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坍塌的灯火》(第一部) 作者:peggyfan

第二章 六月

  站在夏露面前的黑发男人,有着张骑士般的面孔和市民一样的气质,据说他就是安托瓦的表哥,也就是刚才那位工人先生所说的贝纳尔·查德烈,他看人的时候并不和气,也就是说他不是一个对谁都亲切的人,这点和安托瓦不太象。
  “夏露?姓什么?”贝纳尔在夏露面前绕圈子,不住地打量她,没有任何欢迎或讨厌的表示,这让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非常忐忑。
  罗莎莉差点就把波利尼亚克这个名字脱口而出了,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她就改了口:“这孩子是我的妹妹。她也姓莫利爱尔。”
  “她怎么会在你身边?”他马上转向安托瓦质问。
  安托瓦专心擦拭着他随身携带的乌木镶银手枪,被他问得一愣:“啊,说不清楚。”
  “她是你嫂子的妹妹,今天你非说清楚不可。”
  “两年前我从巴黎回家,那时候你还住在原来的地方,我在路边看到这个小不点,无依无靠可怜,我又非常喜欢,就一直带在身边。”
  “喜欢”两个字让夏露有意见地红了脸,觉得他轻浮。安托瓦不这么想,他一有机会就捏夏露的脸,捏得爱不释手。
  贝纳尔五指张开握拳十来次后终于说:“都留下来吧。”
  “谢谢您,先生。”夏露习惯性地行了个宫廷礼节,把罗莎莉吓得手足无措。看来她要住下来,首先要学会如何像平民一样的生活。
  夏露的房间在阁楼,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从前不管是在城堡还是在皇宫里,她都没有象这样半夜从天窗出去在房顶上看星星月亮云彩的经历,夜晚的空气有种特别的味道,每当她睡不着的时候,就会尽情体验夜深人静,她喜欢这里,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是她非常喜欢自己的小房间,喜欢旧书桌和铺着棉布床单的小床。她躺在房顶,隐约听见有人敲门。
  “请进。”她欢天喜地地说,见进门的人是罗莎莉,便忽然警觉起来。罗莎莉笑了笑,拘谨不知如何启齿,因为她要问的实在太奇怪了:“夏露,我不知道你还活着,能再见到你真的很高兴。现在,你能下来,和姐姐说会儿话吗?”
  “好。”她被裙摆拌住,一个跟头栽了进来,地板发出轰隆的声音。
  “小心呀!”罗莎莉扶起她往床上放,“摔疼了没有?”
  “嗯。”眼泪汪汪。
  过了好一会儿,夏露才重新开口:“我害怕,从高处这样掉下来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我知道。我的小妹妹,”她抚摩着夏露娇小的脸,无限爱怜地说,“可是你应该长大了呀,为什么还这么小呢?十年里你去了什么地方,能告诉我吗?”
  夏露抿紧嘴唇,然后慢慢说:“ 不能说。”
  “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想让你过得好些。”
  “我知道,您很好,您对谁都那么和气,又正直,又勇敢。有时候我都想,要是你是我的亲姐姐,在我身边保护我,和我说话,那么,我也不会感到孤单,别人也不会欺负我,不会不在乎我。”
  罗莎莉心里一股热流涌动,她不禁搂住夏露,象母亲一样将她搂在怀里:“我真是你的姐姐,真的是。”
  夏露没有理解她说的话,可是这话让她觉得很舒服。
  “罗莎莉,也许,我……还是想知道……”
  “什么,尽管说吧。”
  “我想知道我父亲和母亲现在怎么样。”
  罗莎莉的胳膊僵硬了一下,她的语气还是那样平和可亲:“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宫廷了,据说波利尼亚克夫人现在在王宫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势力,但是也没有受特别的排挤和伤害。放心吧。”
  能够听到亲人的消息,夏露终于有了重新回到世界上的感觉,一切似乎回到了过去,回到了曾经无忧无虑的时光,那时候她在宫廷,在母亲身边听母亲用夜莺样的声音哼唱歌曲,老实憨厚的父亲总是对她宠爱倍至,后来母亲变了,她也变了,母亲似乎不再爱她,她也从普通贵族小姑娘变成艳压群芳的公主,变成宫中最耀眼的,不知道为什么而发光的明星。那时候的凡尔塞花团锦簇,竟然鲜有人能够赛过她的美貌光彩,那时候,只有一个人是她向往,是她当作神明般依傍的。那时候,好象回来了,总有一天会再回来,或者,又好象永远不会回来。
  月光喜欢用淡兰色的轻纱装饰她的世界,小小的房间犹如烈火,暴风雨中最后一块安宁的净土,假如夏露知道,她也许比罗莎莉更心痛,甚至心碎。
  最揪心,莫过物是人非。
  可是,现在这半夜,会是谁来敲门呢?罗莎莉把披肩裹紧,临去开门前先轻柔地拍拍小妹妹的脸蛋,然后端着蜡烛下了楼梯。夏露是个孩子,有孩子的好奇心,当听见姐姐在楼下喜极而泣的时候,她特别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悄悄走下阁楼,才刚刚来到楼下的门口,从门缝里她看见了什么呀,那是她做梦都在想念的女神,还有永远守卫在女神身边的骑士,夏露情不自禁想冲到大厅里,刚有这个动作却突然被一只手用力捂住了嘴,安托瓦在耳边说:“安静点,你不是说过不能让认识的人知道你的存在吗?”
  几乎是突然间的悲哀,她才想起来有关自己的一切。那就意味着她永远回不到“那时候”了,尽管“那时候”的梦想近在咫尺,只要打开门,就能够拥抱。
  夏露颤抖着,一步一步后退,就象战败的君主在撤退过程中最后看一眼自己深爱的国土。
  他们给了她体验的机会,却不给她活在自己世界的机会。
  哦,奥斯卡小姐,英武美丽的法兰西之花。
  忽然间气氛紧张起来,夏露冷冷旁观,随着一声爆裂的声音,安托瓦手一抖,他拿着的乌木镶银手枪当啷落地,从门背后挡着光看,他的表情紧张也充满敌意,奥斯卡小姐正举着她的象牙柄手枪,警惕着对方的下一步。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贝纳尔毫不犹豫大步迈了过来,先给了他脑袋一巴掌,然后一把揪起了他的衣领,拎猫般拖到大厅中央,若无其事地介绍:“这小子是我亲戚,路易·安托瓦·雷欧·佛洛雷尔·德·圣朱斯特。”
  “啊?男的?”奥斯卡小姐一听这个名字就发出一声惊讶的呼声,倒是安托瓦,早已习惯被别人当作男装美女,不仅很快恢复优雅的举止,也没表现出多么大惊小怪:
  “是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成了通缉犯,所以还以为你们是来抓我的,真是对不起。”
  “就是名字长了点,多么美丽的人……”
  满眼睛星星银河的奥斯卡小姐话音未落,安托瓦的脑袋上又挨了贝纳尔一记老拳,紧跟着就是当头痛骂:“第一次,离家出走被你妈通过警察抓进了感化院;第二次,写那种色情书,你还以为自己无辜吗?果然马上被禁止出版还成了通缉犯。”
  “那……”安托瓦急得语无伦次,“风琴,那是我的艺术作品,亏你还是靠文字养家的,居然说是色情书!”
  奥斯卡小姐洒脱地轻吹口哨:“你就是《风琴》的作者?”
  《风琴》?夏露记得在什么地方看过这书,因为名字不怎么吸引人,也就没刻意去读它。她蹑手蹑脚沿原来的路往回走,一直来到楼梯拐弯,安托瓦的临时房间,她知道他的书全放在箱子里。
  点燃蜡烛,她先祈祷,祈祷上帝宽恕她擅自动别人的东西,然后祈祷安托瓦不要计较自己这种没有德行的行为,就看在她强烈的了解欲望上。她祈祷的时候闭上了眼睛,居然念念有词发出了声音,所以还没等她祈祷完,身后就传来了安托瓦故意的咳嗽,闹得夏露脸红得要爆开。
  “没事,”他笑不可遏,交叉双臂绕到被当作圣坛的箱子前,打开,从一打衣物中翻出一本厚厚的书来递到她面前:“给你。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再看。”
  夏露接过来,发觉这只是本《新爱洛伊斯》,立刻皱起眉毛:“这个我看过了,我要看你写的书。”
  他保持着单膝蹲跪的样子伸出只手揉揉夏露的脑袋,“小孩子不能看,等你长大以后再借给你。”
  “哦。”
  “饶了我吧,刚才没听说吗,那是很色情的。”
  “你说是艺术作品。”
  “当然咯,”他站起来,顺手把夏露也牵起来,“哪里都能找到艺术的踪迹,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分清楚艺术和庸俗,再说,我写这个可不是为了带坏孩子。”
  “我已经长大了。”夏露飞奔出门,上楼到自己房间,她听见身后安托瓦在笑。
  笑你个头!
  我就那么好笑吗?
  她一头扎进毯子里。天气热起来了,所以夜空特别明亮。
  六月。

上一页下一页

peggyfan的其他作品peggyfa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