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玫瑰甜点》 作者:青蓝

第一章

  身体复原的速度比我期待的要慢得多,医生说那是因为我的身体原本就太虚弱了。当我终于能够健步如飞的时候,第一场雪已经悄然飘落了。身边的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凶,比赛着限制我的自由,自从来到这个小镇,我也就只获准在院子附近走走。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吧,我只是丧失了部分记忆,智力又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不行,你今天不能出去,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现在天气这么冷,万一感冒了……”安德烈你真是个超级奶爸,比老妈还烦。我一眼瞥见了架子上的宝剑,跳起来抓在了手里:“那就陪我去院子里练剑,你总不忍心见我闷死吧?安德烈。”“明天,行不行?”“今天!”“现在太晚了,而且雪还没停呢。”“不行,就是现在!” “奥斯卡,你也不忍心见我有什么意外吧”,安德烈点燃了烛台上蜡烛,“我这个时候陪你练剑,奶奶不会让我活到明天的。” 讨厌,又来这一套,博取我的同情心,让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有这三个人在身边,我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见天日。
  拔剑出鞘,剑锋在烛光里散发着幽冷的光,如此的熟悉,我忍不住伸手去触摸,他(剑在法语里是阴性还是阳性?)一定陪伴了我许多年,这许多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知道安德烈一直在注视着我,他的目光我似乎有生以来就从没有逃脱过,每次我回望过去,那目光里都是满满的期待,我知道他期待着我恢复记忆,我也想啊,可我们谁也没有办法。造物弄人,真不知道天上的神是怎么想的,我有得罪过他们吗?烛光在他的脸上跳跃,记忆深处隐约的有什么在萌动,就像每一次靠近的时候,他身上飘散的那一种淡淡的檀香,总能让我觉得似乎抓到了连接从前生活的某条线索,虽然每一次都是失望。我出神的望着这如此熟悉的面容,为什么是如此温暖的气息?在摇曳的烛光里,我分明看见他的目光如炽烈燃烧的火焰。我在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目光?在哪里?炽烈到可以把人灼伤!我惊慌的避开他的注视,才发觉自己竟然在微微的发抖?沉默,我听得到有什么在我们身边静静的流逝。终于调匀了呼吸,“很晚了,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我低声说着,始终没有勇气再抬头看他。回答我的是沉默和逐渐远去的脚步声。
  心跳依然找不到节拍,两颊依旧滚烫,还好,长剑在手。冰冷的、神秘的、充满诱惑的光芒,这把剑是有灵魂的,此时此刻,剑魂就在这片空间里弥漫。我想到了父亲,这么久了,一直没有见过他。父亲,此刻,您究竟在何处?
  记忆里第一次失眠了,辗转反侧,我拼命的搜索记忆中的信息,我记得我读过的每一本书,我记得我学过的每一个剑式,我记得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我记得每一幅画,每一座雕像,每一段乐曲,可是,我找不到熟悉的人,找不到我做过的任何事。为什么?为什么?头裂开了一般的疼,每一次我拼命的回忆,都是这样的结果。我知道,今夜是注定无眠了。
  我听到有细碎的石块从院墙上滚落的声音,是不是有人翻墙进了院子?轻微的脚步声证实了我的猜测。什么人?小贼?来得正好,我正闷得发慌呢,竟然有傻瓜送上门来。从窗子望去,来人正溜向母亲的房间。奇怪,还真没见过大雪天偷东西的。轻轻推开窗子,我跳了出去,尽量让脚步轻得像猫,没等那人反应过来,我已到了他身后,把剑架在了他脖子上,“想活命的跟我走,我不想惊扰我的家人。”
  “队长?!是你吗?”来人的声音里竟然充满了惊喜。
  “别废话,快走!”
  从墙上跃下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依然有些虚弱,或者仅仅是因为地上的积雪,落地的一瞬间我险些失去平衡。“队长!”来人冲过来想要扶我,我迅速的把剑锋横在了我们之间,“耍什么花招,你到我母亲房间想做什么?”“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查尔杰夫人的房间,我是来找你和安德烈的。”
  雪早已停了,遍地的积雪反射着满月的光辉,把周围的一切映照得清清楚楚。眼前站着的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英俊的脸上毫不掩饰的喜悦和目光中的诚挚,使我对他的话无法怀疑。来找安德烈和我?我们很熟悉吗?
  “队长,看到你太好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音信,弟兄们都非常担心你。安德烈当时只给了我一个大致的方位,没想到是这样偏僻的地方。”
  “队长是谁?你,又是谁?”我问。
  来人的脸瞬时变了色,腭骨颤抖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发生了什么事?或者,你不是奥斯卡·法兰索?”
  “我是。”
  “不可能,不可能,你会不认识我?”来人的脸色已由灰白转为了绛红,“你还记不记得你的月光?”
  我的月光?那匹俊逸的的白马,如一匹展开的素练,如划过长空的闪电,穿越了我记忆的重重黑暗,向我飞奔而来。
  “月光,它在哪?”
  来人指了指远处的小山丘:“我的马也在那。”
  我的月光。我丢下来人,向着那个小山丘飞奔而去,跑到几乎喘不过气来,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糊涂,等不及平稳呼吸,我把手指放在双唇之间轻轻的打了一个呼哨,哨音未落便有一声嘶鸣回应。月光下的山林是一望无际的冰雪,美丽静谧的如同一个神话,更像神话的是向我飞奔而来的月光。
  我情不自禁得迎着它飞跑,多亏了它的机敏,我们才没有撞在一起。我想去搂抱它的脖子,它却不停的舔我的脸和双手,“讨厌的家伙……不许……”我一边笑着一边躲闪。
  翻身上马,月光载着我在银色的山林间飞驰。
  马蹄扬起阵阵飞雪,耳边掠过的是呼呼的风声,我张开双臂,迎着凛凛的寒风,拥抱着这无边无际的天地。
  身后传来了爽朗的笑声,“队长,回去吧,走得太远了,我担心有人会骂我。”
  队长?火花在一瞬间点亮又迅速熄灭,我依然抓不住这个词的含义。我调转马头,“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来人的笑容在一瞬间僵住了,不过,这一次的反应远不如刚才来的强烈,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或者说已经认命了:“我是阿朗。阿朗·德·索瓦。” 
  雪片又纷纷扬扬的开始飘洒。
  “奥—斯—卡”,是安德烈的声音,我循声望去,他纵马而来,披着东方天际那一片淡青色的微光。
  “奥斯卡”,安德烈收住了缰绳,“你……”,他也许是想责备我,只是没有说出口,他的马喷着响鼻,在雪地上围着我绕着圈子。我本来想笑他紧张过了头,可他的神色让我一点也笑不出来,我读不懂他眼睛里写的都是什么,却分明看见他的披风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我的心猛然像针刺一样的疼。
  “安德烈,你的心里眼里还是只有队长一个人呀。”
  “阿朗,你就不要讨骂了,奥斯卡若是受了风寒我饶不了你。”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我一抖缰绳,“我们走。”

上一页下一页

青蓝的其他作品青蓝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