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杰劳德的故事》系列>>
《感冒的传染途径》 作者:明峰公爵(日) 翻译:littlewitch

  无可挑剔的优秀副官……杰劳德请假了。
  而且让人好奇的是,他的侍从带来的请假单上,奥斯卡看见写着“感冒”。
  因感冒请假,弱不经风!
  话虽如此,想到之前自己肩膀受伤时他还来探望过,这次该自己去看看他了。
  这位一向以优雅态度调笑自己的男子,现在患上感冒了,多少该老实点吧!
  说不定,这回轮到自己笑话他几句呢。
  其实也没有报复杰劳德的意思,奥斯卡只是觉得偶尔挖苦一下对方也是挺有趣的事情,因而起了去探病的念头。

  “身为队长,干吗要特意去探副官的病呢?何况只是感冒而已?”
  安德烈不乐意了。
  而且,竟然还要讨论慰问品的问题。
  不消说,奥斯卡有点过于在乎伯爵。安德烈想。
  正因如此,所以一开她玩笑就生气吧。
  不过,以前奥斯卡身上那种弩张剑拔的紧张氛围缓和下来了,这并不是坏事。他想到。
  与奥斯卡长年相处的安德烈,不会错过她的细微变化。
  “嘿嘿,这不挺好吗?刚好可以回敬他上次那瓶葡萄酒。”
  奥斯卡指的是被医生禁止喝酒期间杰劳德送来葡萄酒作为慰问品的那件事。
  “所以呢,我才想挑选旗鼓相当的慰问品。你说送什么好?”
  “……你心情很好嘛!”
  “没那家伙好。话说回来,送什么好?”
  不知是否正好当作闲暇的消遣,奥斯卡兴致勃勃。

  “觉得贾尔吉家舞会的邀请函怎样?”
  安德烈想出的方案就是这个。也好吧,奥斯卡想。
  杰劳德是名优秀的武官,但绝对没有实行禁欲(在奥斯卡看来,情况更是正好相反),非常喜欢参加舞会。
  作为跳舞和调情(!)高手的他,应该对从未受到过邀请的贾尔吉家舞会很感兴趣。
  何况,上司亲自发出邀请,无疑更具吸引力。
  但是,这方案有个重大缺陷。
  舞会不能说开就开。
  无论如何计算,都至少需要两周的准备时间。
  感冒之类的小病,在这段时间里估计早已痊愈,这样的话,舞会只会让病愈的他高兴而已。
  唉,如果本意真是探病的话,把这作为庆贺他康复也未尝不可,可惜这有违计划的初衷。

  谈话又回到起点。
  “感冒真该死。反正怎样都会很快康复的。咳!想不出合适的东西。”
  “所以啊,何必去看他。反正不过是感冒而已!”
  安德烈说完后,悄悄瞄了奥斯卡一眼。
  最后,可能还是以她气呼呼地去探病来收场吧!心里想到。
  果然,不出所料。

  傍晚,奥斯卡来到杰劳德家。
  看到少主人的长官特意来看望,管家也吃了一惊,不过他还是立刻把客人迎到沙龙里。
  “贾尔吉大人,请暂且在这里稍候。我这就去通报维克托少爷。”
  “有劳了。不过,已经有客人先到了是吗?”
  奥斯卡想起方才那辆陌生的马车,便向管家打听。
  “是的。劳尔·埃玛纽·德·维尔努伯爵刚刚光临。”
  传闻在近卫队里与杰劳德最亲近的维尔努上尉……。
  虽说在士官学校里确实份属同窗,但因着感冒休假这点小事就立即过来探病……。
  奥斯卡觉得被别人捷足先登,心情有些不快,却把自己也是“因着感冒休假这点小事”过来探病这点抛于脑后。
  正当喝着咖啡生着闷气的时候,管家进来了。
  “贾尔吉大人,让您久等了。这边请。”
  虽然没带什么慰问品,但身为上司亲自上门,还有比这更好的慰问吗?奥斯卡独自考虑着迈进了维克托的寝室。
  房内是灰蓝色的基调,陈设甚是高雅。
  卧榻上,撑起半个身子的维克托以略带吃惊的眼神看着自己。
  “哎呀,队长。怎么惊动您亲自来了……?难道有什么紧急情况?”
  “不,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来看看。”
  “那么……。我只是感冒而已,劳您费心了。”
  “虽然‘只是感冒而已’,不过,不是已经有客人先我一步到来了吗?”
  说着话的奥斯卡故意向劳尔的方向敌视地瞟了一眼。
  劳尔这边厢倒是一本正经地向上司奥斯卡敬礼致意,但面上是一副拼命忍住笑的表情。
  杰劳德乜斜着眼睛盯着劳尔。
  这两人到底怎么回事?奥斯卡虽有些狐疑,嘴上仍不错礼数地说着问候语。
  “感冒是吧?严重吗?”
  “呃,估计两三天内可以出勤。给您添麻烦了,十分抱歉。队长您亲自到访,真让我感动莫名啊。”
  “答谢的繁文缛节就省省吧。不过,说起来也够稀奇的,你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在保养身体方面居然百密一疏?”
  “是的,呃……”
  是我的错觉吗,他一反常态,居然有些口齿不清。
  劳尔在一旁嘻嘻笑着看他这狼狈模样。
  肯定有隐情,是不是?奥斯卡的目光已经在探询。维克托拼命向劳尔使眼色示意不要胡说八道,但劳尔乐在其中,故意视而不见。
  “唉,真是无奈啊!不过正因如此,才拥有这么美好的回忆呢!”
  美好的回忆……?奥斯卡不禁动容。
  “劳尔,不要乱说引起误会的话。那是……”
  ……那是?那是什么,那是!
  奥斯卡的脸色愈发难看,缓缓离座。
  “幸好,感冒好像并不严重。既然有‘美好的回忆’相伴,相信你必定能更快痊愈。杰劳德上尉,祝你早日康复归队。我就此告辞。”
  痛快地说完后,奥斯卡匆匆离开了房间。
  管家慌忙送客的样子从门后的声响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劳尔……!”
  维克托乜斜眼看着劳尔,后者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别摆出这副模样,有损你的俊美容颜呢。”
  “即使称赞我容颜俊美也不能让我高兴。你真是的,就不能闭上嘴吗?”
  “但你确实拥有‘美好的回忆’啊,不是很好吗?”
  “劳尔,现在问题是,对方是我们的队长。你难道认为她会认同这种玩笑?”
  “不会,确实不会。”
  劳尔面不改色地答道。
  维克托非常在乎奥斯卡,他很明白。
  正因为知道你在乎,所以才故意开你们的玩笑。
  正出于同样的原因,我按捺不住自己要开你们的玩笑。
  “因为那位尊贵的人儿啊,对这种玩笑根本一窍不通。”
  “所以说------”
  “算了吧。反正你总要为队长的这次探望向她致谢的吧?如果真怕引起误会的话,到时候顺道解释一下不就好了?你口才了得,到时必定更加炉火纯青哦。”
  “你很幸灾乐祸吧?劳尔。”
  “那还用说。”
  琥珀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劳尔回他。
  他真的非常享受和维克托这样的谈话。
  “你想想看,当时差那么一点点,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我了。而且,要是我请假的话,我可不敢奢望队长会来看望我。所以啊,现在开开你的玩笑,上天也会原谅我的。”

  回到昨夜发生的事情。
  两人正出席夏布罗子爵家的舞会。
  没有特别感兴趣的女性在场,反而可以轻松地和美丽的贵妇们跳跳舞,或就热门话题谈谈天,愉快地度过舞会的时光。就在这时候,他们注意到明显今天才初踏社交界的小姐。
  而且,还是两位。
  年轻兼且是新手的小姐们身边总是缺乏勇于邀舞的男士。
  不过,在她们看来,在第一次舞会上共舞的舞伴即使年纪稍长,在日后也记忆犹新。
  两人相视一眼。
  通过视线和微笑确认过后,并肩向两位小姐邀请跳舞。
  两位小姐顿时变得趾高气扬,这是意料中事。
  两位有如画中走下来的贵族公子向今日才初入社交界的自己邀舞啊!

  一曲终了,两人向小姐们调情示爱,还接了吻。这些早已成为公式化的模式。
  要是维克托的舞伴当时没有患着感冒的话。
  回想起来,当时她确实双颊发红、目光炽烈,却让维克托误以为这是初涉情场的少女迷茫害羞所致,因而没有留神。
  第二天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等知道原因为时已晚。
  无奈之下只好请假。

  “所以啊,认命吧。就当换取纯情少女亲吻的代价好了。”
  “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是吧?我真希望患感冒的是你!”
  “那么,传染给我吧?”
  “净说风凉话!”
  “哦呀,怀疑我的真心?”
  话一说完,劳尔就坐到了床头,迅速地把嘴唇印在维克托的嘴唇之上。
  “劳尔!”
  等维克托惊叫起来时,劳尔已经翻身跑到了门边。
  “怎样,明白我的深厚友情丝毫不受感冒传染的影响了吧?”
  “不是这回事------!”
  “好了,我先告辞了。保重!”
  劳尔轻轻眨了眨眼,带着爽朗的笑声消失在门的另一端。

  孤单一人留在寝室里的维克托觉得又要发热了,决定赶快盖上被子睡觉休息。
  【不知所谓。老是这样子开我的玩笑。要是真的感冒了,就该轮到我去探病了。要不,代替他去看伯蒙夫人,他会怎样反应呢?啊呀,还是先让队长消气要紧啊……。】

  另一边厢,马车里的劳尔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快。
  【嘿,趁机混过去了。这样的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啊。不过,维克托,我刚才的话可是真心实意。你的嘴唇传染过来的是感冒也好、发烧也好,我都乐于接受。唉,不知道气呼呼的队长接着会怎样做呢?】

  这时候,奥斯卡已经回到了贾尔吉家。
  【……不知怎么,火气就上来了。美好的回忆……?那种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竟然在较真?……不对,这样不对劲。我干吗非要较真不可!】

  安德烈知道奥斯卡是带着少许恶意、怀揣报复对方的目的去探杰劳德的病的,现在看见她败兴而归,虽然不知原因,只是猜想,莫非她反遭调笑了?
  千万不要蠢蠢地去追问“发生什么事了?”之类的,搞不好会引火烧身。

  两天过去了。
  归队的杰劳德来到奥斯卡的办公室。
  “咦?杰劳德上尉。已经痊愈了?”
  “是的,托您鸿福。队长您的光临探望就是无上的良药啊!”
  好像还有点生气哦!杰劳德心里估量着,脸上却露出明朗的微笑回答道。
  奥斯卡本以为对方会做贼心虚地辩白,现在预想落空,显得有些失望。
  “说起来,你是怎么得的感冒?”
  “呃,都是男人们间的愚蠢游戏闹的。”
  “什么……?难道喝醉酒后一起倒进喷水池里不成?”
  “差不多吧!”
  “那么,为什么维尔努上尉没得病呢?”
  “他今天请假。”
  啊?奥斯卡面露惊愕地看着杰劳德。
  杰劳德回以明朗的微笑,点了点头。

  本想趁此良机,好好问一问“美好的回忆”是怎么一回事,现在奥斯卡只好又把问话打住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明峰公爵領”
[http://www.geocities.jp/heaven_himmel/JOV-list.html]

明峰公爵的信箱littlewitch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