯卡又被拖进了休息间。

  换回衬衫和马裤等平日装扮的奥斯卡,一面喘着气一面嚼着点心。
  看样子连外套也忘记披上了。
  这只不过是侍女们在准备下一条长裙的配套装饰时候的中段休息。
  “刚才真的很美丽。奥斯卡。要是正式梳好发髻,化好妆容,不可想象会有多美丽啊。真让人期待。”
  “嗯,真美丽啊,奥斯卡。真的很美。穿上长裙俨然就是贵妇人的样子。我总算放心了。”
  “啊,母亲!”
  这可是大胆惊人的言论,仿如平地惊雷。
  只因是奥斯卡的生母,也才能允许作此番心情表白。
  既不能表示同意,也不能嗤之以鼻,维克托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但是,在奥斯卡面前又怎能继续笑下去。
  “贾尔吉夫人,您说的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您看,奥斯卡的表情很受伤呢。”
  “哎呀,对不起。奥斯卡。不过,这是破天荒第一次呀。看你长得又高,平日还一直都穿着军装。我一直都担心,穿上长裙的你会不会给误会成男扮女装……。”
  “母亲!”
  “您过虑了。论身高还是我比较高一些。”
  “嗯。两人站在一起,我这孩子就显得娇小了。这太好了。”
  “母亲!”
  “而且,即便是穿着军装的时候,也不像男子。因为女性穿着男装时,只不过令人觉得女扮男装而已。”
  他的话才刚刚让奥斯卡的心情缓和过来,她母亲的话又令她备受打击。
  “哎呀,真的吗?”
  “是的。至少对我而言。”
  “维克托!连你也!”
  “这是事实,奥斯卡。从一开始我就把你当成女性看待。唉,请你别误会,我从没有抱过丝毫不良居心……。与此同时,我一直把你作为上司尊敬有加。”
  感受到维克托真挚的目光和语气,奥斯卡渐渐平复下来。
  ……同时决定要重视母亲说道的“穿裙子好看”这部分意见。
  一般在上述这种场合下,会比奥斯卡本人更加激烈抗议的嬷嬷,正在忙于挑选下一条长裙,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一刻更重要了。
  犹自生着闷气的奥斯卡慢慢喝着咖啡,旁边是维克托带着柔情似水的目光凝视着她。
  即使没有士官学校以来结下的因缘,毫无疑问,自己也同样会被她吸引住的。

  而这样的两人,正映照在贾尔吉夫人充满慈爱的眼睛里。

  “咳,让各位久等了。接着是晚会上穿的晚礼服。”
  随着嬷嬷精神抖擞的声音,开始了第二条裙子的挑选。

  如此这般地一轮张罗。
  终于从长裙里解放出来的奥斯卡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最后,忙碌了一整天的战斗偃旗息鼓,维克托留在贾尔吉家用晚餐。
  准备晚餐要费些时候,所以先在沙龙里稍作休息,奥斯卡还在好奇着。
  挑选裙子这么累人,真弄不懂宫廷贵妇们乐此不疲的心态。
  还有,一直陪伴在即的这家伙又算什么?
  不知维克托是否已感知自己半带惊讶地看着他,四目相视。
  “有什么事情吗?”
  “……辛苦你了,陪了我们一整天。”
  “挑选你穿戴的衣饰,一点都不辛苦。”
  “真是……,难以置信。”
  “我在挑选我的新娘子要穿戴的裙子啊。我很愉快。”
  说到这里,淘气地问道。
  “难道你不觉得愉快吗?”
  奥斯卡一下子给问住了。
  提出要穿长裙的是自己,自己又怎能说出“挑选作为你新娘子的礼服一点都不愉快”这样的话呢?
  “……没料到要试穿,有些累了。如此而已……。”
  嘴里说如此而已,其实疲累多了。但言语上有所保留。
  毕竟说不出要放弃穿着婚纱。
  “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要是穿不习惯紧身胸衣,那很辛苦的。”
  “你说得对!真想让你试试那东西。你就会明白那种辛苦。”
  “……对此我敬谢不敏。此事不敢大意。”
  “我倒想问一句话。”
  “好的。请问何事?”
  “……你是不是还是希望我能习惯穿胸衣,穿裙子呢?”
  说心底话,奥斯卡不想在平日里也穿裙子。
  辛苦兼且累赘,还不能骑马。
  但是,要是一口咬定说“不穿”,好像又显得太过自私任性。
  维克托微笑着看着抬眼询问的她,轻轻在她额上一吻。
  “一切听凭你的意思。”
  “好吗?要是这样,我可要继续穿男装的。”
  “没有关系。我想看穿裙装的贵妇人的话,只要到宫廷里走一趟就多不胜数了。”
  “……喂!”
  “而且我也舍不得你穿男装的姿态。”
  “头一回听说哦。”
  “裙装的话,就是穿曳地长裙。”
  “当然。”
  “那么就会把双脚隐藏起来了。你那双美腿的线条那么迷人,岂不可惜?”
  奥斯卡给说得脸红了。
  “你说这些倒是脸不红心不跳。”
  “我没有说谎。你一双纤长的美腿,真称得上是活生生的美术品呐。”
  维克托面不改色地继续说道。
  事实上,他确实发自内心地赞美着奥斯卡那双灵巧活泼的长腿。
  穿着长裙的贵妇们身边已是簇拥如云。
  完全没有必要让奥斯卡成为其中的一人。
  “所以说,长裙或是男装都没有关系。我要的不是服饰,而是内涵。”
  他轻抚着奥斯卡的金发说道。
  “我希望你也是这么想的。”
  “是的,确实如此。”
  奥斯卡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自身的条件固然出众,但对奥斯卡来说,爱他的人才是无可比拟的重要,而并非为他的万般条件才爱他。
  “不过,还有一事……可以吧?”
  “请问何事?”
  “我也不计较你的着装打扮。那么,没必要我就尽量不穿裙子了。”
  “我完全明白。”
  两人四目相交,哧地笑了。
  就在这时,侍女过来禀告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到此为止,奥斯卡有生以来最为慌乱的一天总算落幕了。
  在此后不久的后话。
  除长裙外,其他的一切准备就绪。
  邀请函也已发出。
  晚餐的各种食物材料等也采购充足。
  然后,就只等明天的到来了……。

  这天终于到来。
  “让各位久候了。”
  随着嬷嬷迫不及待的声音,大门敞开,穿戴整齐的奥斯卡自里面走出。
  “啊……,奥斯卡!”
  夫人已是热泪盈眶。维克托感动之余反倒发不出声来。
  打扮美丽的新娘,隐隐带着一股庄严的姿态出现了。
  大宅中蔓延着一阵惊讶和感动的波动。

  婚礼的舞会开始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