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白玫瑰永远开放》系列>>《柔弱的人》  作者:夕汐

  我的爱人熟睡在苔藓遍布的石阶上,多想看一看他浓密双睫下的绿色瞳孔啊,可是不能惊醒他。挪动着自己悄无声息的步履,小心翼翼的接近他,我突然停下,他好象动了动,我又退了回来,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又往前探去,俯身看他。
  “阿兰?”周围是死一样的寂静,像漠漠荒野一般的凄凉,所有的人都躲在教堂过道中的墓穴中去了吗?
  “你们在做什么,阿兰,你做什么?”为什么在我爱人的脸上蒙上面纱。在做什么,你们在说什么?我听不见,你们的嘴唇在蠕动着吗,为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见?听不见……
  哦,安德烈,我把你的面纱掀下来,睡着的人是不需要白色的面纱的,我贴近你的脸庞,只要你睁开眼睛,你就可以看见我,我的脸庞温暖,表情柔弱,都是因为你的安静,太过安静。你看看我,用你永远沉静的望着远方的瞳孔看看我啊,你不想看看你的妻子吗,我的泪水你可以握住它们吗,已经决堤的泪水,你的脸庞比这些不合时宜的小家伙们还要冰凉啊。
  你真的看了我一眼吗,好像是的,不,这个词语不好,应该是的,刚才你的眼睛眨了下,这一眼是多么的仓促啊!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泪水就模糊了这一奇迹,眼睛又凝滞不动了。我惊跳起来,用双臂突然而猛烈地抱住自己之前一秒还不敢用手指去触碰的躯体。就这样拥抱着,哭号着,凝视着,我可以发出声音吗——如果可以把你吵醒,如果我的力量在起作用,正在发挥威力的话。我原以为我的情人只是甜蜜的睡着了,为什么他们要我相信你已经断气了呢?
  神啊,我不相信巫术,也不相信诡计,我相信你的力量,我可以跪在你的面前,以你喜欢的方式祈祷,我可以匍匐在你的脚下,在你这样强大的神灵面前,用你超乎寻常的神力把他唤醒,我的灵魂会感激的冲出来,即使被你踏在脚下,我也感恩。
  你离开我太快,我亲爱的人,如果你再多待一会儿,让战争结束,我们可以去一个不知名的乡间,在一个小小的教堂里,举行我们静默的婚礼啊,这是我小小的心愿,我渴望着平和的生活,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就是我要的幸福。如果你再多待一会,我就可以把自己的手放在爱主的十字架上和天使的冠冕上,我会虔诚祈祷,不陷入任何的诱惑,做你最忠实的妻子。神看得出,肉体都是软弱的,把你带到我的面前,我的坚强是因为你陪伴着我执行神的意旨,有你温柔的陪伴和忠诚的注视,我才可以在怀疑的云雾里,寻找、询问和探索一个出口啊,并且你是我生活的指南,因此那里一定是万里晴空。
  “队长,安德烈已经牺牲了。”我想起了我所听见的声音,回想阿兰说出这话时,我心里说不出的奇怪。我想再问一次,真的有人这样说过吗?它是从哪里来,是神让他说出这样的话吗?
  我问:“现在只是一个神经质的幻觉吧,可是为什么恐惧会钻进我发抖的心脏,传遍我整个灵魂呢。”
  “队长,不要激动,要镇静啊。”阿兰,这话是对我说的吗?他只是要喝水,我去给他拿水,为什么只是几秒钟的工夫,你们就要我相信他已经永远的离开我了呢?
  安德烈,你不是要他们告诉我:时光不停的流转…你所有生命的讴歌,只为思念着我吗?你无止尽的思念啊,要亲口对我说啊,亲口告诉我,你对我的赞美,我的蓝色双眸,轻盈仿若羽翼般的体态,如果真的可以震撼向天咆哮的贝卡沙斯冷酷的心,为什么没有留住你离开我的背影,我想紧紧的拉住你的手啊,紧紧的拉住啊。三十年来,我真正想守候一生的宝藏就是你的心啊。
  “打吧,你们打我吧!”我张开双臂,我想奔回战场,乘着我的双脚还有支持的力气,“求求你们快把我打死吧。”天空和街道打起转来,人群也在起伏着!我真的听见了上帝的召唤——过来吧,孩子!我是使徒,我是你的先驱——我接受你的召唤啊。
  “阿兰!你放开我!”我命令阻止我的人,我要回过头去,深深谴责阻止我超脱的人,执行着自以为是的命令,不知道慈悲,也不知道同情。
  “啊…”我一直呼唤的那个人,对着我充满魅力的微笑着,他的微笑让我的心从最细微的中心到最外面的外围都得到满足。
  “奥斯卡,无论在何时何地,武官是不能为感情冲动行事的,无论在何时何地,武官是不能……”这是你给我启示吗?如果我真的去作你不主张的牺牲,你就会抛弃我吗,我把自己的一切,把心、把五脏六腑,把整个灵魂做为牺牲,奉献在爱你的祭台上,你也要这样来做吗?可是…我…我也是人啊…我也有感情啊!
  “哦!神啊!请把我的心掏出来吧!让我变成一颗无情的石头吧!不然的话……就请你让我疯了吧!”我怎能没有安德烈,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我的心永远离开了丰富的地方,我要做他的妻子,难道为自己活一次都是奢侈的吗?
  明天,我去做什么?时间啊,现在对我是一种折磨——细细的、慢慢的折磨。它是一种缓缓的愤怒之火,一种颤抖的忧伤的折磨,把我的身心彻底的压垮了。所有人都把时间留给我这个可悲的遗孀,不见阳光的泉水,不久就会停止流淌的,没有悔恨来回答我的悔恨,止不住的泪水对我已经丝毫没有作用了,我真的是铁石做成的。曾经,对于他我是多么的冷淡啊,每一次接触他的手指,都是多么纵容,多么宽松的,接过他手中的马鞭,他细心磨光滑的指挥棒,他为我穿上的马靴,没有一次,没有一次亲吻那温柔的手掌,他的宽容真诚习以为常,他的亦步亦趋我不尊重,他的倾诉使我感动,我也不诚实的告诉他,享受着他给我的快活和安逸,我却理所当然。无论如何坚决的自己,他都是用耐心和温和的,宽宏大量的语言,给我方向,他没有长久记住烦恼的习惯,他的心里装的下的只有一个没有心肝的女人。我想给自己一拳把自己打倒在地上!
  其实我爱上他的时间比我们相守的时间还要久,他转过脸来看我的时候,我从他的表情上就看的出来,这些话就写在我和他的空气之中,不管我说什么,他不用耳朵听都可以一字不落的复述,而他给我的每个答案,也总有回音在定着调子,我们心里所有的秘密都像两个纯洁的教徒彼此知道,互相分享。安德烈把我的心也带走吧,我已经不需要他了,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
  七月里也会有凉爽的风啊,下一场暴风雨吧,这样一来空气就纯净了,这样真正的智慧就可以安慰我了,给我指出我应该走的道路,法兰西正在光荣的自由中吼叫,我那久已干枯的心,听到这样的声音就应该扩散开来,没有热血沸腾,希望是不会复活,它已经伴随着你的离开没有再生的可能,我在生命最后的幸福里,遥望着生活的另一边。
  “去吧!”我可以听见你的鼓励,完成没有完成的事情,当我做完上帝要我做的一切事情以后,我把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过去都埋葬在忘却里,找个地方等你来迎接我去最后的圣地,还有一会,只要把事情做完,我们就可以去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过我们的一生一世。
  我们的心紧紧相连在一起,那个紧紧将我拥在怀中的人,难道不是你吗?我无法失去你,我们总是一起分享快乐…也一起分担痛苦…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
  我到了上帝的面前,我的灵魂超脱了,我从感恩中起来,下了决心,毫不畏惧,心里亮堂了——只渴望着天亮。
  天亮的时候,我会对你说:“安德烈,我们要走了,你准备好了吗?”像以往一样彼此鼓励,我们还在一起,没有改变。
  光与影永不分开!

夕汐的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