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之歌》 作者:qhx1020

第八章

  “你真要一个人去?”安德烈站在马厩前,看着奥斯卡为她的爱马——月光,解下缰绳、戴上马鞍、放好马镫。
  “是的。”奥斯卡边系马鞍边答,头也没抬。
  “为什么?我们从来去哪不都是一起的吗?奥斯卡,我是你的随从,照顾好你、保护好你是我的职责。而且,以你的身份、地位也不适合一个人出门,全凡尔赛、甚至全巴黎的人都认得你,万一被认出来,被老爷夫人知道,奥斯卡,后果可是……” 
  “别说了,安德烈,我已决定,不会再改变。”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奥斯卡轻轻拂了拂了月光的鬃毛,拉过缰绳,回头对安德烈说:“放心,安德烈,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也请你替我保守这秘密。”
  看出奥斯卡态度坚决,安德烈只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奥斯卡会心的笑了,迎着晨曦走上前,伸开双臂抱住安德烈,把头靠在他的宽肩上,“谢了,安德烈,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说完,奥斯卡后退,转身跨上了月光,一甩马鞭,急驰而去。
  安德烈站在原地,望着奥斯卡如风般卷尘远去,太阳刚刚升起,阳光柔和的洒在大地上,夏日的花儿落满整个庭园,晨风袭过,飞花起舞。
  安德烈知道他要守护的人要去哪里,虽然对方并没向他说过什么,他还是能猜出,对于做出这个决定奥斯卡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               *               *               * 

  晨曦微散,光芒淡淡的印在奥斯卡的脸上,闪闪发亮。出得府来,奥斯卡没有走上大道,而是拐进条难以辨认的羊肠小道,小道泥泞不整,散发着阵阵恶臭,这是贵族府邸排放污浊的地方。但,从这里可迅速穿跃这片豪宅,进入一片茂密的树林。这是小时候安德烈发现的,自从儿时安德烈第一次带她走了趟这条捷径,奥斯卡就爱上了这条路,爱上了这片树林。每次出门,只要不是去凡尔赛,她都会走上这条路,进入这繁茂的林子。她和安德烈不知多少次进入这片树林,这里也不知留下了多少他们的印记。
  今天,奥斯卡第一次一个人进入了这林子,她放开了缰绳,任由月光自己辨路而行,她只时不时避开衡扫过来的树枝。
  清晨的树林,雾还未散尽,树叶上还转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把奥期卡的身上、脸上、发上碰得水淋淋的,金色的发丝上挂起了粒粒水珠,面颊上也闪着水光。林子越入越深,树木也愈是高大繁茂,阳光已只能从点点缝隙中挤入。奥斯卡翻身下了马,牵着月光,踩着露水继续前行。空气清冽,鸟儿在树梢上啁啁地叫,时而又轻快的跃起,穿梭于林中,时隐时现,忽高忽低;清新滋润的空气,带着树木、花朵、鸟儿的气味,甜美怡人。
  眼前已没有路,但这对奥斯卡却早已不是问题,这里的一切她都太熟悉了,她早已铭熟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路自在心里,自在眼前。
  终于走到了林子的尽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弯延而上的小河,远远望去,有几个农家妇人在河边汲水。奥斯卡留恋的回望了眼昌翠的树林,翻身上马,一拍马鞭,如箭般沿着河床闪射而过。太阳已高高升起,风儿掀起奥斯卡的金发,在灿烂的光芒中如金色的流星,河边的妇人不由的驻足望去。
  一直驶到河水变浊,人烟渐多,奥斯卡才拐上了一条驿道。顺着这条大道一路而去,渐渐的又进入了片林子。但这片树林并不茂密,树木也裁种得很整齐,林中道路宽敞平整,一路而上,不时可看到装璜美丽的房屋在林中映现。
  又前行了一刻钟,奥斯卡才在林末一个偏角的房前停下。
  这是一栋雅致的林间别墅,并不精美豪华,但却舒适可人。房前用高大的栅栏围成了个小小的花园,载种着一大片美丽的玫瑰,此时,玫瑰正怒放,开着一白一红两色艳丽的花儿:白的如山顶的积雪,似十五晚的圆月;红的像东方天空的云霞,似人们滴下的鲜血。
  奥斯卡刚下得马来,就听到一个洪亮的妇人声从屋里传来:“啊,我正说了,这么轻快的马蹄声,一定是奥斯卡上尉到了,菲尔逊先生还不信,说这么一大早的,上尉您哪会来,哈哈,看吧,还是我猜对了。难怪呢,今早的鹊儿叫得这么欢快,原来是有贵人要来了。啊,我美丽的上尉啊,能再见到您我真是太荣幸了。”
  说话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的贵妇,身材高挑,一张脸并不漂亮,所以打着浓妆。此时她满脸堆笑的,急步走出,迎到了奥斯卡跟前。
  奥斯卡也含笑礼貌的问候道:“早上好,莫尔夫人,十分抱歉,这么一大早的就来打搅您。”
  “哪里早啊,看,我都穿戴整齐了,上尉您来得正好呢!”莫尔夫人喜笑眉开的说。
  下人过来牵走了月光,汉斯也迎了出来,笑着对莫尔夫人说:“夫人可不能再称呼奥斯卡为上尉了,两天前王妃陛下已正式任命奥斯卡为禁卫队队长了,她现在的职位已是少校了。”
  “啊,是吗!”莫尔夫人一声尖叫,连忙不住的对奥斯卡陪不是,又是祝贺,又是恭维。奥斯卡只是礼貌的摆手接受着,随着汉斯进入屋里。
  屋里又是另一番景致,摆设豪华富贵,每一样家具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和挑选的,足见住在这的人一定品味高雅,身份高贵。
  两人坐定后,莫尔夫人亲自端上了点心酒水。她,只是一个普通贵族出身,对于能在这两位凡尔赛的红人面前献殷勤,感到异常高兴。她本就没什么财产、来路,自从两年前丈夫死后,就更没路子往上走了。本来也认命,守着丈夫遗下的这唯一的房子过后半生了,没想到,年初突有人介绍,说一个外国来的伯爵大人看中了她这房子,想在她这里租住,这让她兴奋不已,而更没想到的是,这位年轻英俊的伯爵,结交的更是凡尔赛一等一的人物,真把她乐死了。现在她在朋友圈中说话,都是得意非凡,眉飞色舞,骄傲无比。当然她并不知道,这位伯爵之所以会看中她的房子,只是因为它地处偏僻,又正好在凡尔赛与巴黎必经之地,正好是他来往于两处的最佳地方。这位夫人只是梦想着,有那么一天,经由这位伯爵,或是这位伯爵的朋友,进入凡尔赛的舞会,然后博得那些高贵人士的怜悯和同情,听说以前的太子妃现在的王妃就是最具同情心的了,那么,她的地位身份从此就不同了,到时啊,再为她那不学无术的儿子找到一位高贵美丽的什么爵的千金。啊,想到这,她做梦都在笑。前途是多么美妙,啊,上帝啊,你真是公正无私。
  奥斯卡可没注意到莫尔夫人美妙的笑容,她接过端上来的葡萄酒,轻轻饮下,默默的看着汉斯,久久都没有言语。汉斯也接过酒杯,摆手让莫尔夫人退下,看着奥斯卡,问:“奥斯卡,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来看我的,说吧,有什么事?”
  奥斯卡放下饮干的酒杯,正色道:“汉斯,有件事我得先忠告你。”
  “哦!”汉斯低呤一声,也放下了酒杯,盯着奥斯卡,末了才说:“你的意思我明白……”
  两人对视了片刻,都似含有无法诉说的苦楚,“既然你明白就好了,”奥斯卡低下眉头,正容而公式公办的说,“汉斯,我看你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回瑞典去吧!”
  汉斯闻之一振,好一会才说:“是为了玛丽王妃吗?是谁误会我与王妃有什么关系?”
  “现在还没有,”奥斯卡依旧平静的说,“不过,我与诺伊雅夫人都有相同的预感。”
  “我明白了,”汉斯低下头,也装住若无其事的说:“玛丽王妃陛下的确是对我太关心了一点,这样很容易引起别人的非言非语。”
  “以前她还只是太子妃,她和谁交往,大家比较没有那么在意,但是,她现在已经是法国王妃了,也是全国人民瞩目的焦点,她不同了”奥斯卡还是公式的口吻,“我劝你还是快点回去,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奥斯卡……”汉斯盯着她,轻唤着,然后又低下头来,双手交叉支住额头,低语:“的确,反正我迟早也是要回去的,而且暂时,我都不能再回到法国来了,可是,法国真的很迷人,玛丽王妃更是太美丽了。”
  奥斯卡转过了头去,她不想看到汉斯这痛苦的样子,她站起身来,走去取下衣架上的帽子,刚想说辞别的话,汉斯却先抬起头,唤道:“奥斯卡!”
  “嗯”奥斯卡应声回头,眼神迷离,莹光闪闪。
  “你,你会不会觉得寂寞?”汉斯神态惘然,但还是关切的问:“你身为女人,却打扮成这样,你浪费了青春,也得不到身为女人应有的幸福……”
  奥斯卡轻轻的笑了,“我,为了继承家父贾尔吉将军的意志,从小他们就是以男孩子的身份将我养大,因此,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自然,或是有什么好寂寞的!”
  两人又再度对视沉默,好似互望的眼神中,一切已尽在不言中,“嗯,奥斯卡,”汉斯惋惜的说:“我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相见。”
  奥斯卡默默点点头,希望、以后,这有太多的未知数了。
  窗外,一阵狂风袭来,落叶随风卷散,洒满天空,好像秋天已提早来到。
  就这样,汉斯他终于离开了法国,这个让他恋恋不舍的美丽的国度,经过相当长的四年光阴后,他才再度踏入法国的国境。
  对于他离开所给人带来的伤痛,玛丽王妃是以更多的游玩、舞会、赌博和穿衣装扮来消散;而奥斯卡只是把这深深的藏于心中,她有她的职责,汉斯离去带给她的痛,很快就被另一件随之而来的忧心所占去。
  而当然了,汉斯的离去,还给一位夫人带来了莫大的悲哀,这位莫尔夫人以后每天都只能自怨自艾,为什么啊,她的梦想,她的所有希望,她的人生啊,上帝啊,你太不公道了!

上一页下一页

qhx1020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