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坍塌的灯火》(第二部) 作者:peggyfan

第六章

  她最喜欢琼露的诊所,连一同学习的姑娘在饭桌上打嗝她都能够容忍。在琼露这也是她的思想启蒙地。
  她没能学到琼露的气概,受了侮辱还能表现得若无其事。旧时代的盛气凌人态度时不时就跳出来作怪,有如现在这位先生对她表示的不信任和轻蔑,夏露只觉得他在藐视自己长期艰苦的学习,当然,他是看不到她夜晚在书桌旁翻阅借来的书籍,也许更不知道她玩命研究只是为忘记学业以外的一切东西。
  这么一个不修边幅长相怪异的男人,以为自己就有资格指责读过正规医学院的琼露。如今还用考核的眼光时刻准备挑剔琼露的动作。
  “要不是他伤势紧迫找不到别的外科医生,我才不会让个小丫头来做这种事,”他说,“缝合伤口可不是做针线活。”
  在穿针的夏露憋了一肚子火气,要不是琼露亲自拦着,她真会把手里的东西一摔,让他们滚得远远地去,想死在哪就死在哪。
  “我们能做的只有让他们刮目相看。”琼露用凉开水清洗伤口,压低了嗓门用最小的动作最小的声音提示。
  “如果是我,就把话放在心里。”
  这个男人惊异地看琼露从密封蒸锅里取出针线镊子止血钳,仔细缝合。说真的,针线穿过皮肉的滋滋声让夏露几乎要晕倒。亏她琼露还面无表情。
  “你是这里的护士?”男人转而提问。
  夏露点头。
  “肺炎有什么体征?”
  夏露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咳嗽,肺部听诊有湿罗音。”
  “什么疾病会半夜窒息醒来?”
  “急性左心衰。”
  “其他临床表现。”
  “两侧肺有水泡音,咳粉红色泡沫痰,哮喘。”
  “啊,”他向后靠了靠,“看过点书。喂,医生,你在哪里读的医学?”
  “我代她回答吧,她工作时候是不说话的。在波尔多。”
  “哦?好啊,我的校友中居然有个女人。说起来从前是有那么个女军官,看来女人也不止会生孩子而已。”
  “您早就该明白。”夏露硬邦邦地说。
  “不过,”手术台上的人说,“请还是快点,后面还有很多人在排队。”
  “今天的病号特别多呀。”
  “托拉法叶特老爷的福,愿上帝别保佑他。练兵场到处都是死人和伤残号,他们,他们……”
  门外由远至近传过来马蹄声,听起来还不止一匹,房间里的二位一听声音就跳了起来,琼露一边追着跑一边打上最后一个结。
  “是马拉!”“抓住他们!”
  一片混乱,士兵象潮水一样填满了房间里的空隙,琼露为了把缝合线打结已经追出去很远,话多的傲慢男人边跑边回头喊叫:“我请求你!做我学生!让你的内科也能够开张!”
  “别让他跑了!”一匹马从夏露头上跳过去,她赶快抱住头。
  喧嚣平静下来的时候,她发现琼露被拉法叶特的手下逮捕了。
  “喂!你们不能这么做,”夏露站在两米远的地方,她还以为这群大兵买宫廷规矩的帐。果不其然,人家除了用山猫眼睛瞄了她以外,根本没理睬。
  “我请求为她辩护!”
  这句话在士兵听来也许搞笑的成分更多。
  琼露不愠不火地说:“把娃娃给我好吗?坐牢肯定很孤独,我可离不开我的洋娃娃。”
  老兵发出爆笑声。
  “上尉,我请求您,这位女士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
  “那么就拿给她吧,迷人的宝贝,看在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们可舍不得把你当从犯逮捕起来。”
  “别用我洋娃娃的裙子擦眼泪。”琼露龇出獠牙,那獠牙上分明写着“照我说的做。”
  夏露把手插进娃娃的内层,装做是在哭泣的样子摇摇晃晃靠近,以便把手伸进裙子内层。趁兵哥们没笑够的时候,这会儿不容多说,她拔出一支冒火花的纸筒飞快地扔了出来,纸筒爆炸了,烟雾弥漫,趁这机会她拖上琼露就跑,还不走大路,专挑飞檐走壁和小管道,不一会儿就上了房顶。身后枪声一片,只听身后的琼露叫唤了一声。
  “你受伤了?”
  “没有,我的裙子破了。刚才的动作不够熟练。”
  “哦。”
  “跳下去!”
  “什么?哇!!!!!!!!”
  这一跳真是时候,可以肯定是琼露认准了下面有人肉垫子才做的动作,因为洋娃娃降落伞对两个少女而言吃力了一点,下面必定得有东西缓冲。
  罗伯斯比尔瞬间发现几欲殴打他的人被两个小姑娘代替,这两个人还抓起他就跑。
  “你没受伤吗?琼露。”她俩边跑边联络感情。
  “我很好,你呢?”
  “比天主都健康。”
  是这么回事,作为缓冲的垫子,是把罗伯斯比尔堵在街角的一伙暴徒,他从练兵场逃出来意外倒霉地遇见了这些人,本以为今天在劫难逃,却不料准备挨打的时候两个大活人从天而降——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人掉下来高个子受着,两个小姑娘把他们压得在地上动弹不得,罗伯斯比尔因为个头%#$,毫发无损。
  终于到了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三个中了彩票的人背靠墙壁排成一排喘气。
  男士首先恢复:“又见面了,原来还记得我。”
  夏露呼出一口气,偏起头:“您好,罗伯斯比尔。”
  “今天被你们救了一命,多谢了。”
  “说起来,我们是被那几个男人救了命,虽然方式有点奇怪。”
  “你想怎么答谢,”琼露给她的宝贝洋娃娃拍掉灰尘,“请他们吃饭?”
  “这位是琼露·罗拉尔西医生,外科大夫。”
  “有执照正式开业的医生。”琼露大大方方伸出手,让罗伯斯比尔吻一下。
  “你们怎么正好赶到?”
  “因为拉法叶特。”夏露说。
  “他和你们这样从天上掉下来有什么关系?”
  “马拉从我的诊所逃跑,他们就改变主意来抓我了。这样做,真是抬举我的觉悟。”
  罗伯斯比尔走到一个拐角,停下来说:“现在你们怎么办?”
  “去我家。”夏露代她回答。
  “我送你们回去,三天以后再出门。”
  “我们一定小心……”
  “千万听我的,过几天就有好消息了。”
  这年头多好的消息也不过是空头支票。夏露悲哀地想。

上一页下一页

peggyfan的其他作品peggyfan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