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坍塌的灯火》(第一部) 作者:peggyfan

第三章

  在这里的日子简直不可理喻,她从来没想过,卖鱼妇人肥壮的胳膊在她即将滑倒时候的搀扶会那么热情,也从来不知道女乞丐能够与自己聊天,在她把不喜欢吃的东西带出去给她以后,不知道那缺牙的乞丐真诚的笑容能够让自己几乎热流满胸,她更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方法叫直接:看似粗鲁凶悍的妇女在手把手教会她做一件家务后会绽开红彤彤的笑容。
  人们的交往那么简单,吃饭就是吃饭,出汗就是出汗,与上流社会的优雅不相干也与上流社会无所事事的繁杂没有瓜葛,于是夏露学会了和街上的人一样的歌谣,也更喜欢不知死活在这样的时候往外跑。
  在三级会议召开的这混乱孕育着风暴的时刻。风暴会摧毁大洋上的船只,英明的船长在驾驶船只幸免于难后会发现,他们来到的,是从来没想过,没预料过的崭新大陆。
  安托瓦按照罗莎莉的吩咐找到夏露的时候,十有八九是在一个女大夫开的诊所里,大夫的名字他觉得并不重要,只记得她姓罗拉尔西。这个罗拉尔西医生长的实在不怎么漂亮,宽额头,尖鼻子,古灵精怪的眼睛,再加上一头蓬松的黄毛,据说她在医学院读过几年书,喜欢她的人到处都是,就是没一个爱上她,她也从来不着急。
  “那里就那么好玩吗?”把夏露拽回来的路上安托瓦还要问:“她是个古怪的家伙,做手术的东西往锅子里放。”
  “那是要拿去蒸的。”
  “蒸???”他瞪了夏露一眼。
  “她是个能干的医生,我还想到她手下去当护士呢。”
  “老天爷!!!!!”他站在桥中央就发出了哀号,“你在想什么呀,护士,那是体面人家的姑娘该干的事情?”
  “你这么说不对,琼露手下的护士通过严格的培训和考核,每个都能顶半个医生,不是谁想当就当得上的!”
  “如果你是我的妹妹,我就会答应你,因为我觉得你是个不容易做错事的姑娘。可是你现在是罗莎莉的妹妹,你得照顾你姐姐和姐夫的心情。”
  “当年你答应进大学又离开学校也是为了照顾你母亲的心情?”
  安托瓦一时语塞,他终于捏捏鼻梁,失败地说:“我明白。”
  他自己揽了个大合同,不但要替她保密,在泄露以后还不得不分神为她辩护。天老爷,她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她忍心在这样的时候给家庭带来这样的骚动?基于赞许,他还是决定袒护她。
  一个路过的人撞了夏露一下:“嘿,快去网球场看看吧,你姐夫正在演讲,这次排场可大了。”
  贝纳尔演讲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但是这次,市民中几乎是人手一把武器在街道上集会,就是夏露知道的,他们也应该地方边境调度过来的士兵的镇压呀,可是……“他们为什么这样?”她有个习惯,时事喜欢就近问安托瓦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果然他也知道:“人民拥护的财政大臣被免职了。”
  “为什么?”
  “因为他公布了王室开支,所以人民信任他,因为挑起了人民的愤怒,王室和贵族怎么会允许他继续任职呢。据说国王的军队就要开始屠杀巴黎市民了,我看,忍耐和麻木要到尽头了,我曾经对你说过的,期待国王振作,国家改革的想法,现在我觉得似乎要靠另外的东西来改变。”
  “要靠民众的力量和高尚的智慧。”
  “反正不是巴黎那些粗鲁的女人。”
  夏露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她公爵的千金小姐,都没有嫌弃那些妇女,安托瓦又为什么这样说。
  紧接着,她自己的课程也开始了。
  她觉得一开始简直是噩梦,琼露大夫把死人的骨头往她们身上扔,惹得姑娘们发出大呼小叫。后来又是一些画着恐怖图案的画卷,那上面的人如同魔鬼一样,不是肌肉外露就是青筋弥漫。整夜整夜地恐惧得睡不着,她有时候甚至质疑,难道帮助别人要从这些开始?
  有时候因为害怕,她只好起床。接近凌晨两点的时候去看看楼梯拐角的房间门缝露出的暗淡的光,那是安托瓦在看书,知道有这样一个人还没有睡,觉得偌大房子里不止她一个人还醒着的感觉真是安心,她就喜欢看他门口的灯光,看到了那光,哪怕是拖鞋的响声也不显得那么可怕了。
  有那么一天,门居然开了,确定从那里面走出来的是安托瓦以后,她莫名地高兴。
  “晚安。”她说。
  “我说过,小孩子不能熬夜。”
  “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
  “怎么?”
  “怕。”
  他笑着向她伸开胳膊,夏露于是走下楼梯,让他抱着:“医学是很了不起的学问,不能不认真对待。”
  “我怕鬼,我总觉得那些骨头的主人缠着我。”
  “听我说,医学院的人选择的都是道德高尚的人,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献身学术,培养救死扶伤的崇高德行的医生,他们怎么会缠着你呢?”
  说着说着,他们便进到了房间,他的蜡烛烧了一半,桌子上的书虽然多但是很有秩序地摊开堆放着。
  “每天半夜都听见你的房间有响声,今天特意出来看看。如果你害怕,就睡在我这里。希望我看书不会打扰到你。”
  什么?“不必了,谢谢。”夏露用喝退色狼的语气道谢。
  “你确定?”
  “要是和你共处一室,我的名声就败坏了,我可是好人家的女儿。”
  他总是在这样的问题上笑得这样开心,现在他一只手按桌子另外一只手捂嘴巴,笑完了,终于说话了:“我不恋童。”
  “走了,再见。”
  “那好啊,”他故意抬高了声调,“睡个好觉,咦,刚才从门后过去了个什么……”
  “呀!”她忽然觉得全身冰凉头皮发麻,断没有迈向门口的胆量,心脏仿佛要涨破胸膛一样疯狂蹦跳,她咬牙一扭头,躺到他的床上用薄毯蒙住头,听到脚步声,然后一只温柔的手把毯子掀开到肩膀,她睁开眼睛看着他。
  “把头放在被子里,容易做噩梦。”
  夏露很快睡着,但是时间并不长,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听见外面异常的喧闹,罗莎莉和贝纳尔因为紧张而放大的声音。她在床上蠕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发现安托瓦不在身边,蜡烛里的油却还是融化着的。外面的喧闹声一阵大过一阵,夏露趿上拖鞋轻轻开门,来到通向大门的楼梯口,安托瓦穿着齐当,手拿深兰色外套也在那里。
  “发生什么了?”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悄悄问。
  “王室从边境调来的军队向民众开火,战争打起来了。”
  “战争?”她没有经历过战争,只听说过战斗中的英雄事迹以及他们遭遇的危险。参加过七年战争的老将军们经常谈论当时的事情,“真可怕,安托瓦,是不是战争面前的人都很卑微?”
  “不会的。听,好象在说谁呢。”
  她听到的是这样的话:“卫兵队在帮助我们打吗?”
  “啊,那是奥斯卡领导的队伍呀!”
  奥斯卡?奥斯卡!
  夏露倒抽一口冷气。奥斯卡,你背叛了国王、王后和你所属于的阶级,向王室的军队开枪?连拉法叶特侯爵都没有这般直接,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要你的国王和王后了?你不要你的家,你的朋友了?到底是什么在支持你这样做?可是我还是这么相信你的抉择,就如同安托瓦完全信任我一样;“她所做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喃喃自语。
  “自由,平等,博爱。”安托瓦说着又开始揉她的头发,“我也真是,你这样的小孩,还带你来巴黎。乖,我不在的时候多待在家里,可千万别去外面了。”
  还没有明白意思,他便夺门而出,贝纳尔拦也拦不住。
  说他要去竞选议员吗?
  说他再回到这里的时候,就不再是荒唐的小青年了?
  他仿佛一个天使,轻快、踌躇满志地走进了枪林弹雨,消失在硝烟里。
  他这一去,还回来吗?
  她开始抚摸自己一边冰凉的脸。

上一页下一页

peggyfan的其他作品peggyfa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