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爱的光辉》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奥斯卡!你怎么了?干嘛这副打扮?”
  面对丈夫因过度吃惊导致冲口而出的惊呼,奥斯卡哼地一声生气了。
  看到妻子生气的面孔,维克托醒悟到自己确实失态了,但他无法掩盖自己的惊讶。
  一向气定神闲、从不轻易高声说话的维克托,在勤务结束后回到贾尔吉家的那一刻起给卷进了一团混乱中。
  自半年前与奥斯卡成婚以后,他就一直住在贾尔吉家。

  成为贾尔吉将军的女婿、并伴随着奥斯卡的退役获提拔为连队长后,还跃升为上校。
  不但在军务的人际关系网里长袖善舞,与岳父岳母也相处甚欢。
  国王和王妃对其评价也很甚佳。
  婚后的奥斯卡依旧不喜裙装,不过倒也美丽非凡。
  而且其他一众贵妇们婚后养成的恶习,例如认为结婚就等同得到安稳的生活保证于是便开始享乐游玩等等,很庆幸她没有沾染上,因此,维克托的生活幸福美满。
  所以,象现在这样的大声叫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本来,今天从马车里下来的时候就觉得气氛有些异样。
  贾尔吉家的马夫们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催促自己说“维克托大人,赶快!赶快!”
  从他们欢喜的样子看来,至少能判断出不是什么坏消息,但无法作出进一步的猜测。
  莫非有显赫的客人到访吗?一面思考着,一面赶过去一看,大门打开后,只见贾尔吉将军夫妇为首的所有人、连佣人们都倾众而出迎接自己,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真让人纳闷。
  上次晋升后还没过多少日子,应该不会再有那样的喜庆事吧!
  而且,即使有的话出迎的也应该只有将军和奥斯卡,并不至于惊动夫人也出来。
  然后他看到人群里出现了爱妻奥斯卡的身影。
  她居然穿着休闲的女式(!)居家服装,更难以置信的是她的长发也用白色丝带扎了起来。
  因此,他大吃一惊,冲口叫出“怎么了?”。
  要是有宾客到访的话,按理会穿着正式的长裙,肯定不会穿着这身无疑于睡衣的家居服。
  说起来,真正看过奥斯卡裙装打扮的也只是在婚宴舞会和结婚仪式的时候而已。想起那时候的情景,转瞬间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身穿绣满金丝刺绣的洁白长裙的奥斯卡,那是多么难以形容的美丽啊!
  她的美丽,和她前所未有的让人惊叹的长裙装扮,引来了接连不断要求共舞的邀请,然后是高级将领们的脚趾头接连给踩了个遍……自然都是故意的……奥斯卡终于如愿以偿只和维克托一人跳舞到最后。
  不过,在那以后的日子里,她不愿受紧身胸衣的约束而继续穿着男装。
  反正无论怎样的打扮都分毫无损于妻子的美貌,所以维克托也毫不在意。
  当这些光景如电光火石般在脑际闪过的瞬时,啪地一声,作为岳父的将军已把他的手紧紧握住。
  “太好了!维克托,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还没有来得及问“什么是……?”,只见将军紧握着他的手咣铛咣铛地用力摇晃,以此表达他内心的狂喜。
  不管如何,他此刻能说的只有“谢…谢谢!”,暂且礼貌地表示感谢。
  “确实如此啊,还从来没有过象今天这样喜庆的日子呢。真没有想到这天会到来啊。我曾怎样地盼望过这天的来临啊?这孩子……。”
  在将军身边珠泪欲垂的是将军夫人。
  这孩子?这应该是指奥斯卡。
  奥斯卡怎么了?
  直到此刻,他才猜到了奥斯卡如此装扮的一个可能理由。
  看到维克托被众人团团围住却不知所谓正在犯疑的时候,奥斯卡还在生闷气。
  他至少说“奥斯卡,你这模样……莫非?”,这样问一下也无妨啊!
  这么惊讶的反应,不正说明我的打扮很不相宜吗?
  是啊,我是长得身高背宽的,虽然比不上丈夫维克托,但自小经常舞刀弄剑,还会使火枪,所以手臂比普通贵妇人都要强壮些。
  从小就没有裹过紧身胸衣,腰身自然也比其他贵妇人要粗大,胸部却显得小巧。
  这都是事实啊。不过,尽管如此……。
  在一一细数自己不适合穿着长裙的理由的时候,奥斯卡在不知不觉中也郁闷起来。
  更讨厌的是,独自生气而且心里郁闷着的时候,安德烈偏偏在自己身边一副强忍嘻笑的模样。
  哼,没教养的小子!奥斯卡的念头刚动,嬷嬷已经抢先一步“吭”地一声,清清脆脆地给了他后脑勺一下子。
  最近嬷嬷手里老是拿着一把埽把走来走去,怀疑她是当拐杖用着,不过这样就不用担心对付不了个子比自己高得多的孙子了。
  哈哈,活该,谁让他笑话我了。
  不,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作为丈夫的维克托所表现的态度很让人担心。
  正要开始重新审视维克托时,目光刚好遇上他像是已经接受事实的眼睛。
  “奥斯卡,莫非是……?”
  (现在才明白过来吗?)面对这样询问的丈夫,奥斯卡没给好眼色。
  “是啊!反应太迟钝了吧!你这也算是军人吗?”
  不知不觉中语气又回到了当上司时代的那个腔调。
  哎呀,糟糕!我早已经退役了。奥斯卡还没来得及懊悔的那一刻,
  “奥斯卡!你已经是退役的身份了,用这种口气对现任连队长说话,成何体统!”
  “说得是啊,别忘记你已经不是他的上司了。”
  “小姐!您还没有摆脱掉那股军人的作风啊!”
  父亲、母亲、嬷嬷的批评一起轰来。
  难得的是安德烈竟然没有落井下石,此刻一副仿佛大仇得报的样子,正在一边嘻笑。
  这一切都是拜维克托反应太慢所赐!
  奥斯卡又瞪起维克托来。
  尽管如此,维克托已经完全明白了事情原委,正笑容满面呢。
  即使说爱妻的蓝色目光能够杀人,现在也不在乎了。
  反倒觉得此刻双手叉腰神情气恼地瞪着自己的爱妻实在“太象那回事”了,真爱煞人也。
  虽然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亲口说出过这事,但已是确实无疑。
  贾尔吉家的新生命正孕育在此处!
  “奥斯卡,莫非是…怀上小孩了…?”
  “好像是吧!不过现在说还太早了些。”
  她正要抱怨自己这副装扮时,将军和嬷嬷开始嚷嚷起来。
  “您说什么太早了?可不能这么疏忽大意!现在可是最重要的时候。”
  “什么‘好像是吧’,你这什么态度!就不能肯定说‘是’吗?当过军人的就不能做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我从没有教过你这样子。”
  “你呀!那孩子好不容易才肯这样装扮,请你不要再提什么以前当过军人的话了。要是她又重新动了那个念头可不好了……。”
  “别、千万别再这样了,我的大小姐!千万别做出些危及上天恩赐的小生命的事情。”
  大家又开始一哄而上,虽然内容和刚才的大不相同。
  将军感觉到女士们责难的目光,为了转嫁责任,就把火力针对奥斯卡。
  “我说的是思想上的问题。奥斯卡,难道你把安特瓦涅特王妃说的话忘记了吗?”
  冷不防被矛头正指,奥斯卡立即条件反射似地端正姿势回答道。
  “当然没有,父亲大人。”
  将军所说的“安特瓦涅特王妃说的话”是指奥斯卡退役时候的事情。
  要是由夫妇两人担任连队长和副官,恐有指挥系统混乱之忧。
  奥斯卡认为在军队中应该避免上述事态,所以主动请求调职,为此王妃积极劝说她退役。
  其曰:成婚之后,应遵照神的恩赐考虑孩子的事情了。
  其曰:每天都骑马的话,万一不小心发生意外怎么办?
  其曰:这些事情都是唯有你才能成事的(维克托另当别论)。
  这里停顿了一会,又说道“我也希望能抱一抱你的孩子啊……”。
  话已至此,奥斯卡也没有了反对的理由,所以姑且先退役再说。
  不过,今后每天都是社交活动,自己能受得了吗?奥斯卡正自苦恼时,维克托给提议说“要不暂时在士官学校当教官看看?”奥斯卡也接受了。
  当时还挺认真的。
  不过,此事遭到母亲贾尔吉伯爵夫人的反对。

  此时此刻,造成轰动的两位当事人还没有说什么就已经被晾在一边,贾尔吉家上下早已自己欢闹起来。
  嬷嬷还情有可原,可身为父亲的贾尔吉将军也这么兴奋忘形确实令奥斯卡大出意料,以致一时竟呆住了。
  实际上,对此事最高兴的,确凿无疑是将军本人。
  奥斯卡的孩子!
  贾尔吉家的继承人!
  而且,父亲是现任近卫连队长,母亲是前任连队长!
  作为世代保卫王家的贾尔吉将军家的继承人,还有比这更纯正合适的血统吗!
  无论将来小孩长得象父母任何一方,肯定都是健康、聪慧、漂亮,总之是最理想的孩子。
  虽然年纪大了,但我亲自调教才是最棒的……,正自我陶醉的是雷尼·德·贾尔吉本人。
  “这是你们两人的小孩啊,肯定是个理想不过的继承人。奥斯卡,你一定要小心保重,给我们生个优秀的继承人!”
  “父亲大人,现在还不知道生的是男还是女呢!”
  “对啊,岳父大人,这只能听凭神的安排。”
  即将降临世上的孩子的父母亲插嘴说道,但将军还在兴奋未平。
  “什么话!奥斯卡,是你的孩子啊!难道你没打算生个男孩吗?!”
  “父亲大人!看看我,我也是个女人啊!”
  “当然啦!我当然知道。所以你才能怀孕嘛!”
  “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是……!”
  现在轮到父女两人开始舌战。
  将军站在一楼的大厅里,奥斯卡站在楼梯的平台上,对周围的人和事都完全不予考虑…不过,既然是自家的大宅,自然也不必顾虑他人…开始互相高声叫嚷起来。
  完全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父女俩!维克托心底里悄悄叹了口气。
  这种如此过剩的精力到底源自何处啊!
  他偶然抬头一看,目光正好与站在平台上拚命忍住嘻笑的安德烈的目光相遇。
  安德烈已经对这对父女之间的开战见惯不怪,所以看得正有趣呢。
  有趣……这样形容可能不太适当,不过他打心底里知道对不可触犯的神明应该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千万不能贸然介入调解。
  他的眼睛已经说得非常明显。
  对这父女俩说什么都是白搭。
  平常日子里,一般都是以作为父亲的将军胜利收场,但这次却胜负难分。
  说到底,毕竟怀孕的是奥斯卡本人。
  但是她的父亲却还在一味坚持必定是男孩无疑。
  “您是不是说女孩一无是处!”
  “我有说过你一无是处吗?”
  “虽然没有,但您现在的语气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给我闭嘴!我不过就想抱一次男孩而已,不为过吧!”
  终于,将军呼喊了出来。
  仿佛发自内心的呐喊。
  “六个女儿,十六个外孙女,二十二人全是女孩!这是二十二比零啊!你学过数学吧!怎么想都觉得这数字不对头,太不符合概率法则了。你不觉得吗?”
  “不,我也想过这事情。”
  “所以,对于第二十三次的期待和愿望,你能用一句‘轻视女性的顽固老头’来打发掉我吗?”
  “但是,这样子对神的……”
  “我从没有过与神对抗的意思。我只是希望这一生里抱一次男孩而已。你明白吗?奥斯卡。在生产之前,你一定要小心保重。骑马这些事,等生完孩子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我知道!所以我才这副装扮,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有这种想法。”
  看到父女两人把周围一干人等置诸不理正吵得不亦乐乎,还以为好戏陆续将至的时候,话题忽然间转向了毫不相干的方向。
  来得正好,必须赶快把谈话引向女性装扮这新鲜的问题上。
  “就是啊!太美丽了,奥斯卡。”
  维克托好不容易才插上一句,使得奥斯卡转身向他回话。
  “现在拍马屁已经太迟了!”
  “这不是拍马屁,真的很美丽。我刚才只是太吃惊了。”

  “那么说,你是吃什么惊呢?”
  “因为我想起了第一次来这大宅拜访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的装扮。”
  他的话让在场众人一起发出“哦?”的反应。
  因为奥斯卡平日连睡衣都喜欢穿着衬衫样式的。
  而且,他第一次造访贾尔吉家是什么时候的事?
  在作私人亲善拜访之前,作为副官也来过好几次了……。
  “啊,是肩膀受伤的时候……?”
  首先反应过来的并非奥斯卡本人,而是安德烈。
  当时推测是勃利纳克参与、可惜最后都无法取证立案的那次袭击事件里,她的肩膀被刺受伤了。
  奥斯卡因伤疗养了大约一个月。
  “是的。我当时为了汇报工作和探病而上门来了。”
  那次,他首次看到了非军装打扮的奥斯卡。
  而且,他被她纤长白皙的手臂迷住了。维克托无限怀念地回想起这段往事。
  还有她受药效影响露出了昏昏欲睡的神情时,那毫无防备的模样。
  当然,在此之前他已深知她是位美女,但他的心真正被深深打动却是在探病的那一刻。
  “所以,我刚才在想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担心得很呐!”
  维克托注视着奥斯卡的目光变得如此温柔。
  确实发生了什么,不过没料到是如斯喜事。
  “……哎呀,想起那回可恶的探病啊!”
  奥斯卡想到的是那瓶“眼看手勿动”的葡萄酒。
  在那之前,她一直都以为他仅是名处世优雅而且优秀的部下,让她第一次意识到这名男子原来喜欢故意开自己玩笑的,还是那瓶葡萄酒。
  同样一件事情,但两位当事人的回忆却有微妙的差异。
  同床异梦,莫非说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可恶……吗?希望你会称赞我‘心思巧妙’呢。放心吧,这次我送的礼物更加招人喜爱。”
  “招人喜爱?算了吧!光听这话就觉得恶心。”
  “小姐!难得您一身这样的打扮,怎么如此说话呢?”
  嬷嬷毫不含糊地插话道。
  “嬷嬷,我这可不是为了装可爱,只是听说这样不会把肚子勒得太紧……”
  “不要说肚子,请您用‘腹部’这个词。”
  “……反正一样。”
  “并不一样!再说,现在是最要紧的时候,要是小姐的装扮太易于活动的话,岂非太危险了!”
  ……说的有理!维克托苦笑了。
  对于腹中的胎儿来说,腰带结在胸下确实比结在腰间要好。
  不过,对于奥斯卡来说,更重要的是要让她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剧烈运动。
  因此,居家便服无须受紧身胸衣之束缚,既休闲也无裙裾绊脚之虞。
  奥斯卡也作出了适当的妥协。
  连发上的蝴蝶缎带这事上也投降了。
  维克托反正都不介意。
  此刻虽然没有宫廷舞会上舞裙的华丽耀目,但她婷婷玉立的身姿犹如神话中女神般美丽。
  他穿过佣人们奔向站在台阶上的爱妻。
  “我还没有向你表示感谢呢。奥斯卡,谢谢你。我太高兴了。”
  奥斯卡的心情这才好转过来,认真看着维克托。
  丈夫的脸上正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那句话留到八个月后才说吧!”
  “那时候自有那时候的感谢,而且加倍地。”
  说着,他的双手轻抚奥斯卡白皙的双颊。
  任何语言都不足以形容我对她的爱意。
  她要当母亲了……我们的孩子要出生了。
  虽然将军强烈渴望男继承人,我们可不介意是女孩还是男孩,到时候再打圆场好了。
  无论男孩女孩都是我们最爱的孩子,这点不可改变。
  “我爱你,奥斯卡。”
  “这八个月里可不许沾花惹草。”
  “是的是的!我当然不会。”
  两人相视一笑。
  然后就是祝福和誓约的亲吻……。
  “呃,咳咳!”
  将军咳嗽了一声。
  “之后的事情你们到自己地方去做吧!省得落在我们老人家眼里看不惯。”
  “你别这么说。应该是我们该回避了。走吧!”
  “还有你,安德烈!别傻呆着,快干活去!”
  “嬷嬷你不也……哇,我知道了!”
  将军夫妇先行,佣人们也紧随其后回各自的岗位接着干活,大厅里没有旁人了。
  留下来的两人还在大厅的舞场中。
  而且,两人终于可以单独分享这份喜悦了。
  “我想,你生下的孩子一定很健康。”
  “别忘了也有你的一半血统啊。”
  “只要像你就好了,我没关系。”
  “这么快就想这事了?糊涂父母这话真没错。”
  “但这确实是我的愿望啊。”
  维克托带着温和的微笑,亲吻奥斯卡。
  即将降临世上的亲爱的孩子、和他的母亲,拥有这世上所有的祝福……。
  爱的光辉,把两人头顶上的全部阴翳都驱散殆尽……。
  衷心地祝愿着,在爱妻的额上印上亲吻。
  “我要赶快准备好礼物呢。是‘招人喜爱’的东西。”
  “……是可恶的东西吧?”
  “不是,绝对不是。”
  之后,涌来的礼物堆积如山。

  在八个月后,维克托收到了奥斯卡的回礼。

  愿这世上所有充满荣耀的光辉永远照耀着他们……。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