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白兰地》(2)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他这么说吗?”
  “是哦!你最亲密的朋友是这么说的。”
  他——是指维克托自进入士官学校起的好朋友、现在也同样身为近卫队员的劳尔·埃玛纽·德·维尔努。
  这里是贾尔吉家的客厅。作为奥斯卡的副官、却拥有超越副官的亲密关系的维克托,今晚获邀共进晚餐。
  饭后,两人正品尝着女主人推荐的上等葡萄酒的时候,奥斯卡先说起这事的。
  “喂,你知道别人说你‘喜欢酒却不喝酒’吗?”
  “哦?完全不知道。不过,相对而言,我更难相信他会和您说起酒这个话题。”
  “刚开始是说鱼的事情。”
  “……我不太理解您说的话。”
  这就像是猜谜一样。
  不过,维克托并不讨厌这样的谈话。
  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光在处理军务的时候已经够受的。
  如果一直都这样说话,就显得太乏味了。
  而且,奥斯卡提起这种话题,某种意义上倒是新鲜事。
  “他知道我的很多事情,要是您问话,他打个比喻也不奇怪。不过,在说我喜欢酒之前先说到鱼的事情,我还是有些莫名其妙。鱼的比喻是指我什么呢?”
  “说你象‘一条银鱼,优雅地游戏在人们作势捕捉的手指缝间’。”
  “无论是他也好,您也好,要想把我钓上来的话……我倒还不太愿意呢。其实您何须动手呢!如果我真的是一条鱼,我只会一直游在您的身边,绝不离开。”
  “一如既往,油腔滑调!”
  “我只是说真话而已。您认为我是个说话随便的人吗?”
  “不是。如果我真这么认为,就不会和你这样一起喝酒了。”
  维克托把手中的酒杯放下,握起奥斯卡的手轻吻。
  这是很大的转变……现在的她允许这样的行为。
  不过,仅限于没有他人在场的时候。
  “能和您一同品尝美酒,是我无上的幸事。不过,他为何会说我不喜欢喝酒呢。我虽然从未想过要和您比试酒量,但也绝不会讨厌喝酒的呀。”
  “不是仅仅说你不喝酒,前面还有一句说你喜欢酒……的修饰语。”
  奥斯卡兴味盎然地继续说道。
  要是比试酒量的话,谁胜谁负呢……她在想着这事。
  “酒的事暂且不说,鱼的比喻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无论是谁都不希望自己上钩被捕捉的。话虽如此,我相信您并非想要捕捉我而垂问此事的吧?”
  “非常谦逊的表达。”
  “如果您真有这种想法的话,您会直接付诸行动的。您止于旁敲侧击而已,想必另有打算吧……对吗?”
  “呵呵。尖锐。”
  他敏锐的洞察力,正是奥斯卡所欣赏的。
  “八九不离十吧。我当时确实没有打算要你维克托自身上钩,我下的鱼丝是要钓一个副官的。”
  “这么说,我是上钩了。其实,下饵是‘队长’的话,我想没有不上钩的鱼吧!只要是军人无不乐于咬这鱼饵呢。”
  “你以为我随便抛了鱼丝,然后就悠哉游哉地等鱼上钩吗?其实我早已定了候选人,这只是做情况调查。”
  “所以您向他打听。然后,他就说我是‘不上钩的鱼’。”
  “在这之前还问过其他人。听到的是难以理解的评语呢。为此我才把维尔努上尉找来。”
  难以理解的评语,是指“不近女色的情场浪子”。
  不过,维尔努上尉的第二个比喻“喜欢酒而不喝酒”,与之相比也可以说没有太大差别。
  “……请等一等。他先说我是‘不上钩的鱼’,然后又说我‘喜欢酒而不喝酒’?”
  “嗯,是的。”
  维克托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然后试探似地面向奥斯卡。
  “说不定,刚刚您说的‘难以理解的评语’里,也把我比喻成什么了吧?”
  “当然。”
  哈,越来越有趣了。奥斯卡想。
  这男子会作出怎样的推断呢?
  “说不定……最初的比喻里,‘女性’这个词……出现了吧?”
  哦,好锐利的洞察力。不,应该是自知之明才对。
  奥斯卡看着他的眼神带着无限的感叹。
  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迅速地切入中心。
  让这男子当自己的副官,真是正确无比的选择。
  其实不只这一回了,这种互探底细的问答正是维克托所擅长的。
  对奥斯卡自己来说,恰恰是她感到棘手的地方,目前为止已经数度为维克托所解救。
  但是,人一旦涉及自身往往当局者迷,这男子又如何?
  情场浪子,这种不算光彩的评价,他会推断得到吗?
  奥斯卡重新用刮目相看的眼神看着他。当事人维克托此刻所想的却是完全另一码事。
  浮现在他脑海的女性这个词,其实是指“小姐事件”。
  奥斯卡刚刚说副官候选人的情况调查。
  那么除了入队后的行为举止,还应该会调查之前的吧。
  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准入学时的那个误会也给扯进去了。
  这种情况下,谁都会避免用直接的表达方法,所以奥斯卡婉转地说“难以理解”,也是不难想象的。
  而且,为了要确认此事而找来的人,正是千挑万选的琉伊尔。
  当然,这是我重要的好朋友,不会做恶言中伤的事。
  可是,打趣取笑我正是他平日的生存乐趣之一啊!
  他一定是脸挂着嘻笑,然后朗诵诗篇一般地,把那次的事件打作比喻说了出来。
  要是,比作“一条银鱼优雅地游戏在人们作势捕捉的手指缝间”的话……。
  两人各怀着心事。奥斯卡样子兴致勃勃地期待着事态的发展,维克托则竭尽所能地避开“小姐事件”的话题。
  同级生、或者高年级生已经不用多说了,要是她知道连教官也曾想勾搭我……。
  要说这件事的起源,也是因为有奥斯卡她这先例在前,才会“殃及池鱼”。
  ……不过,这话也不好当着她本人面前说。
  “那么,您到底要向他确认什么事呢?”
  掩饰着内心的激荡,微笑着向奥斯卡试探着问道。
  “是关于我的传言吗?我可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坏事哦。要不,让我来品一下酒好吗?我当然没有您高明。要是光说酒味的优劣,我大概还能品得出来。”
  维克托原以为她会就“没有您高明”这部分提出反对意见的,没想到奥斯卡作出反应的是“酒味的优劣”。
  因为在她的头脑里已经有一条公式“酒=女性”。
  “哈哈。想品酒啊。我倒想请你说说,你认为的好酒和劣酒是怎么样的。”
  不言自明,这时候在奥斯卡脑海里的是“你认为的好女人和坏女人”同样意思。
  维克托这时候也注意到奥斯卡声调里微妙的变化。
  难道是,“好坏”这词让她不高兴了?
  那么说,与“小姐事件”无关……。
  “所谓好酒,就是能为人生增添趣味的酒,过量对身体自是不好,但是禁不住还是想多喝几杯。所谓劣酒,就是仅一杯为止的酒……。当然,两种都各有它的味道。”
  面对维克托的这种万无一失的回答,奥斯卡怎么想。
  嗯,把酒换成女性,是怎样的意思呢?
  原来如此!无论哪种女性都有她自己的风情!这正是“情场浪子”的由来吧!……原来如此。
  “那么,对你来说,最好的酒是怎样的?”
  奥斯卡进一步问道。
  不用说,她想问的是“最好的女人是……”。
  你不要再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来敷衍我,我可是知道的,你小心说话……!这意思已经传达给维克托了。
  看来“小姐事件”确是我杞人忧天了,她说的肯定不是我所担心的那回事。
  维克托想道。
  他的脑海也并非不曾想到过酒=女性这公式。
  不过,对他来说“喜欢女色却不近女色”,并非前后矛盾的难以理解的话,所以他没有深究下去。
  而且,父亲遗传的交谈能力,让他作出一个判断: 记住,要避开酒的话题为上。
  “最好的酒吗?这个嘛……”
  悄悄地,瞟了奥斯卡一眼。
  她无心的吧,她看着我的目光怎么这么阴沉?
  别磨磨蹭蹭了,赶快回答!目光的意思很明显。
  “最好的酒,其实并不是酒。”
  维克托故意要引起对方悬念,所以采取了这种表达方法。
  他猜想对方一定会说“别说那些我难以理解的话”,果然,奥斯卡的反应一如他所预料。
  “现在不是打机锋的时候,说得平白明了些。”
  维克托认为,正合我意。
  她上当了,我可以把话题引向不是酒的方向去了。
  “我想,在尝尽天下美酒后,喝酒的最高境界不是酒,而是‘水’。”
  “‘水’……是什么意思?”
  一脸狐疑的奥斯卡反问。
  水=?她的公式置换不出来。
  “对,就是水。水不是酒,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加工,也没有必要经过加工。只有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水,才最能滋润干渴的喉咙。当然,美酒是难得的好东西。这是许多人都在追求的吧!不过,没有酒,人也能生存下去,如果没有水的话,就不能了。所以啊,与酒相比,真正好喝的水另有其珍贵的价值。您同意吗,奥斯卡?”
  “呃……嗯!”
  不知为何,有一种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要是他想以那句‘喜欢酒而不喝酒’来评价我的话,那么刚好说中了。我确实喜欢酒,但要是二者只能选其一的话,即使要放弃所有美酒,我还是要选择‘水’的。”
  弃无数美酒而只取清水一瓢。
  维克托并没有明言:水=奥斯卡,但对方的话仿佛已洞穿我的心事一般,我就这么理解吧------产生这样的想法真是不可思议。
  “你呀……待在近卫队太浪费了,不如到外交大臣手下去吧。”
  “哎呀,您说的不是真心话吧?”
  “有时候我认真地这么考虑过。当然,我这方面不在行,幸亏有你。”
  “就是视情况虚实而随机应变,虽说我不会觉得棘手,不过我更愿意在您手下工作。”
  “所以我说,这正是你适合作外交官的地方。”
  “与其筹划如何化干戈为玉帛,我宁可选择分享您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说着,维克托握起奥斯卡的手。
  放下酒杯,轻吻她这双充满活力的手。
  您就是我的“生命之水”。在心中轻念着……。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白兰地》(1)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