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十三章

  “奥斯卡……”贾尔吉府上,奥斯卡刚从外步入家门,就被一声怒吼给震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张大手随之劈到,她的脸立时被重重的扇了一巴掌。这一掌力道实在太大,奥斯卡一时失去了平衡,整个人踉跄的就往后倒。紧随进门的安德烈见状,一惊之下,立刻冲上前接住奥斯卡,但无奈倒势已成,两人都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安德烈垫下,奥斯卡没被摔疼,但被扇的脸一下就红肿起来,钻心的刺疼。
  厅前,贾尔吉将军铁青着脸,努目圆瞪,冲着自己的女儿毫不留情的吼道:“告诉我,奥斯卡,你今天都做了什么,你向王妃提出了什么,你说……”
  奥斯卡用手按着滚烫的脸颊,在安德烈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突然被一向疼爱她的父亲这一打一吼,让她始料未及,看着努目而视的父亲,奥斯卡又是惊悸又是痛苦,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父亲的问话!
  “你去向王妃请假了,还一请就是三个月,就在现在,在王室处境最让人忧心的时候,王妃处境最尴尬的时候!你的职责哪去了,你向王室宣下的誓言都哪去了!你说……”贾尔吉将军骂着,红了双眼,上前又要再打奥斯卡。
  奥斯卡不躲不闪,只是睁大着双眼痛苦的盯着父亲!一旁的安德烈见此,连忙挡在奥斯卡前面,叫道:“老爷,不行啊……”闻讯而来的贾尔吉夫人和管家奶奶也冲上前,挡在贾尔吉将军前不住的劝阻。
  被这么一阻一劝,贾尔吉将军没能再打成女儿,就接着骂道:“这一年来你都做了什么,告诉我,你都做了些什么!你什么都没做,不再规劝王妃、不再整顿禁卫军,不再过问国事!你倒好,学起了那些纨绔子弟的样,过上悠闲自得的生活了,你行啊,你!原本以为这只是因王妃不听劝,你心中不快的一时之过,过一段时间后你就会自己想明白,重新负起你的责任来。所以我也就没去过分要求你,没想到你却因此落得个自在了,竟向王妃提到请假了,你行啊,你!我从小就这么教你的,是吗,让你在困难的时候像个胆小鬼般的躲开!你把贾尔吉家的脸都丢尽了。现在你就想自己自在,准备置王室和王妃于不顾了,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奥斯卡还是没有言语,偏过了头,茫然的望着因这事而惊慌的仆佣们!
  “王妃是让人失望,”贾尔吉将军舒了口气,又历声说,“但贾尔吉家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也要守护在王室左右。誓死效忠,这话,你懂吗?贾尔吉家的人,即使知其不为也要为之,无论如何就是不能毫无作为,你懂吗,啊!”
  贾尔吉将军说完这番话,又喘了口气,接着命令道:“你明天就给我去禀明王妃把这假给退了。”
  贾尔吉府的主人终于停下了他这突如其来的训斥,大厅里瞬时静了下来,空气也好像一下子凝固了,众人齐刷刷的望向他训话的对像!奥斯卡回转过头,原本清晰白净的脸,现在却肿得变了形,贾尔吉将军见之,心中不忍的抽了一下,这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愤怒之下的痛打,他的心也痛啊!
  “不,父亲,我不去!”奥斯卡终于开了口,却是让众人都心跳加快的话!
  “你说什么?”将军听闻此话,先是一惊,继而暴跳如雷起来!
  “我说‘不’,父亲!”奥期卡仰起脸凝视着上空,声音轻幽却又坚定的说,“假,我已向王妃请下了,就不会再去退回。父亲,从小到大,我的一切事都是你给我安排好的!我着男装、习剑术、入军校,及至进禁卫队、宣誓效忠王室、守护玛丽王妃,这些都是你一手替我安排好的。我一直都很遵从你的话,尽着我应尽的职责。而我心里也是一直很感谢你,因为,你没让我像那些公子小姐那样,过上庸碌无为的生活。但是,父亲,现在让我自己决定自己的事一次就不行吗?王室如此,王妃遭受非议,我知道我不应在此时告假,但,我尽过力了,父亲!却完全的无济于事。现在让我呆在王妃身边,看着王妃那样,我却无能为力,也无所作为,有的只是痛心,这样还不如让我去静一静。我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也决不会辱没贾尔吉家的名声,父亲,我只是想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接下去该走的路,这,你都不让吗?”
  “你决定了?”贾尔吉将军看着女儿问!
  “是的!”奥斯卡肯定的回答,看了父亲一眼,不再说什么,转身上楼,把自己关入了房中。
  “奥斯卡究竟怎么了,她想怎样?安德烈!”贾尔吉将军转头回问。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贾尔吉将军不可置信的瞪着安德烈,“你每天从早到晚陪在她身边,却什么也不知道,你都是干什么吃的?”
  “我真的不知道,老爷!奥斯卡之前什么都没说,今天一早就突然向王妃提出请假,王妃也很惊讶,想回绝她,但最终还是在奥斯卡的坚决要求下同意了!”
  安德烈是如实的说,却没有说出全部实情。虽然奥斯卡从来什么都不说,但从小的一快长大,朝夕相处,已让他能从点点滴滴中读懂奥斯卡。国家的命运、王室的荣辱、王妃的处境,再至初恋的煎熬,这些都是奥斯卡年轻的心所承受不起的!他太了解奥斯卡了,以至了解到根本无法找出话来宽慰她。他只能默默的陪伴在她的身边,默默的守护她!“上帝啊,只要你能让奥斯卡高兴起来,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她能开心、她能幸福,就算为此献出我的性命,我都在所不惜!”
  太阳已半垂于西边的天空,夕阳发出令人迷醉的黄色,带着淡淡的忧伤,透出一种凄美。
  奥斯卡倚在窗边,双手交叉于胸,呆呆的望着窗外,望着正朝地平线奔扑而去的太阳。夕阳给她的脸上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但站于窗前英姿的人,原本应该的美景,却是被呆滞的神情、红肿的脸庞上所掩映。连归巢的鸟儿也不忍于这过份伤楚的景象,朝奥斯卡不住的‘叽叽喳喳’的叫着,想把她唤醒!但奥斯卡一动不动的,好像一座石雕,好像时间已在她身上静止!直到太阳完全没于地平线,西边的光芒完全消失,夜幕降临,她还是这么静默着。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女仆进入点燃蜡烛,屋内重又现出光芒,奥斯卡才回过神来,走到桌前坐下。
  又一女仆敲门进来,回道:“奥斯卡小姐,夫人请您下去用膳。”
  听到禀话,奥斯卡没在回话,只是出神的注视着被晚风吹得左右摇摆的烛光,半晌才答:“你去回夫人,我不想吃。”
  “这……”女仆一阵迟疑,定定的看着她的小姐,见其一无反应,才答应着退下。
  屋里,一片空寂,奥斯卡移近烛台,摊开信纸,蘸满笔墨,写道:

亲爱的姐姐凯瑟琳:
  初春的来信我早已收到,本应早日回信,无奈一直心绪不佳,因而也就一直拖着没有动笔!同信一起捎来的画像也已收到,小露璐真可爱,都这么大了,记得我上次去看她时,小家伙都还没会走路!一晃就过了这么多年,小露璐都六岁了!母亲上次探望你回来,说小露璐的顽皮一点都不亚于我小时候,啊,让我好生想见见这个竟能与我相比的小丫头!
  今早,我终于向王妃请假了,整整请了三个月。姐姐啊,为这父亲暴跳如雷,不是我夸张,我从没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即使是那一回为了姐姐的婚事,父亲都没如此动怒!父亲一直对我期望甚大,但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在彷徨中,我这表现一定是让父亲失望极了,伤透他的心了!
  姐姐啊,我这三个月的假看来只能去打扰你了,你不怪我吧!我想我是要在你那里歇完夏了,啊,这个夏季,我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你那美丽的景致。再有,此次之行,我还要多带上一个人,她就是那个为接替你而被母亲找来的罗莎莉。你说你一直想见见她,看她长得什么样,可惜我没姐姐你的绘画本领,无法把她描绘出来,既然如此,那我不如直接把人带过去了,她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姑娘,姐姐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她就如你一般,温柔而坚强!
  你问我巴黎的情形怎样 ,凡尔赛又有哪些变化。真的很抱歉,我无法给你满意的答复,这里的局势愈来愈让人忧心,街上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可宫廷里、贵族们的生活一如既往的奢华无度!亲爱的凯瑟琳啊,我该怎么办呢?
  此时此景,我真的希望能快些见到亲爱的姐姐,见到可爱的小露璐,见到你们那小巧舒适的房子、美丽迷人的山林小溪,我真心的盼望着!
  最后请带我向吉约姆问好!

你的妹妹 奥斯卡
1780年晚春 记

  写到这,奥斯卡停下笔,烛光闪闪,她思忖许久,又提笔在信末写道:

  另:你所问的关于玛丽王妃和瑞典伯爵汉斯的事,我只能告诉你,确有此事,但并不如流传般风流放荡!我没想到这事竟已传到你们那了,姐姐啊,妹妹在这请求你:不要再关于此事询问我了,也请你别加入到那些流言蜚语中,他们毕竟都代表着一个国家,不是一般的公民啊!

  写完这,奥斯卡放下笔,折好信笺,装入信封,正要再提笔给信封注明地址,门外传来母亲的呼唤声,“奥斯卡,开开门!”
  奥斯卡连忙放好信,起身去开门。只见母亲独自一人站于门外,手中托着个盘子,盘上满满的盛着面包、奶油、水果和点心。
  “母亲……”奥斯卡心中一阵酸楚,忙接过母亲手中的盘子,扶着她进屋坐下。
  “饿了就吃一点,心里难受也别难为了自己啊!”贾尔吉夫人叹了口气说。
  “嗯!”奥斯卡答应着,把头靠在母亲膝上,由着母亲捋她那长长的金发。
  “还疼吗?”贾尔吉夫人心疼的抚着女儿的脸问。
  “不疼了!”
  “哎,再怎么也是女孩子啊,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都怪我,没能为老爷生下个男孩,就苦了你了,我的奥斯卡啊!”贾尔吉夫人动情的说。
  “不,这不怪你,母亲,我也是愿意的啊!”奥斯卡这么说着,泪水却从眼角悄然滑落,落到了她的手上、落到了母亲的手上!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