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此情只待成追忆》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奥斯卡改唤副官杰劳德为维克托后的不久,菲尔逊造访贾尔吉家来了。
  毫不知晓奥斯卡对自己所抱感情的菲尔逊,造访目的不外乎为自己与安特瓦涅特王妃的恋情来找她商量。
  在倾听着他逐一诉说心中苦闷的时候,奥斯卡惊讶地发觉自己的胸口不再痛楚。
  那段共同拥有的青春岁月已经一去不回了。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失落。
  菲尔逊终于成为自己能坦然直言相劝的朋友了。
  “你想说的我很清楚。不过,如果你是真的爱着安特瓦涅特殿下,除了奔腾的激情外,你能否在一旁守护着她?”
  表情痛苦的菲尔逊把奥斯卡的话细细咀嚼了一番,叹气说道。
  “要是……能做的到就好了……”
  “你要从王妃的立场想想看。她为了忘记和你相恋的痛苦而沉迷于寻欢作乐,令赤字日益庞大。财务大臣的脸色一天比一天发青呢。”
  “每次看见安特瓦涅特王妃的眼睛看向我这边……我明明知道应该佯装不知,但就是无法把目光移开一寸。”
  “王妃殿下对感情非常率真,这固然是她富有魅力之处,但稍有差迟也可能成为她的致命伤。现在谁都能一眼看出来,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你的身影。”
  “奥斯卡……”
  “初次与你相遇时也是如此。不过那时候她还是太子妃,所以大家尚且比较宽容。现已今非昔比,不仅地位不同,还因为有勃利纳克夫人的事情,现在连贵族里都开始有人对安特瓦涅特王妃不满了。”
  菲尔逊一面叹息着,一面听着奥斯卡的忠告。曾几何时,安特瓦涅特曾对奥斯卡说过的话,在他嘴里重复了一遍。
  “奥斯卡……你说的都对。我对此无话可说。只是……你还不懂得爱情。”
  “你……认为如此吗?菲尔逊……”
  又是同样的话。奥斯卡自言自语。
  都说爱情是盲目的,果真完全如此。丝毫不理会旁人的感受。
  对周围的一切视若无睹。
  在这两人看来,我仅仅是一名没有感情的武官吗……。
  这场谈话最后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只要他自己不愿意离开安特瓦涅特的身边,苦口婆心的请求也好,据理力争的规劝也好,都是徒劳而已。
  甚至,心里都没有把握能否让他听进去片言只语。
  菲尔逊离去后,奥斯卡疯狂地想见杰劳德。
  “你还不懂得爱情。”
  尽管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痛楚,这话语仍然刺伤了奥斯卡的心。
  但是这时分找不到任何造访杰劳德家的理由。
  因为想见你。光有这句话并不足够。他一定会很吃惊的。
  “维克托……”
  站在窗前,奥斯卡用自己的双手抱紧了自己。

  第二天,训练结束后,奥斯卡在办公室里正打算如常地整理文件时,忽然念头一转,让人去唤杰劳德来。
  昨天找不到借口所以没能造访他家,现在不同,身为司令官召唤副官是很自然的事情。
  奥斯卡自嘲着自己。
  如果不是近卫连队长,也许他和自己就不会有接合点吧?眺望着窗外的同时,出神地想着这件事。
  但仅仅作为奥斯卡·弗兰索瓦的她,又何曾与谁真正接合过呢?
  即使有过,也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吧。
  片刻后,杰劳德敲门进来。
  “队长,我来了。有何吩咐?”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要说有什么事,其实无他,只是想见他而已。 
  不过,该如何告诉他才好呢?奥斯卡不知道。
  “本来,昨天打算上你家的……”
  “要是您来了该多好。昨天我一直在家。”
  “但想到平白无事上门去,有些不妥……”
  奥斯卡尝试着把想法说出来,却说得不清不楚。
  “那么现在,您有空吗?”
  “啊……”
  杰劳德问过后,走到奥斯卡身边。
  “能否……给我些许时间?”
  见奥斯卡沉默不语,杰劳德轻轻地把她拥入怀中。
  感觉到额上怜惜的轻吻,奥斯卡闭上双目轻靠在他身上。
  犹如甘露渗透滋润着干旱的沙漠,一种奇妙的安抚感缓慢而确切地包容着奥斯卡。
  这正是昨天奥斯卡无比渴求的。
  “维克托……”
  她把手绕在他结实的背上,轻轻呼唤道。
  “我真是傻瓜啊。为了要你这样拥抱着我,才把你唤来……。”
  “没关系。能这样拥抱着你,即使一分钟后就被命令回去,我也愿意。”
  “…维克托…”
  奥斯卡抬起头,看着他淡褐色的眼睛。
  “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
  杰劳德面带关怀地问道。
  “要是您不愿意说,当然没关系。”
  他是聪明人。奥斯卡此刻愈发体会到。
  洞察敏锐,从来不会勉强对方多说或给对方压力。
  “呃…。再待一会儿……”
  奥斯卡觉得难以说得清楚。
  不过,对杰劳德来说已经足够了。
  (见过菲尔逊伯爵了吧……。)
  “只要您不见弃……无论何时何地,我的胸怀都为您敞开。”
  杰劳德温柔地轻抚着奥斯卡的背后,这么说道。
  眼泪淌下了奥斯卡的双颊。杰劳德用嘴唇为她吻干。
  有冰雪之花之称的她啊。
  她这样默默地静静哭泣的事,那位北欧的贵公子是否知道呢?
  他知道这都是为了他吗?
  在杰劳德眼里,奥斯卡既无比珍贵,同时也楚楚可怜。
  眼见现在的她进退维谷,找不到一个可以逃避的角落。
  “维克托……”
  拽着他的军装,奥斯卡用微弱的声音悄悄地说。
  “再待一会儿……就这样子……”
  “直到何时都行。只要您愿意。”
  “维克托……”
  “是的?”
  “假以时日……任何事,都会成为回忆……”
  “嗯。”
  “等我…好吗……?”
  “嗯。”
  对她自语般的问话,杰劳德只是一味地回答“嗯”。
  是的,任何事只要假以时日都会成为回忆。
  奥斯卡是知道的。实际上已经在逐步成为回忆。
  就这样依偎在杰劳德怀里,菲尔逊说过的"你还不懂爱情"这句话渐渐变得模糊。
  “维克托……”
  “是的。”
  “你呀……真是傻瓜。”
  “嗯。”
  杰劳德还是回答“嗯”。
  “这时候,还说‘嗯’?”
  “您不喜欢这么傻的男子吗?”
  杰劳德面不改色地说道,奥斯卡也不由得莞尔。
  “傻瓜……”
  奥斯卡笑着搂紧了杰劳德。
  杰劳德也哧地笑了,特地低头注视着奥斯卡的脸。
  “您终于笑了。这就好了。”
  奥斯卡报以微笑,吻了吻杰劳德。
  比以往更加爱惜地,他回吻了她。
  奥斯卡渐渐感到温暖。
  “你还不懂得爱情。”
  现在的我,可以平静地承受菲尔逊的话了。
  也可以正视着他的眼睛,反问他。
  “你认为如此吗?菲尔逊。”
  假以时日,菲尔逊会成为过去。这天指日可待。
  等到,一切都成为回忆的那天到来。
  再过不久……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