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凡尔赛风云外传·残烬·丝莫儿篇》 作者:水纹

  人群纷扰。
  我在人群中急急穿行,心口胀痛,有满满的欣喜与快乐涌动欲出,要在她面前,要把我的喜悦全然在她面前展现。
  罗莎莉,罗莎莉,今日我终于实现了对你的承诺,今日我终于让那个伪君子付出了代价!

1789年10月X日

  塞德瑞克才推开门,妻子丝莫儿如小鸟般飞过来:“塞德瑞克,我告诉你——”满满的欢喜荡漾全身,已是中年的女子,又焕发出豆蔻年华的光彩。
  相较于妻子双颊上染上的快乐红晕,塞德瑞克的眼底却有灰色暗影,低垂的眼不曾与妻子接触,始终回避着。“我回来吃点东西,还有会议,得赶紧去。”
  明明有很重要的事要与他分享啊!不过还是知道他目前忙的事更为重要,所以暂时按捺住,边为他张罗食物,边状似不经意地提起:“我今天用了你的枪。”他一向不太赞成她动武器的,说她的脾气还不能控制自己,所以不肯让她轻易接触危险的武器。
  “我知道。”仍是头也不抬的,不痛不痒的一句,一点也不意外,也没有责怪。
  “你知道?”本想用这个问题引起他的兴趣,结果——他却好象什么都知道了一样,真没意思!“你怎么知道的?”
  正舀汤的手停下来,他的双眼还是盯着面前的汤匙,想了想,才说出一句:“我闻到了你身上的火药味。”
  火药?闻闻衣袖,果然,很淡很淡的一点气味。她笑了起来,因为又想起了开枪时的快乐。“我告诉你啊,今天我——”
  “吃好了,我要走了。”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塞德瑞克站起来,匆匆地给了她一个吻,拿了半块黑面包闪身就已离开了家。
  怎么了?丝莫儿看着还剩大半的汤,这叫吃好了?也许他真的很忙吧,反正她还有时间把事情慢慢地说给他听,让他也一同高兴高兴。这样想着,也就不会因丈夫的敷衍态度而生气了。丝莫儿耸耸肩,把剩下的食物收起来。
  可是,在以后,丝莫儿还是同样找不到机会告诉塞德瑞克她究竟开枪做了什么,一旦她提起这一天,塞德瑞克不是借口回避,就是低垂着眼岔开话题,她始终未能让丈夫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大的事。

  在攻下巴士底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太多太快,她的丈夫太忙太累,没有时间留给她。知道应该体谅,但有浅浅的不安逐渐滋长着,尤其是见着了如神话般活下来的安德烈·格兰迪耶。这个塞德瑞克极度推崇的人物,在经历了九年之后再见时,也是淡淡地不曾注意过她的存在。为什么?每当格兰迪耶先生避开她的眼光时她就觉得很不安。是她不能再接近他、或自己丈夫的想法而被排挤在外?还是为那个已死去的虚伪的人?答案呼之欲出,而她不敢看。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1792年9月26日,在这世间她最爱的人,塞德瑞克·洛里思在战斗中受伤致死,在泪眼婆娑的她的面前,他的遗言居然是:“把我葬在,距离奥斯卡最近的地方。”在她的不舍、爱恋面前,最爱的那个人最后提到的居然是那个她恨了许久的人。
  奥斯卡·法兰索·德·杰尔吉,纵使已死去经年仍能盅惑他人,仍能把她的爱人从她身边夺走!
  她不允许!
  哪怕让自己心爱之人的尸体在空气中腐败也不愿他在那个女人身边安眠!所以她阻止,用尽一切气力阻止旁的人帮助那女人将自己的丈夫夺去,就算被视为疯狂也不放手。
  “停手吧,丝莫儿,这是塞德瑞克的遗言,作为爱他的人,你不应阻止。”见多了死亡,安德烈曾经柔和的黑色眼睛也有了凝重的硬色。
  “不行!我知道你也是向着她的,她夺走了罗莎莉,不能连塞德瑞克也夺走!我是塞德瑞克唯一的亲人,我才有权决定!”
  “冷静一点,丝莫儿。塞德瑞克的决定自有他的理由,相信他、支持他,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为何在最后却不继续?”
  “你说谎!”她的眼睛是红色的,也许是为丈夫的死而流了太多的泪,也许只是因为怒火。“你之所以一昧地支持他昏了头的遗言只因为你也是站在那个人一边的,格兰迪耶先生!”
  哈,真可笑,这个男人!他此际终于可以直视着自己,乌黑的眼中虽然看不出情绪,不过他一定很生气吧?但他确实是一个可笑的男人,就算他在其他方面有多卓越的才能也一样。被那个人诱骗着掉进陷井,失了自由近五年的时间,最后还是侥幸地逃出一条命来,却还是对那个人心心念念,从未忘怀。被骗得差点连命也没了却也没能从欺骗的谎言中彻底醒悟。
  “你们应该感谢我,格兰迪耶先生。是我开枪打死了德·杰尔吉,才让你们不至在她的圈套中再度受伤,虽然她所布下的毒素仍未自你们身上彻底清除!”
  遮掩在黑发下的苍白脸孔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变化,只是用深黑的眼望着丝莫儿,看她为着激怒自己而做的表演。“我知道了,丝莫儿。不过同样的话不必再多说几次,也没必要对旁人提及。”
  “你应该生气的!”她嘶声尖叫。
  “我早已经在生气了,三年时间。塞德瑞克活着的时候我没有说什么,现在他已经死了,我也没必要对他的遗孀说什么。”
  “你不会想要杀了我为她报仇吗?”
  “如果用你的血可以换回她的生命,那么我一早已经做了。我不会在乎自己手上会有多少血,也不在乎你是我朋友的妻子。唯一可惜的是,我在你开枪之前没有及时赶到。”
  这个人疯了!真的是在巴士底被关得疯了。他的苍白脸上波纹不兴的平静的怒气,让丝莫儿感到冷,一层一层逼上来的冷,牢固地束缚住她能发出的怒焰,那燃烧一切、毁灭一切的冲动。
  “不用你管我!”挥手抵挡着看不见的压力,却是自己无意识地退开了。勉强着自己不要在他的逼视下逃开去,然而始终不能正面承接他的眼光。这样怯弱的自己,真真是令人生气的,所以她选择抱住已冷的丈夫的身体,乞求还未远去的他给予支持力量。
  从较高的角度看着已算作溃败的女子,安德烈的心情仍是无波。原来自己已经变得残忍了呢!
  “这个……格兰迪耶先生,您看……”同样也是来安排洛里斯先生后事的同伴为难地向他求助。如果要让洛里思夫人任性下去,那局面会很难看的。
  “我们只要按照塞德瑞克的遗言办事就好了。”
  “可是……”
  “照着做好了,没问题的。”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与她争执,所以将事情交给了旁人。塞德瑞克要去的那个地方,他还不能去,还没有准备好去啊。

[索菲娅篇][安德烈篇]

水纹的其他作品水纹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