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二章

  罗莎莉站在贾尔吉府厅堂内,不安的环顾四周。屋子的宽敞豪华、陈设的富丽精美,这些都是她从未见识过的。虽然听过许多关于凡尔赛宫的吹捧;虽然在诗中读过许多关于富贵家族的华丽辞藻,但直到今天,站在这里,才真正体会到世界是如此不同。
  真要在这里住下去吗?罗莎莉心中有太多的顾虑,她不能不想这些。也许案上这个花瓶就可以买下她家几次了,这比她在商店里见到过的,那最美的,那她曾最想得到的刻花红玻璃花瓶,还要精致不知多少倍。
  罗莎莉忍不住把目光落到自己身着的裙子上,白底缀花的裙子,她轻轻抚摸着这密密缝制的五彩碎花,这是她最漂亮最得意的裙子,可与这豪宅比起来,却是这么的不相称。她不想再想现在的这些了,就让思绪顺着这花瓶、这裙子回到了一年前,那是多么快乐的日子啊,年轻的女孩脸上现出了幸福神往的表情。
  那个刻花红玻璃花瓶,可是爸爸答应送她的生日礼物,可在生日的前两天,她却被告知,买花瓶的钱已被拿去救治一户生病的穷人了。
  “孩子,花瓶只能让花儿美丽几天,它的美丽终会过去,可是救治一个生病的父亲却能让他和他的家人得到那么多的快乐,看到他健康的样子,看到他妻子和孩子那幸福的笑脸,你不觉得这就是你最好的生日礼物吗?”
  “是的,爸爸。”罗莎莉嘴中虽答应,脸上却掩不住失望的表情。
  那晚,心中失望的罗莎莉久久无法入睡;那晚,月亮没有升起,星星站满了整个天空;那晚,爸爸又接到急诊出去了,他总是这么忙。罗莎莉在床上辗转反侧,隔房的弟弟马克应早已入了梦乡,罗莎莉睁着双眼,呆望着窗外闪动的满天星辰,四周静悄悄的。她无法去怪爸爸,她知道爸爸做得对,但心里真得很难过,也许她真的不应该向爸爸要这么贵重的礼物,罗莎莉心中懊恼极了。
  也在此时,静夜里,罗莎莉听到极为轻微的若有若无的沙沙声,这太不象及平日听惯的老鼠跑动声了,会是什么呢?罗莎莉轻轻起身,开门,顺声走去。
  那是妈妈的房间,应也睡着而漆黑的房间,此时却闪动着幽幽的烛光。罗莎莉挨到门缝,只见瘦小的妈妈坐在昏暗的烛光下,手里捏着根针,正细细的一针一线的缝着件裙子。白色的裙子铺陈在妈妈的身边,随着妈妈手中闪动银光的针儿的一来一回,轻扑扑的上下浮动,扑打在  妈妈脚边装着五彩线团的篮子上,发出极其细微的沙沙声。
  罗莎莉后来知道,那是妈妈结婚时穿的裙子,是妈妈只穿过一次的嫁衣。
  她无法忘记生日那天穿上这件洁白的裙子的情景,无法忘记妈妈的微笑、爸爸的赞许、弟弟欢快的跳跃。那一天,她穿着这件裙子,单独跟着爸爸游历了巴黎各处美丽的郊野,去拜访爸爸救治过的许多病友,她知道,这是爸爸送给她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那一天,虽没有精致的花瓶,家里各处却被她从塞纳河畔采回的鲜花所插满,她发现,其实家里处处都有美丽的花瓶。
  她无法忘怀,那一天的那一刻,插满鲜花的屋里,妈妈端上晚餐招呼大家,爸爸放下手中的书本过来帮着布置桌子,她拉起因听她讲述一天的游历而羡慕不已的弟弟,转着圈儿,边答应着妈妈的招呼,边向弟弟许诺改天一定带他也去各处游历一番。
  罗莎莉真希望,那一天,那一刻能成为永恒,但命运的车轮却没有停止,而且还来了个大转弯,她的天就这么塌了,而且塌得那么彻底,她失去她所珍爱的所有,她不知她还能再拥有什么了。

*               *               *               *

  “罗莎莉!”一声亲切的呼唤把罗莎莉从思绪中拉回,她这才发现让娜·比代尔已经站在她面前。
  “夫人正等着你呢,跟我来吧。”让娜眯着一双小眼,微笑的说。
  罗莎莉点头答应,跟随让娜走过穿堂,来到了贾尔吉夫人的起坐间。
  起坐间非常宽敞明亮,布置得极其清新雅致。贾尔吉夫人从座位上站起迎接了她们。贾尔吉夫人身材高挑,五官清晰,仪态高贵优雅,脸带笑容,虽已四十开外,却仍风韵不减。
  让娜只简单介绍了几句,就告辞而去。
  屋里,贾尔吉夫人仔细的端详着罗莎莉,温和的说:“我听比代尔太太说起了您的身世,莫里埃尔小姐,对您的不幸我深表同情。”
  “多谢夫人,”罗莎莉低声答道:“夫人肯收留我这个孤女,就是对我莫大的帮助了。”
  贾尔吉夫人善意的笑了:“您很知礼,莫里埃尔小姐,比代尔太太对您很是赞赏,我想她没有说错,我可以称您罗莎莉吗?”
  “当然可以,夫人您太客气了。”
  “那你也别客气,罗莎莉,你请坐吧,贾尔吉府不同于别的贵族府邸,不讲那么多礼节,你也不用那么拘谨。”贾尔吉夫人亲切的说,眼光透着智慧,也透着慈祥。
  罗莎莉抬眼看向夫人,这番话多少让她有些意外,但也减去了她的诸多不安。两人坐定后,贾尔吉夫人又细细的看了看罗莎莉,问:“你多大了,罗莎莉?”
  “下个月就满十六了。”
  “是吗,比奥斯卡只小一岁多点。”贾尔吉夫人自语着,接着又说:“我想比代尔太太已跟你说过小女奥斯卡了吧!”
  “说过,她对奥斯卡小姐很是赞美,她说奥斯卡小姐非常美丽和顺,是个受人欢迎的小姐。”
  贾尔吉夫人听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虽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但罗莎莉也发觉这笑容中带了一丝苦涩。
  “是受人欢迎没错,却不是受人欢迎的小姐。”贾尔吉夫人说着,又叹了口气,双眸凝视着罗莎莉,接着说:“我一共生有六个女儿,五个大的都已嫁人,看到你,又让我想起她们,想起她们在时的欢乐。”贾尔吉夫人说着站起,走到室内的左侧,那里悬挂着一幅画,一幅不算很大也不算很老练的油画,但从细致的画面可以看出,作画者是非常认真也非常用心的在画的。
  “这是我第五个女儿出嫁前画的,画的正是她们六姐妹。”贾尔吉夫人说。
  “画得真好。”罗莎莉赞道,又问:“持剑的就是奥斯卡小姐吧?”
  “是的。”
  “她真美,夫人,就如战神阿瑞斯,有着无人可及的英气。”罗莎莉凝神注视着画,由衷的赞叹。
  油画是以希腊神话为背景而作。树林里,溪水边,春暖花开,万物葱茏,六位女神飘然而至。她们有的手捧鲜花,有的臂提花蓝,有的彩带起舞,有的抚琴高歌,脸上洋溢着青春美丽的笑容。而整幅画中,最引人注目,是最末尾的一位,她不是长裙飘舞,而是独自屹立一旁;她没有灿烂的笑容,没有鲜花相伴。与整幅清新浪漫的画风相比,她似有点格格不入,但光芒却又是由她而发。她岿然而立,金色的长发迎风展动,面色庄严,英气逼人又不失典雅秀气,长剑持胸,熠熠生光,照亮了整片树林、整幅油画。
  世上真有这样的人物吗?罗莎莉不由的叹赏。
  “她一直就是六姐妹中最美的一个,却从小就被她父亲当做男孩来教养,着男装、学剑术、进军校,一直就以继承贾尔吉家世袭爵位为任,以守护王室为志。”贾尔吉夫人说到这,回过身来,肯切的注视着罗莎莉,说:“罗莎莉啊,我找你来,就希望你能陪在奥斯卡身边,跟她说说女孩子的话儿,做些女孩子的事,这,你能明白吗?”
  罗莎莉能真切的感到贾尔吉夫人的忧心,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是每当她做错事抑或是受到欺负时,都能从母亲那感受到的。
  “我明白,夫人。”罗莎莉颔首答道。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