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五章

  归巢的鸟儿在窗外“叽叽喳喳”的欢叫不停;顽皮的小松鼠从树洞里探出头来,好奇的东探西望,一下子窜了出来,又“嗖”的窜了回去。落日散金,斜照满屋,色彩斑斓,温暖怡人!
  奥斯卡倚在窗前,微风轻拂,吹乱了她的满头金丝,她伸手轻轻挽齐。一双眼怔怔望着窗外的暮色,“已经二月了”奥斯卡叹了口气,“凯瑟琳姐姐出嫁也有半年了。”
  那个新来的罗莎莉是多么像她的姐姐凯瑟琳啊,一样的温柔娴静,也一样的坚强不惧。
  凯瑟琳,那是和她年龄最近的姐姐,和她性格迥异的姐姐,也是和她最亲近的姐姐。奥斯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那是怎样个时光啊,每当奥斯卡练剑练累了,总会到这个姐姐房中,或是听她念首诗、或是给姐姐兴奋不已的诉说她刚刚又闹出的笑话;但更多的是,静静的坐在那,看着姐姐作画。凯瑟琳姐姐是家中的才女,尤其擅长绘画。每当这时,她的一切劳累都会消散,时间就在这样的静谧平和中流淌而过。
  而打破这种平和的,则是姐姐那天的决定:那天当父母再次催婚时,凯瑟琳道出了她要嫁的人是吉约姆·德·寒尔。那天,奥斯卡看到的是,姐姐镇定而决绝的眼神。
  遭到坚决反对是意料之中的,贾尔吉将军的女儿怎么能嫁给这样一个人,一个没有任何财产的贵族,一个只有着贵族姓氏的平民。
  那天,面对母亲的开异劝说,父亲的吼叫怒骂,凯瑟琳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回一句话。直等到一切都冷下来后,她才如往常般回到自己的房中,拿过一块画布,坐下来一门心思的画了起来。这一画就是三天三夜,不吃饭不喝水也不睡觉,甚至也不流眼泪,见人来劝反而先笑,笑得劝的人反倒落泪来。她画的正是姐妹们在林中溪边欢乐的情形,画得那样细致那样认真,好像是在用她的心她的血她的整个生命在画。
  三天里,奥斯卡大半时间都陪坐在姐姐房中,不敢劝也没有劝,她知道,凯瑟琳拒绝父母选中的对象,拒绝象其它姐姐那样早早就出嫁,为的就是这一回。这一回看姐姐作画,已没有了往日的祥和,两人的缄默,换来的是伤感与压抑。
  “真的决定,就为了吉约姆,抛弃所有,背叛这个家族?”第三天,奥斯卡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虽然她也知道,问是白问。
  “你是知道的,奥斯卡,如果没有吉约姆,我是无法活下去的。”
  “这,真的值得吗?”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奥斯卡,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和一个她爱着也爱她的男人一起生活了。”
  “我不这样认为,凯瑟琳,怎么能把自己的一生都决定在一个男人身上,你不是只有吉约姆,你还拥有许多啊,怎么能就为了这份爱情而放弃自己的所有呢!”奥斯卡脸色激动,大声叫着。
  凯瑟琳缓缓放下画笔,低下了头,良久,她才说:“我与你不同,奥斯卡,我是个渺小而自私的女人,无法承担太多的责任。我这一生,不求什么,只想和自己所爱的人一起生活,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这,你能明白吗,奥斯卡,我亲爱的妹妹!” 
  奥斯卡摇着头,紧闭着双唇,好让泪水不至落下,好一会儿,她才说:“为什么要这样,凯瑟琳,我希望你能幸福,但,为什么非要这样你才能幸福?”
  “对不起,”凯瑟琳叹着气,说,“由于我的选择,伤了你的心,也伤了父母的心,我知道你们是真心爱我的,但我没有办法,我别无选择。”
  “凯瑟琳……”奥斯卡欲言又止,紧咬双唇。
  凯瑟琳没有再说什么,重又拿起画笔,但只是轻轻的画了几笔,就又停下。
  一切都很静,只有夏蝉鸣声不断;没有风,厚重的云朵把太阳也藏了起来,天空一片惨白,大地一片阴沉。
  “奥斯卡,”凯瑟琳重又抬起头,声音是那么微弱,好像是从地缝里渗出,透到地面来就已消尽,“你一直是我们六姐妹中最美的一个,我一直不敢画你,但今天,我的好妹妹,就让我画你一回吧,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凯瑟琳笑了,笑得很凄楚。
  “不,凯瑟琳,”奥斯卡颤道,眼中的泪珠终于落下,“你不要这样说,母亲已经在求父亲了,父亲也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你毕竟是他的女儿。而且,虽然吉约姆已没有土地和财产,但好在他还是个贵族,在这问题上不会很难。我的姐姐,你一定要挺着,不要放弃,即使到了最后什么都不行了,我,还有安德烈都会尽一切可能帮你。”
  “谢谢你,我的好妹妹,但是现在,请你坐下吧,就让我好好画你一回。”
  画笔终于落到光芒的中心,春风里,花丛中,在战神的光芒下,女神们载歌载舞。
  三天三夜后,坚定的贾尔吉将军终于做了让步,他先看了看自己的夫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小女儿奥斯卡身上,说:“好,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不想管了。”
  凯瑟琳·法兰索瓦·德·贾尔吉的婚礼终于在夏末来临,但却没有她四位姐姐的豪华壮大,而只是在一个小教堂中简简单单的举行,参加的人也只她的母亲和三个姐妹。她的父亲除了拿出一笔钱,为这个不被认可的女婿在乡下买了土地和房子外,就没有再过问一丝一毫。
  奥斯卡从没参加过这么冷清的一个仪式,但这却是她见到的姐姐最美的一个时刻,这也许也是她参加的最真实的一个婚礼。

*               *               *               *

  “咚、咚、咚”门再次被敲响,应声而入的却不是新来的女孩。
  “咖啡没有煮好,奥斯卡,我给你带来了葡萄酒,”安德烈人未进声先来。
  太阳已经沉没,霞光中奥斯卡回转过头来。
  “怎么了,奥斯卡,你没事吧?”安德烈关切的问。
  “没事。”奥斯卡抹干眼中的泪水,笑着说。
  “真的。”安德烈将信将疑,取过葡萄酒递了过去。
  天暗了下来,女佣进来点燃了蜡烛。微风拂过,烛光轻摇,奥斯卡放下饮干的酒杯,问:“安德烈,你说凯瑟琳真的会很幸福吗?”
  “当然,”安德烈似有所悟,又疑惑的说,“为什么这样问,你不是刚收到凯瑟琳小姐的信吗?”
  “是啊!”奥斯卡轻笑。充溢着一片喜悦,描绘着乡村各处的美景和风土人情,字里行间都带着欢快。最后还特兴奋的透露,她怀孕了,要当妈妈了,吉约姆也高兴坏了,两人正为孩子的到来做着一切准备。
  “那个叫罗莎莉的新来的女孩,在性情方面真像凯瑟琳,”奥斯卡说,接着又问:“你对她知道多少?”
  “听说是比代尔太太的邻友,只一年内先后失去了父母、弟弟这些所有的亲人,成了个孤儿,挺可怜的身世,奶奶刚把她认做了孙女。”
  “是吗?那你不就有个妹妹了 ,要好好珍惜啊。”奥斯卡笑着说,转而又一本正经道,“不过她虽然得到了母亲和婆婆的认可,但要想在这呆下去,也还得过我这关。”
  “你要怎么着?”安德烈一脸怪笑又好奇的问。
  “这以后你会知道的。”奥斯卡故作神秘的说。
  敲门声又再度响起,随着应答,罗莎莉托着盘子走了进来,说:“奥斯卡小姐,咖啡煮好了,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
  奥斯卡和安德烈相视而笑,也是到开晚餐的时间了。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