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若是夏天再相见》 作者:way

第一章 罗莎莉

<一>

  罗莎莉坐在草地上发呆。
  来到这个巴黎近郊的小镇已经一个月了,她还是常常会有恍惚的感觉。朱丽有时候会望着她露出担心的神色,而她只能报之以勉强的微笑。“你真不应该去贵族家里帮佣。”朱丽总这么说,一边抱着自己的小约瑟夫轻轻摇动身体,一边看着她。罗莎莉知道对于刚做母亲的朱丽来说,身边的一切都应该是充满幸福的,而自己愁云惨雾的样子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但事情并不是朱丽想的那样。罗莎莉没有告诉朱丽自己在巴黎的经历,以及她所看到的一切。是的,她在巴黎看到并亲身经历过的,纷繁的礼仪,森严的阶级,刻骨的仇恨,伟大的理想,以及——壮丽的死亡。
  她喜欢这个小镇。和巴黎不同,这里安静平和。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持着质朴的生活习惯。如果不是朱丽的阻拦,她真想每天行走在田间,和农人们一起劳动生产。在这里,牲畜的叫声,泥土的味道,甚至劳作后身体的酸痛都使她高兴。她很久不再去想巴黎。
  镇上有很多孩子。罗莎莉刚到这里的时候还咬着手指躲得远远的,不过几天已经叽叽喳喳围在她身边问个没完。她喜欢回答孩子们的问题,虽然有些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镇上认识字的人不多,她尝试着教孩子们认字。她不知道自己会在这里待多久,只希望给一些善意的回报,感谢这里给予她心灵的抚慰。
  今天原本是教认字的日子。小胖子卡尔不知从哪里找到本插画故事书。孩子们围作一团抢着看,卡尔把书夺过来递到罗莎莉面前:“我们讲故事吧。”
  是个好天气,暖暖阳光照得人心柔软。说故事吧,要说个好听的,要慢慢说,要在树影间轻声朗读,要有清风拂面。手中的书有着精美的插画,罗莎莉的手指拂过发黄的纸张。真漂亮的插画。很久以前,在某个地方她也曾经看到过有着同样漂亮插画的书,有个人在她身边轻声为她朗读,嗓音优雅沉稳仿若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华美的音色。
  选个美丽的地方,罗莎莉想,几乎难以自抑,要在树影间轻声朗读,要有清风拂面……
  而此刻,坐在草地上,望着远处山脚下村落星星点点,罗莎莉想的却是一弯湛蓝湖水。在同样的婆娑树影间,有个眼睛比湖水更清澈的人。读书的时候,金色的发丝淌过罗莎莉的手背。罗莎莉挺直腰身不敢动一下,只怕一切都是梦境,但愿此刻永恒。
  “不读了吗?”卡尔的声音把罗莎莉拉回现实。
  “啊……抱歉……”罗莎莉忙翻开封面:“从哪个故事开始呢……”
  “我想听狐狸的故事!”乔治特大叫。“我要听狮子的!”“还有燕子呢!”几个小鬼头七嘴八舌。
  “好的,好的,安静些,我们一个一个讲。”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梢洒下来。已是初夏时节,淡淡微风在林间穿过,也吹起沉迷在故事中的人们几缕发丝。罗莎莉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个故事,直到乔治特跳起来大叫:“糟了!妈妈在做饭了!”山脚下村落中果然飘起阵阵炊烟。其他几个小鬼也急忙站起身张望。
  “我要回家了。要是做饭的时候不去帮忙,我妈会揍我的。”乔治特吐了下舌头就往山下跑,一边回头喊:“明天!明天还来这里好吗?”
  “好的,明天见。”罗莎莉微笑着点头。其他的孩子有几个跟着乔治特下山而去,另外几个想走,却眼馋地望着罗莎莉手里的书不忍离开。
  “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我们继续。”罗莎莉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杂草。
  “可以把它借给我吗?就一个晚上。”其中一个孩子忍不住问。
  罗莎莉刚想把书递过去,卡尔却一把抢过:“不行!这是我找到的!”他抢地太大力,在孩子们的惊呼声中,破旧的书页就像展翅的蝴蝶瞬间飞舞,随着恰好路过的一阵清风,四散开来。
  “糟糕!快捡!”孩子们飞奔着扑向纸片。
  “小心些!”罗莎莉也慌忙加入捡纸片的队伍。
  一阵兵荒马乱后,大家清点收获。
  “少了骡子的插图!”这似乎是卡尔最喜欢的插图。“还有老鼠的!”马克嘟着嘴。“好像还缺了些页数……”罗莎莉喃喃道。
  而天色越发暗了。
  “孩子们。”罗莎莉觉得作为唯一的大人自己该负起责任:“大家先回家去,我留在这里再找找。”
  孩子们纷纷下山往家走。只有卡尔犹豫着留在原地。
  “别担心,也许落在树丛里了,我会一个一个仔细看的。”罗莎莉安慰他。
  “我刚才好像看到有几张飞到那后面去了。”卡尔抿着嘴,指着灌木丛后,说着就想跑过去。
  “乖乖回家。”罗莎莉拽住他:“我保证,我保证一定帮你全部找到。”
  “如果你找不到呢?”几乎带着哭腔。
  “那么,我会从巴黎带一本故事书给你。”
  “你保证?”
  “嗯,我保证。”罗莎莉蹲下看着卡尔的眼睛:“现在,回家去,不然你妈妈该担心了。”
  孩子半信半疑,走出几步,又折回来。“你只要顺着这条路走就可以下山了。”他指着来时的小路。“还有件事。”卡尔踮起脚,趴到罗莎莉耳边:“要小心,别靠近‘鬼屋’。”
  男孩的小手指向山顶。在夕阳映衬下,罗莎莉看到山顶一幢若隐若现的建筑,被高大树木遮蔽了轮廓,她只能看到尖尖的屋顶。
  “那里是?……”
  “别过去哦!”小男孩郑重警告着:“千万别去!”然后他跑向下山的小路。
  “小心脚下!”罗莎莉叫:“记得和卢米埃尔夫人说我会晚点到家。”
  从远处传来卡尔的应答。

<二>

  太阳一点点沉下去。
  在树丛间,罗莎莉又找到几页。她坐在地上点数:“一、二、三、四……五十九、六十、六十一……一百零四、一百零五、一百零六……”
  缺了一张,有骡子的插图。
  她不死心,前前后后再仔细搜一遍。
  还是一无所获。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
  不如先回去,明天再来?她悻悻地想。
  “是在找这个吗?”突然有个声音响起。不远处站着一个孩子,罗莎莉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起站在那里的,暗淡天色下她甚至看不清他的长相。
  走近些,才看清是个有着棕色卷发的男孩,身形矮小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男孩伸出手在罗莎莉眼前一晃:“是找这个对吗?”
  罗莎莉刚想接过,男孩却手一缩,迅速把纸藏在身后。
  “请把它还给我好吗?”罗莎莉蹲下,看着孩子:“对有些人来说,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啊。”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把它还给你。”
  “什么条件?”
  “带我下山。”
  “好。”罗莎莉想,这也许是个迷路的孩子:“要我送你回家吗?你是谁家的?”
  “你只要送我下山就好了。”没想到男孩有着出人意料的倔强。
  “好吧。”罗莎莉苦笑。
  走出没几步,他又站住:“喂,你走在前面!”
  真会差使人的小鬼头,罗莎莉心想。
  “我叫罗莎莉。你叫什么名字?”
  “……”
  “你几岁了?”
  “……”
  无论问什么这孩子都不言不语。罗莎莉终于放弃盘问,只一心看着下山的路,间或回头看看孩子是否跟得上。直到她听到身后一声惊叫,转过头,看见男孩蹲在地上捂着膝盖。
  “怎么了?”她疾步上前查看,发现孩子的膝盖被划了道口子,他用手捂着伤口,而血还在不断冒出来。
  “糟糕……”她忙掏出手帕为他包扎,伤口太大,只得解下发带帮忙。
  “疼……”男孩的脸色愈加惨白。
  “别怕,扎紧些,血很快就会止住。”她安慰他。
  “……我会死吗?”
  “不会。”她低着头专心包扎;“伤口不深。别小看杂草,有些也是会伤人的。”
  处理完伤口,罗莎莉把书用剩下的发带包了,递给男孩。
  “帮我拿着好吗?”然后她蹲下身。“我背你。”
  “查理。”趴在她身上,男孩轻声说。
  “什么?”
  “我的名字……查理。”

  太阳已然下山,路愈加难以辨认。有几次,罗莎莉以为已经找不到路了。她想自己也许在原地转圈,刚才看见的是这棵树吗?还有这个树丛,刚刚跨过去的不就是这里?
  查理并不重,但对于罗莎莉来说却不是个轻松的负担。她越来越觉得难以支撑,不得已,她把查理放在地上,自己也停下稍作整顿。
  “你迷路了?”查理抱着书问。
  “大概……”罗莎莉喘着气坐到他身旁:“抱歉,我也才来这里不久。”
  月亮升起,月光下,他们能看见周围大致的景物,虽然并不真切。远处,似乎传来什么动物的叫声,查理下意识往罗莎莉身边靠近了些。
  “别怕。”罗莎莉轻轻搂住他:“村里人很快就会发现我还没回家。也许再过会儿他们就会来找我们……”
  “别让他们抓住我!”查理突然大叫,受惊般蜷缩起来。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罗莎莉大奇。她把查理抱得更紧些,好让这孩子平静下来。
  “我要回家……”过了会儿,查理喃喃自语。
  “你的家不在村子里吗?”
  “……”
  “你的家在哪儿呢?”
  “高高的……”
  “高高的?”
  “高高的房间……石头的柱子……门都关着……一扇……一扇……”查理的口齿越来越含糊,罗莎莉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心中一惊。
  “好孩子,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家。”
  “高高的房间……石头的柱子……”他只是重复呓语。
  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不可能一个人翻山越岭,罗莎莉想,在这附近一定有他落脚的地方。
  “查理,听我说。你刚才是从哪儿来的呢?”
  稍作停顿,查理扬起小脑袋:“那儿……”
  山顶有一幢建筑,皎洁月色下能够看到尖尖的屋顶。那是卡尔曾经提到过的——鬼屋。

  摸着查理滚烫的额头,罗莎莉望向“鬼屋”。
  只能看到诱惑般的黑色的剪影。
  “查理?”罗莎莉抱紧孩子:“你是说山顶上的那间房子?”
  “嗯……”
  无论如何不能丢下他不管。
  可如果一直待在原地,这孩子的身体也许会受不了,必须尽快找个大夫。
  咬咬牙,罗莎莉再次背起查理。
  脚下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还有多远才能到达村子?她看不到灯火。也许刚才走叉了路,也许自己所选的方向离村子越来越远。想了一下,罗莎莉背着查理向山顶走去。
  事实上,她已经不再看路,而只是看着“鬼屋”,那是她唯一可见到的目标,只剩这一个目标了。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她想,“鬼屋”什么的也许只是乡间孩子们不实的传说,自己童年的时候不也曾相信并害怕过壁橱里的幽灵,而长大后这些都成了有趣的回忆。
  况且。如果这世上真的有鬼魂,她也有想要见到的鬼魂。
  要找间房间,让查理安稳睡下,然后等天亮了找个医生来。她边走边想,不时抬头看着山顶以确定自己没有偏离目标。
  离“鬼屋”越来越近了,慢慢地,她看到树影遮蔽下高高的围墙,以及,星点灯火。
  灯火并不明亮。在浓重的夜色中,只是浅浅的一点。或许来自庞大建筑中的某间房间。
  这里会有人吗?
  “查理?”罗莎莉小声呼唤:“是这里吗?你之前住的地方……”
  没有回音。
  她慌忙把孩子放下。还好,只是睡着了。
  突然,她看见有一点火光在不远处闪烁,明明灭灭间行进着。
  “有人吗?”罗莎莉问。
  好像是听到了她的问话,火光向这里移动。
  原来是火把。举着火把的是一位有着深栗红色卷发的男子。
  看到罗莎莉,他似乎吃了一惊。而罗莎莉的惊讶也并不逊于他。
  “杰劳德先生……”

<三>

  真是出人意料的相逢。
  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中,望着在面前倒茶的列尔,罗莎莉思绪万千。
  这里是纳穆尔府——“鬼屋”。
  华贵地毯,银质烛台,洛可可风格的家具,高墙后的世界比她想象中精彩许多。如果头顶上的枝形大吊灯能够被点燃,这里一定金碧辉煌令人生畏。
  而现在,只有烛火忽明忽暗照着这一切。连烛火后人们的表情也是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请。”递茶的姿势依然优雅。
  罗莎莉有很多问题想问他,却不知如何开口。她知道,面前的人无论何时都优雅从容,在谦和有礼的背后是难以靠近的冷漠。在凡尔赛,她曾这样听那些贵族小姐们提起他——仿佛带着微笑的面具。
  现在也是如此吗?罗莎莉想起曾经听说过的那些事。在华贵外表下,这个人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一颗心灵呢?
  “您的头发剪短了。我差点没认出您。”
  “哦……”像是回应似的,列尔抚弄了下短发:“这样更方便些,在这里不能太招摇。”
  “真可惜,那么漂亮的头发。凡尔赛的贵妇人们会哭泣的。”
  “很遗憾,已经没有凡尔赛了。”他微笑,将茶杯放到唇边。
  突然出现的敲门声打破了这略显僵持的气氛。
  列尔站起身:“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芒西妮•德•纳穆尔小姐,这幢房子的主人。”
  进来的女子有一双活泼的眼睛,她略一欠身:“叫我芒西妮就好。”
  “这位是罗莎莉•拉•摩莉爱尔小姐……”
  罗莎莉轻声打断他:“现在是查得烈夫人了。”
  “那么……”芒西妮走到她面前:“我就叫你罗莎莉好了。”
  真是稀有的贵族小姐。
  仿佛看出了罗莎莉的惊讶,芒西妮轻笑:“我并不完全是个贵族。这里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作为补偿。我是个私生女。”
  旋即,她侧过头看列尔:“那孩子睡得很安稳。”
  “查理……”罗莎莉插话:“查理还在发烧吗?”
  “是有些发烧,不过睡一觉应该会好些。” 芒西妮苦笑:“已经好几次了,如果不是他身体这么坏,我们早该到……”
  “查得烈夫人需要先休息一下吗?”列尔突然打断芒西妮。
  “啊,我都差点忘了。” 芒西妮吐了吐舌头:“西边的客房还能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您找条毯子。”
  “谢谢。不过我并不太困。你们一直都住在这里吗?”
  “……是我一直都住在这里……” 芒西妮的神色似乎黯淡了下,又很快恢复神采:“实际上,我住在那边山下的小镇上。不过既然是自己的产业,每隔一段时间会过来打理一次。而当有客人来的时候,这里用来待客最合适。”
  “您能够答应我一件事吗?”列尔忽然说。他走到罗莎莉面前,郑重地看着她。
  “是……”罗莎莉低下头略想一下:“我不会把这里的一切告诉任何人的。”
  “……谢谢您。”
  “您能够告诉我一件事情吗?”
  “您请说。”
  “查理……查理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一瞬间,列尔与芒西妮飞快地交换了眼神。
  “他是贵族。”列尔开口道,语气低沉:“革命爆发的时候,他父亲多纳诺伯爵正在英国。当他赶回法国的时候,在巴黎的老宅已经付之一炬,孩子和夫人都找不到了。直到最近才打听到这孩子被奶娘收养。多纳诺伯爵与我父亲是世交,他请求我带着孩子去英国,与他父亲相见。”
  “这孩子一定吃了很多苦……”罗莎莉叹了口气:“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请一定告诉我。”
  “谢谢您。”
  “我可以再去看看他吗?”
  列尔略一犹豫,芒西妮却欢快地拉起罗莎莉的手:“当然可以,不过要小心点,别把他吵醒了。”

  在卧室中,借助着芒西妮手中的烛火,罗莎莉仔细端详着查理熟睡的小脸。
  良久,她俯下身,在孩子额头印下轻轻一吻。
  芒西妮引她到走廊上。带上卧室房门,才轻声问她:“你不会是现在就想走吧?”
  “……”
  “现在太阳还没升起来呢。”芒西妮注视着罗莎莉的眼睛:“到时候我送你下山。”
  “您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如果我下山后把这里的秘密告诉别人……”
  “哈……”芒西妮轻笑:“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在我那糊涂老爸还没想起我来的时候,在市集边卖草药,给贵人们提东西,帮人传口信……妈妈死了他才想起我……送我去了修道院,我在那儿呆不长……于是他把我安顿在这里……”她靠在墙边:“我看过形形色色很多人。罗莎莉,你很善良。而且,你爱那孩子。”
  “他们说这里是‘鬼屋’……”
  “几乎法国所有的大宅都死过人,深宅大院才配得起鬼神之说。”她笑着挽起罗莎莉的胳膊,带她走到靠窗的位置:“别说这种丧气的话题。时间还早,不如说说你吧。”
  “我?”
  “列尔说你和他在凡尔赛相识。那么,你一定也有个高贵的家族背景。”
  “不是这样的……”罗莎莉侧过头看窗外弯月:“我和你一样,也是私生女……”
  今晚的月色并不明亮。芒西妮却吹灭了手中的烛火,与罗莎莉并排靠在窗边交谈。于是她们谁都无法看清对方的神情。或许这样更给人安全感。或许相近的身世让罗莎莉产生倾诉的欲望。她不由自主开始谈凡尔赛,还有那些玫瑰般的女子。最后,终于轻声叹息。
  “……然后……她坐在囚车里离开,越来越远……我看着她的背影,想起她刚来巴黎的时候,我也曾远远看着她的马车……那时候她多幸福啊……”
  “你现在幸福吗?”芒西妮问。
  “是的。”
  “你现在快乐吗?”
  “……”
  “罗莎莉?”
  “我不知道……”
  “别这样,活着,这比什么都好。”
  “可是……可是为什么是我呢?”
  “?”
  “为什么大家都死了呢……神为什么要这么选择呢……”
  芒西妮抓住罗莎莉的手,对方却抽出手指,退到墙角阴影处。
  “对不起……我有点……”罗莎莉轻声请求道:“别看我,请您……”
  芒西妮依言背对着她看向窗外。
  罗莎莉单手捂住嘴,尽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这是第一次,离开巴黎后她还是第一次向人诉说这段不远的往事。
  可是为什么最后得到幸福的是自己呢?
  就像这个念头第一次浮现在她脑海中的时候一样,她咬紧嘴唇,捂住眼睛。
  这么久了,还是这样。正如某人所说,真是个大眼睛的爱哭鬼啊。

下一页

way的其他作品way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