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同人天地>>小说专区>>《白玫瑰永远开放》系列>>《夕阳下的环戒》  作者:夕汐

  明媚的仲夏眷顾着巴黎,天空明净,阳光耀眼,难得一个美妙的天气,以后接连很多天都会如此,从凡尔赛驰马到巴黎,城市周围的田野一片青翠,夏麦早已收割完毕。树木葱茏蓊蔚,苇草色泽浓重,道路让太阳晒的白而发硬,却和铺满阳光明亮的干草堆,形成了很好的对比。
  我将马交给了小狄克,让小家伙先把马遣回去,我想在这条静谧的铺道上散一小会步。法兰西没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加隐蔽,田野把我和农人的院落、贵族的城堡隔离了,月桂树的林荫又像屏障似的把我和田野分开,我可以静静的不被打扰一直漫步到蜜露降临,暮色渐浓的时候。
  我的脚步突然被阻止了——不是声音,也不是因为什么奇妙的景象,而是一种警告性的香气,仲夏的玫瑰已经把芳香作为即将到来的炎夏之祭品奉献出来了,献给我心中的一个女人,我的心中是有这样一个人,一个美丽的人,在这样的天气里,她也会在这里漫步一小会。这样的孤寂对她而言和对于我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男人,是一样的可爱。美人可以信手摘下一朵娇滴滴的玫瑰,没有要送给谁,只是闻着它浓郁的香甜,欣赏花瓣上的夜露,然后津津有味的吃了它。想起曾经这样做过的她,我就忍不住的欢乐起来,因为想起了这样一个美人,由此这难得的安静就显得弥足珍贵,我踏着小径边上的草丛走,免得砂砾的呻吟声打扰了我的心情。
  今天早上和下午,我在那边冰冷肃穆的训导室里度过了漫长几个小时,长官的责难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没有一个军人因为失职面对责备的时候没有愧疚的心情吧,我就是这样的特例,丝毫没有觉得颜面将荡然无存。面对着上司激愤的脸,我还一直想着她,想着她举起手中的剑,拦住我去路的样子,她认真的表情,激动的声音告诉我什么是错的,就像她拒绝我的怀抱时候一样坚决的心情,我从来不会违背她的命令,不论是在爱的事情上,还是枯燥的工作上。想着她,无疑是提醒自己是一个被爱情放逐的可怜人,我凄凉吗,痛苦吗?不能欺骗自己,我必须回答——我还是非常快乐、安定和满足。我感到——对,我是一个白痴——我做了降低我身份的事情,我采取了一个步骤,使的我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不是上升,而是下降。她说不爱我的时候,我就无能的退缩了,她站在那些贫穷、粗俗、无知的人们面前,我灰心丧气到了无能为力的地步。我没有把她拉回来,究竟是她是非颠倒,还是我思维混杂,到目前为止我还是没有想明白,我只是在为自己所爱的人烦恼着,担忧着,她听不见看不明白,也更加不会知道。其实我才是真正的盲人和聋子,顺从她的意志而产生的快乐情绪竟然代替了所有贵族的嫌恶,至少有这么几件事情我让她满意,或者让她有时间想起我的时候而感激我。
  我问我自己,让自己回答一个问题——哪一样更好呢?向她的美丽诱惑屈服,听从热情的支配,不作痛苦的努力,不挣扎,而是落入她温柔的罗网,在覆盖着玫瑰的罗网上入睡,所有的时间沉浸在对她无止尽的爱情里——即使她不爱我,幸好我这样做了,否则我也许永远不会再受到她给予的美丽、青春和优雅的甜蜜的尊重了,如果我真的向手无寸铁的反动者开枪,如果在她的面前这样做,被她憎恨或者一个她因此而痛苦的表情,我都会杀了自己。如果他们拿起了武器,我爱的人儿对我说:“不,不要举起你腰间的枪。”我就会放下枪,站在她的前面,即使被射杀,我也心甘情愿。我竟然庆幸自己放弃了所有贵族对我的尊重,而选择她向一个失败的追求者表示的尊敬,因为那些人是看不见我的一些魅力的,我宁可在这样一个女神的圣地里当一个奴隶,因为被她尊重而幸福的发狂,而勇敢的面对下一刻的所有人的责难与污蔑,想到我的女神,我竟然连反驳都不愿意。
  一股风顺着月桂路铺吹来,哆嗦着从月桂树枝间穿过,把这阵神秘花香送走了——刮到渺茫的远方——消失难以寻觅。离开我几步远,是一棵老树,树的根部已经冒出土层,象个小小的座位,我想到可以在这上坐一会,也许还会有花香被风吹来,那我就可以找到一朵或者很多的野玫瑰。依旧是玫瑰,她是我的解药,抽身而退是我唯一可以给予她的爱的誓约,我解了一个傻小子的毒,我宁可相信自己是拯救了安德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连仗都没有打就败下阵来,而我中的毒又有谁可以解救呢?我爱的人,我不想否认,用自己整个心去爱你,那些话还没有发出来就在自己的唇边消失了,我想,就因为你说话的时候是那么的认真,那么虔诚的劲头,你唯一一次的抬头凝视着我,这样的凝视已经达到了忠诚、真理的顶点,那么崇高的样子,仿佛在我身边的你就是个神灵,我情愿让自己对自己不耻,也不愿意让你变的悲哀。同意退出这样的竞争,让玫瑰的毒永远压抑自己的神经,忘记幻想痛苦,你感谢我,你尊重我,你也不能否认,我是了解你的,因此可以听见你心的话,我听见它们,清晰温和,庄严悦耳,你是明白的和我一起生活将是轻松愉快的。我渴望和你生活在一起,奇怪而又遗憾的是我感到有一个什么障碍物在把我们隔开,我说不清楚。就是这样的念头也因为和你有关而让我觉得欣慰,至少我可以是你尊重的朋友。
  起风了,好象有些狂暴而猛烈,发出一种凄凄切切、呜呜咽咽的声音,我转向树的背面,身上流了些汗,大风固然凉爽,可是容易感冒。听得清楚些了,好象不是风声,是马蹄,可疑的声音重复的响着。它停止了,我很高兴,骑马的人应该选择去走另外一条路,把这样的安静还给我。
  “列尔,是你吗?”
  哈,我幻听了吗?这里也会回荡着她的声音。
  “我看见了你的红头发,是列尔吗?”
  她的声音如此的真实,使的我一惊,我从树后转过来。
  “奥斯卡。”她坐在马背上,非常优雅的向我的方向倾下身来,穿着蓝色的军服,腰间缠着白色的长纱巾,非常引人注目。
  “看见我来了,为什么躲在树后去?你的马呢?”上扬的语调充分的表达了她疑惑的态度。
  “我?”看着她上乘宝石一样清澈的蓝色眼睛,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我一人走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在想念着你吗?我无奈的笑了笑,“那你呢,天就要黑了,还要去凡尔赛吗?”
  “去取回我的军权昭书,我有点着急,因为我差点失去了它,原本应该昨天就去拿的,可是有点私事就耽搁了。”说到私事,她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也许是疾驰的缘故。
  “哦。”我尽力让自己显得泰然自若,她的出现让我有些说不出口的尴尬,刚才我在想着她,过去的几个月,甚至过去的几年里我都在想着她。
  “你还好吧。”我担心安静的难堪,马上镇静的询问着。
  “我很好,你呢,听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她那双蓝眼睛瞪的大大的,在对别人表示关心的时候,没有人会显得比她更加真诚,我一直被这样的真诚感动的颤栗。
  “事情已经处理的很好了,放心。”我丝毫不敢怠慢。
  “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她向我展现表示感谢的微笑,这样就足够了。“不过,我还是想对你说,军队是为了人民而存在的,国家君主都是因为我们的人民而存在。应该是我的队伍先出动才对,可是挥剑向纳过税的合法公民,这是错误的如自杀一般的行为。”
  “奥斯卡。”我有些担心她,“法兰西始终掌握在贵族的手里,已经好几百年了。这样的言论,我不太理解,可是你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的好。”我很关切,曾经有不少说出这样论调的贵族被关进了巴士底狱。
  “我多嘴了,谢谢你,列尔。”她微笑的转过头去,向宫廷的方向驰骋。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更多的话,你就在我前面的大路上,离我非常的遥远,我想尽全力要赶上你,一次又一次竭力的呼唤你的名字,恳求你停下——可是我的行动被看不见的藤蔓束缚住了,我的声音又一次还没有发出就消失了,奥斯卡,亲爱的奥斯卡,你似乎总是没有足够的时间给我这样一个可怜的求爱者,而你,我觉得走的越来越远了。
  这样的时刻应该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中最可爱的一个小时,只是因为你出现过。太阳已经将它炽热的火耗尽,露水清凉的降落在喘息的路铺上,而太阳还没披上华丽的云彩就想朴素的沉落下去,铺展着一片庄严的紫色,你远去的背影有着令人悦目的黄金般的美丽,还有你宝石般的谦逊的举止,夕阳散发出炉火般柔和再柔和的光辉,在这样的幕布下,你的背影就象一颗徐徐升起的耀眼星辰。
  我仿佛受到了蛊惑,颤抖的手取出口袋里一直珍藏的宝贝,镶着无数小钻石的环戒,透过这小小的环,我可以看见美丽圣洁如爱神的你,被闪烁的光芒包围着。现在,我有足够的时间了,还有足够的勇气,送来玫瑰芳香的风啊,请你帮助我,请你温柔的抚摸她的耳垂,轻轻的告诉她:“我深深爱你,无以伦比的人儿。”
  每年的六月,明媚的仲夏就会眷顾着巴黎,天空明净,阳光耀眼,难得一个美妙的天气,以后接连很多天都会如此。记得年幼的时候,温柔的母亲告诉过我:“孩子,这是结婚和蜜月的好日子,母亲把这枚精致的戒指交给你,某一年的仲夏,将它戴在你所热爱的某个美人纤细的手指上。”
  我一直记得……

夕汐的信箱