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风云外传·残烬·安德烈篇》 作者:水纹

  巴黎郊外,无名公墓。
  漆黑深夜,几点稀疏星子并不能带来多一分的光亮。正是寂静时分,守墓者的小屋外响起了突兀的敲门声,奏着合唱的秋虫们被惊得顿时停住自己的聚会,沉涩的宁静映衬着节奏的声响,在这个夜、这个场所,有诡异的色彩。
  片刻之后,从门缝中流出少许桔黄的光,戒备的声音隔着木门问:“什么人?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深夜打扰,真是很抱歉。我想拜会某位在此的挚友。”是个男子的声音。
  “现在可不是拜会的时间。如果你真要见你的朋友,尽可以自己去。”既然已翻过外面的铁门闯了进来,就没必要再询问他的意见吧?扰人清梦!若非深知自己未做过值得心虚的坏事,又怎有胆量来应门?
  男子轻轻地笑了出声,很轻,也很讨人喜欢的礼貌的笑:“对不起,不过我还需要人帮忙呢。”
  “——明早再来吧。”灯光稍稍远去了些,里面的守墓者似已不耐地回身向屋内走去。
  “我,等不到明早了,恐怕没有足够的时间。”男子的说话一直持着温和优雅的态度,并未因为拒绝而着恼,似仅是低下头,盯着脚尖淡淡地说着自己的不得已。
  守墓人沉默了。
  现在,正值1793年10月,经历了革命、战争、宣判,旧时代的优雅剩下来的已无多。在人们一批接一批的速度死去的时候,时间,成为最珍贵的事物。
  “你等一下,我去套件外衣。”
  “谢谢。”听声音,男子似为守墓者的理解而扬起眉,雀跃、灿烂地笑了出来,带着感激,还有兴奋,半点都未掩饰地坦白流露。
  守墓人摸索了会儿,提着灯,打开了门。
  门外,是个披着很厚一件披风的黑发男子,瘦削的脸在凌乱的黑发映衬下显得苍白,声音虽显得年轻、阳光,眼角也已因长久的笑而现出了些许纹路,然在眉目间,已没有了天真少年的纯透明快,反是深邃幽黑得似经历了太多。他也不是端正地站立等候,反而状似无力地懒洋洋靠着什么。
  守墓人的眼睛在男子的脸上停留了半分钟之多,然后低下头,“你是需要我陪你过去吗?”
  “啊,是的,非常感谢。”
  两人顺着一排排墓碑间的小道慢慢地走着,谈不上谁引领着谁,小道可通向千百个沉眠的人们,而他们却似完全清楚要去的方向,没有问题,沉默地走着,直至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角落。那里,静静地躺着一块白色的大理石,一个孤单的名字刻印在上面。
  男子缓缓蹲下身子,手指抚过刻印的文字。很轻,就象在抚摸爱人的脸庞。大理石上相当光洁,应是守墓者时时费心地照料保护,才未让一点蛛网灰土沾染。“谢谢,你是个很用心工作的人呢。”
  “我只是闲暇时间多了些。”站在男子身侧的守墓者的眼顺着男子手指的动作扫过每一个字母,以着冷淡的旁人语气回应对自己的赞许。
  “我以为会看见一个喝得醉醺醺分不清白天黑夜的老人,然后再费很大的力气、半哄半骗地说服他陪我过来。你这样的守墓者,倒还真是意外。请你帮忙,用这个,把墓挖开。”男子扶着手中的什么重新站起身,将那件东西递给守墓人。
  是一把铁锹。
  “挖开?你疯了?你想做什么?!”
  “我想再埋一件东西下去,伴着她。”
  “你没有权力打扰她的安眠!”守墓者夺过铁锹似想狠狠地照男子的脑袋敲下去。
  “她安眠了吗?她最后的愿望得到满足了吗?”男子也不生气,仍是斯文、有礼地说。不过在守墓者抢过铁锹时略退开了几步,也似害怕自己被一时气恼的守墓者揍一顿吧?
  然而,仅是两句话而已,守墓者止住了揍人的念头,瞪着那墓碑良久。他咳了一声,低头不再多言地将覆在已沉睡些年的灵魂身上的泥土挖开。
  男子坐在一边,托腮看着守墓者的每一个动作,看着在浮土下渐渐露出的轮廓。
  好半天之后,泥土中现出了黑色棺木的表面,这是个相对于墓碑上孤单的名字而言过大的居所。守墓者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瞪了男子一眼,扔下铁锹。他不知道男子要做什么,但自己,做的已经很够了。
  “打开它。”男子深潭的眼中有抹亮得诡异的光彩,语气也变得强势了起来。
  “你?!”
  “打开!”
  守墓者跳到男子身前:“不要让我做根本不可能做的事情!你是否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是要我帮你搞清楚?”他不会介意用拳头让某个过热的脑袋降降温,一点也不介意!
  “别那么夸张,我绝对没有对她不敬的想法,只是想见见她,很想。上一次,还是四年前,我亲手为她裹上白布,亲手将她放在这里。四年,自那天起,我就再未踏入这里,再未看过她一眼。”
  “你没有来!”守墓者的口气,在刻意的平板下有气恼的颤抖。
  “我,怎么有勇气来?让她一人在此,很过份啊。让我想一枪崩掉自己的脑袋可以来陪伴她。但若是在地下遇见,她必定会嘲笑我是个软弱的男子。所以,我不来,不让自己懊恼为什么还在呼吸。四年,我居然忍耐了四年!现在我很想见她,极限到了。”
  “……无论怎样美丽的人,在这里待上一年都会失去美丽的外表。你只需记住在回忆中她的样子就好了。”守墓者稍许缓和了些。
  “请打开它吧。”男子微笑着,不伸手帮忙,也不改变主意。
  “喂!”守墓者很不满地叫了起来:“就算你曾与她有怎样的关联,现在的所为也太过份了!她死了几年了,你真的想要让她苍白的骨骸暴露在空气中?!”
  “我要见她!”男子如是说着,重复着坚持唯一的要求。
  “你——”守墓者伸手扯住男子的披风一拳挥过去,毫不保留自己的气力。男子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记,向后倒了下去。
  守墓者一边揉着拳头,发出警告的“噼啪”声,一边走过去拎起如一团破布的男子:“滚出去,知道了吗?”
  “我只是,要见她而已。”男子的脸色惨白,却仍不退让。
  “混蛋!”守墓者说着一拳又将挥下,却——这是什么?温温的,潮潮的。他松开拎着男子的手,奇怪地凑到眼前查看。
  血。乌红的血浸湿了整个手掌。守墓者这才惊觉地发现,男子走过的道路上有深色的一道,全是血所浸润出来的。
  “你——”这一回没了愤怒,而是意外。
  “在浸了血的泥土中会长出什么样的东西来呢?”在守墓者放手后就摔倒在地的男子有点笨拙地爬起来:“种点玫瑰或蔷薇吧,最好是雪白的、透明的、天使翅膀的颜色。这个世界上的血色太多了太多了。”
  “你……怎么会受伤?”
  “这似乎并不重要吧?”
  “你是山岳派的头领人物,怎么会……怎么会……”流了这许多的血,守墓者知道,男子还能说话已是够运了。他,也许恨这个人,但从未希望过看着这个人在自己面前死去。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拿点酒来好吗?得驱驱寒气。”
  “你应该找的是医生!”被他轻忽的态度再次激出火气,守墓者咆哮着推倒他检查伤口。
  “咳,不必了,我——”
  守墓者的动作停住,不是因为男子的阻拦。他瞪着暗黑的伤处,如此大的伤口,医生已不能做什么了。为何——为何他与她都是一样的背着重重的伤病仍是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你等我一下,我去拿酒。”他站起,也不用灯,急速地往他的小屋奔去。
  “咳,嗯,谢了。”男子闭上眼。还要一会呢,再坚持一下吧。反正守墓者已经同意了他的愿望。
  “真是的,奥斯卡。你训练出来的下属怎么和你一样,都是闷闷地不知表达的人啊?还好我早就习惯和你这类人相处,还好……”

  酒,拿来了。倒在粗制的瓷杯中,暗色的液体散发浓郁的香,稍有眼力的人都可立刻判断出这是应放在水晶高脚杯中尊崇的佳酿,却在墓地里、在暗黑的夜中置身于地摊上买来的便宜货中。
  “原来你还是有些私藏好料。”喝着酒,男子的精神更振奋了些,斜斜靠着附近的小矮树丛,惬意地眯起了眼。
  正用工具启开被钉住的棺盖的守墓者停下手。“她曾预想到我们会有急需用钱的时候,所以提前作了准备。虽然并不是很多,但已足以帮助大部分人加入到国民自卫队中。”
  “你也可以加入国民自卫队啊,以你的资质。她早已不需要你的看护,为什么反而选择在这里?”
  “看看你自己,先生。你就在那中间,所以你比我更清楚里面存在的污秽。”他的伤是怎么来的?不必多说,守墓者也可大制猜到。不外乎就是暗杀之类的。旧制度的时候,他是暗杀者,而到了新制度的今天,他却成为了被暗杀者。
  “呵呵呵,真激烈的想法,和塞德瑞克很象嘛。怪不得他时常推荐你,可是你并不愿意走出围墙,对不对?”
  下意识的,看一眼在右下方的墓地:“我不认为自己与洛里思先生相象,他才是个激烈的人。”
  将瓷杯放在身侧,男子向前倾着身子:“你,静守在此渡过余生,是否曾后悔过?后悔那日一举进攻杜伊路里?在炫目的闪光过后、在轰轰烈烈的革命过后,对于接踵而来的重建、修整、推翻、再修整、再推翻感到厌倦、乏味,令奔流的血尽数冷却?”
  “我不后悔。”闪光的存在虽仅是一瞬,但那是每每回想起即令得心口火热的最美时刻。“在这里,是因为我不认为在外面自己会有更重要的事。”
  暗影中,男子扬起眉:“没有?”
  “是的,没有。我们以生命为赌注打破了旧制度,结果却是让另一群人,取代王室贵族的位置骑在了我们头上。我听到了,本应是庄重严肃的法庭上的污言秽语,就开始想,旧时代的贵族们虽然傲慢无礼,但也未必会说得出此般谎言。”
  男子叹了一声,退缩了回去。“我不知道你还会维护王后。”
  “我不是维护她!”王后本来就是应送上断头台的人,他忘不了当王后的马车穿梭过街道时路旁倒毙的人们。然而即使是对这么一个女人,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身,阴谋的臭气抹黑了正义的裁判,是革命者中的人给了自己一记狠烈的耳光。还有,躺在此处的那个女子可能会有的心情……
  “啊。”他只是低低叹息,不予置评。
  “你为何不阻拦?”守墓者抓住了男子的后退追问。自己没有阻拦,是因为无法挤上前去一拳打烂那丑恶嘴脸。而他,以其地位及影响力,怎可缄口不言?怎可坐视旁观?自己并不喜欢王后,也不会同情。然,她喜欢、同情王后。为着她,自己可以放下所有的敌视,而他呢?
  男子籍着饮酒的动作掩去了唇边的苦笑。他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虽然投票赞成判处路易死刑、同意以判国罪审讯王后——他们理应为自己的所为、及不作为接受惩罚——可是对于各项的罪名不能全盘接受,并被批评为留恋旧时代的机会主义者。
  是吗?是吗?想想自己曾经历、失去的一切,很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以平淡以对,所以,才有了这伤。
  “不要随便放弃你的希望,阿郎·索瓦逊。目前确实是出现了不符合我们最初设想的状况,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有必要继续坚持努力,在梦想仅具稚形时就放手,是永远不可能达到希望的地方。”
  “可你看来已决定终于此处,格兰迪耶先生!”最后一颗铆钉离开了棺木,守墓者扔下工具,看着已迫不及待地强撑着站起的男子。
  男子颤抖着站起,走到墓穴边,低头想看清久别的爱人,却脚步不稳地一头栽下。幸而守墓者眼明手快地扶住。
  “啊,奥斯卡,这真是你最不漂亮的一刻呢。”随着他的话语,嘴角有什么滴落在微敞的棺木中露出的灰白裹尸布上。是血。
  “你还需要我做什么?”
  “嗯,要拜托你,等我爬进去后把我们重新填上。”
  看眼明显过大的棺木,守墓者了然:“这是你四年前就计划好了的。”
  “也——可以这么说吧。”顺着守墓者的手臂,缓缓地靠着挖出的土堆边。“她在这里,所以我的终点也在这里。她等了我几年,错过了,在最后一分钟却错过了。不过在这个最后,还能在一起,也算幸运吧?一起化成灰,也算有趣吧?”
  “你,难道不担心在你死后政局再度恶化吗?甚至也不打算让我代为惩戒刺杀你的人?”
  “前景并不如你想象的灰暗。满怀希望、充满正气、毅力的人还是存在的。至于暗杀者,他应比我更早闭上眼睛。”
  守墓者默然,然后立正,毕恭毕敬地向男子行军礼,然后转身离去。
  终于,只是和她在一起了。
  男子有点艰难,但却坚决地爬进棺木之中,不管伤口又渗出多少的血,他也躺了进去。在她的身旁,轻喘口气,闭上了眼。
  翌日,守墓者重新合上了棺木,覆上黄土,再插上了几枝折来的带刺枝条。从不会种花的人,也开始期待在这块土地上会开出怎样的鲜花。

  你在哪?你去了哪?我找了你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你的一点影子。
  我来了,对不起。绕了点路,不过我还是来了,我现在抱着你,不用再找了,我就在这里,再不离开!

[索菲娅篇][丝莫儿篇]

水纹的其他作品水纹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